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兵马俑颜色脱落难题是如何攻克的
·广式月饼的黄金时代
·古井藏民间 情怀渗街巷
·麻风康复老人的“圆梦记”
·2159名管护员守护黄河源腹地生态
·越翻越薄的历史
·从一棵树到一片“海”
·揭秘1981年新中国首场“沙场阅兵”
·英雄已去 壮志永垂
·耆英号:第一艘驶向欧美的中国木帆船
·阜财门善利门航海门素波门印证千年广州财富天下闻
·百年广东美术 开中国美术创造性转化之先河
·金银废料回收火爆 下水道都有人承包
·旧迹犹在书无痕 难寻几世好书人
·“完整恐龙”遍身是疑点
更多>> 
广角聚焦
英雄已去 壮志永垂
抗日战争以来 有36600多名烈士忠骨长眠广州

  自1927年以来,南粤大地涌现一批批英雄儿女,在大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对越自卫反击战等战斗以及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中作出伟大贡献,他们为保家卫国牺牲生命,当中不少正当青壮年。根据广州市民政局的统计,抗日战争以来,广州市户籍和骨灰安放在广州的烈士有36600多名。烈士的骨灰在广州大小陵园安葬,这些英雄的生命已逝,精神的光华却永远绽放。在建军90周年纪念活动之际,本报记者采访烈士遗属,和他们一起追忆烈士生平,传承英雄遗志。

 

得知郑益龙勇救落水者牺牲后,不少市民到西堤去祭拜他。(资料图片)

记者 苏俊杰 实习生 黄攀 摄

1979年,杜西江所在部队乘坦克突破敌军防线照片(翻拍)。

记者 莫伟浓 摄

铭记烈士耿光万  1921年出生,陕西绥德人,中共党员,1934年参加革命,南征北

战,戎马一生,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于1972年11月1日任职广东省军区副司令员

兼任广东省人防副总指挥期间病逝,享年51岁,去世后被授予“革命烈士”称号。

铭记烈士杜西江  1953年出生,山西和顺县人,中共党员, 1971年入伍。在1979年

的对越自卫反击战斗中,率领连队担任穿插任务,遭敌密集火力袭击,不幸头部中弹,光

荣牺牲,年仅26岁。

铭记烈士郑益龙  1979年出生,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人,1997年12月入伍,生前为武

警广州市支队四大队副教导员。2013年郑益龙外出途中因勇救落水青年而英勇牺牲。

  杜西江姐姐:

  不想让红色基因消亡

  杜西江出生于革命干部家庭。曾祖父杜忠义在抗日战争中,将一辈子积攒下的十二间房的粮食和一地窖的铜钱,全部捐献给抗日政府。杜西江的父亲杜祯祥是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建设、改革开放的广州市老领导,母亲苏玲是久经百战的抗战老兵。正是在这样的家庭里, 杜西江耳濡目染,十几岁就秉承革命传统,毅然接过了父亲的枪,加入革命军队。

  杜西江的姐姐杜英今年也已70岁,她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回忆,杜家有八个兄弟姐妹,杜西江排行第五,1971年就已入伍。经过八年野战部队生活,到1979年初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时,杜西江已经是所在连的指导员。他受命参战,从广西龙州县水口镇攻入敌境。1979年2月17日,杜西江所在部队担任主攻任务,八连全体指战员乘搭坦克穿插到越方重镇同登,杜西江就在坦克上。上午8时多,坦克突击到越南班坡地区遭遇越军猛烈火力阻击,杜西江不幸中弹牺牲,年仅26岁。

  “我妈也是个老兵,知道弟弟要去越南打仗,眼泪唰一下就出来了,但还是目送儿子离开家门上战场。”杜英说。杜西江出征前还率先在全军带领战士削发,表达誓死卫国的决心。没想到上到越南战场的第一天,杜西江就牺牲了。杜西江逝世时尚未成家,没能留下后代,老父母获知消息后痛彻心扉。

  杜英与杜西江相差接近8岁,从小在一起玩的时间并不多。在姐姐眼里,杜西江虽然读书不多,但人很聪明,富有文采,喜欢作诗词,未料到英年早逝。1983年,民政部为杜西江颁发了革命烈士证明书,褒扬他为国捐躯的精神。现在,这份珍贵的证明书被杜英珍藏着。杜英说,弟弟没能留下子女,随着年月逝去,杜家其他孙辈对杜西江的事迹也不免会淡忘。不想让这种“红色基因”消亡,为此近年杜家兄弟姐妹一起自费出版了父亲杜祯祥的回忆录,将杜西江的生平事迹与生前珍贵照片作为其中一章,留给后人追忆凭吊。

  耿光万儿子:

  父亲一生严于律己

  耿光万是陕西人,15岁时就参加工农红军,戎马一生经历的大小战役很多:平型关战役、百团大战、皖南事变及淮皖“反顽”斗争、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上海等战役战斗。

  革命年代锻炼了耿光万,他的军事才能也在战争中增长,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虽然在战场上挺了过来,但耿光万因多次负伤及积劳成疾,倒在了和平年代的工作岗位上。1972年11月,耿光万在任职广东省军区副司令员兼任广东省人防副总指挥时病逝。

  “父亲一生对钱财并不看重,但严于律己,对我们子女要求也很严格。”耿光万的儿子耿海薪说,父亲的严厉教育让他从小记忆深刻,也终身受用。虽然是军队“高官”,但耿光万从来不让家人和子女使用自己的专车,也从没有带过家属和子女到外地开会或疗养。

  耿光万原来是陕北黄土高坡一字不识的放牛娃,但他随后在红军教导队完成了“扫盲”,在抗大学习了指挥打仗,解放后在解放军最高学府南京军事学院学了高级指挥,成为我军现代的高级指挥员。“父亲在那样的年代里也坚持学习,不断提升自己,他常告诫我们勤能补拙。”耿海薪说,父亲的教导对自己有重大影响,领会到刻苦学习在什么时候都不会晚。

  生长在革命家庭,耿海薪对革命英烈的精神传承很重视。“我46岁才生了孩子,现在一些年轻人对明星和网红非常热衷,对烈士的事迹不太关心,这是挺遗憾的。”耿海薪说。此外,耿海薪说广州革命资源丰富,大革命时期不同的纪念馆就有28个,但缺乏一个统一的烈士纪念馆,建议可以建设一个。

  郑益龙妻子:

  儿子继承了父亲乐于助人的品质

  2013年3月1日,一对来自汕头的夫妇和朋友来到珠江西堤码头游玩拍照,丈夫陈永标在后退取景中不慎被铁链绊腿掉进珠江,见状妻子大呼救人。此时武警警官郑益龙途经此处,见到落水者陈永标在水中挣扎,郑益龙马上脱掉鞋子和上衣一头扎进江中救人。

  落水者获救,34岁的郑益龙却永远闭上了眼睛。2013年3月4日晚,他的遗体在距离落水处下游的500米处被找到,郑益龙救人牺牲的事迹马上被广泛传播,他被视为广州人民的英雄。郑益龙1997年12月入伍,牺牲前是武警广州市支队四大队副教导员,三次荣立三等功。  

  丈夫英年早逝,郑益龙遗孀庞雨洪说这对他们小家庭是极大的不幸,但万幸的是在广州城得到了无数善良市民的关爱,帮助他们从风雨中走过。令庞雨洪欣慰的是,儿子继承了父亲郑益龙乐于助人的品质。部队大院有个孩子家庭困难,奶奶要靠捡纸皮和废旧物来帮补,幼儿园有小朋友笑这个孩子的奶奶是“捡破烂的”。但郑益龙的儿子从不嘲笑,还要特意把家里的纸皮留下来给这位奶奶。庞雨洪计划,要将郑益龙作为武警战士刚强、勇敢、善良的一面尽量教导给孩子,她也衷心感谢广州市民对她和孩子的大爱,希望有余力时可以回报。

  文/记者 卢文洁 通讯员 印锐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