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百年广东美术 开中国美术创造性转化之先河
·金银废料回收火爆 下水道都有人承包
·旧迹犹在书无痕 难寻几世好书人
·“完整恐龙”遍身是疑点
·南粤先贤馆诞生记
·昔日望族旧产潘家祠有了“护身符”
·广州扬帆通海两千年
·碉楼未必都是华侨建
·古村旧石板里的乾坤?
·中国文物流失百年 多方探寻国宝回归之路
·这排文保楼 屋斜墙开裂 都是它害的?
·72年前,那个世界上 最美的平安夜
·粤菜在越南和印度
·真情实意谱新曲 厚积薄发铸经典
·那些被长漂“改道”的命运
更多>> 
广角聚焦
阜财门善利门航海门素波门印证千年广州财富天下闻

  “阜财门”“善利门”“航海门”“素波门”……这是千年前广州西城几座城门的名字,明眼人一下子就可以看出,这些城门的名字或与财富有关,或与远航有关,而这恰是广州这座城市千年来一直未曾改变的特质。巧的是,“阜财”和“善利”这两座名字最好听的城门,恰恰就在今日的诗书路附近。在当时的诗人笔下,这一带是如扬州的二十四桥一样繁华而秀美的地方,更有趣的是,早在一千年前,这里居然已经有了爱读报的粉丝。这样有趣的故事,我怎么能不讲给你听呢?

如果我们能够穿越回宋代广州西城的城门口,或许就会有一种走进了《清明上河图》的感觉。

  耿直官员修城墙

  海盗不敢再来抢

  我们前一阵说过,1045年,在“耿直爷”魏瓘大人的主持以及无数筑城小哥的努力下,广州修起了一道巍峨的子城(又称中城,即城市的核心区域)城墙,它北起今越华路;南至大南路、文明路一线;西起华宁里;东至今旧仓巷至长塘街西侧一线,周长足有四五里。

  广州千年前兴起“造城热”

  这个数字今天听起来真是不怎么样,但在当时实在是个大工程。不过,根据学界的研究,宋朝是广州城区大举扩张的一个年代,魏瓘老爷子主持修筑子城只是这一波“造城热潮”的序曲;1070年,又一个“耿直爷”出任广州知州,并开始筹划修建西城城墙,此人名叫程师孟,本是苏州人。一般人都觉得,苏州人是比较温和柔顺的,但程老爷子却是例外,他与之前的魏瓘大人一样,为了实践儒家“仁者爱人”的教导,压根不怕得罪人。在出任广州知州前,他曾出任變州路(今四川一带)提点刑狱司,时逢灾荒,饥民嗷嗷待哺,偏巧赈济灾民的储备粮不够了,程老爷子当即下令违规发放另外的储备粮,其同僚害怕朝廷怪罪下来,动了大家的乌纱帽,劝说他“先打报告,再放粮”,老爷子两眼一瞪,驳斥说:“等报告批下来,饥民早就死光了!”对方吓得不敢再吭气,救灾粮就这样火速发放了下去,好在老爷子也没丢官,不过,让人在背后指指戳戳,起个“二百五”的外号,那肯定是免不了的。

  西城商贾多 急需修城墙

  程师孟修广州西城,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按说,西城早该修了,因为城西是商贸重地,聚居了数万中外商贾。用当时一首流行诗歌里的话来说,那是一个“斛量珍珠若市米,担束犀象如肩柴”的地方,说商人卖珍珠像卖米,其繁华与富庶可见一斑。这么有钱的一个地方,当然应该尽早修筑城墙来保护,否则不是便宜了时不时过来抢一票的海盗和劫匪吗?可是,虽然地方官和老百姓心里都挺着急,但修墙的事老也落不了地。

  西关曾是海 土里留贝壳

  那么,西城城墙修起来为何如此困难呢?我们刚才说过,要想修筑城墙,首先就得用土烧砖。偏偏城西的泥土里掺杂了大量贝壳,烧不了砖。看到这里,不知道你会不会好奇地问:“这些贝壳是从哪里来的呀?”其实,这些贝壳才是这里资历最老的主人。

  按照学界的研究,两千多年以前,如今西关的大部分区域仍是波涛汹涌的海面,今天惠福西路上五仙观所在地,晋代时就有一个渡口,称为坡山古渡,站在渡口抬头一看,茫茫大海潮起潮落,颇为壮观;到了宋代,珠江江面虽已经有所收窄,仍有1.5公里之宽,所以并不称为“江”,而称为“珠海”,过江也称为“过海”;之后,又经过近千年的变迁,随着河砂堆积,江面不断收窄,到了清代,“珠海”终于失去了“海”的壮阔,而被称为“省河”了。

  “耿直爷”坐镇 城墙速完工

  话扯远了,回头再说“耿直爷”程师孟修城墙。大家都说西城城墙该修,大家也都很为难,觉得不好修。程老爷子却不认这个邪,1070年,他出任广州知州;第二年,他就开始了这个庞大工程,他请人精心绘制了城墙设计图,并奏报朝廷,陈明原委。或许他对百姓的呵护之心打动了朝廷,宋神宗不但批准了他的申请,还从开封派出能工巧匠及岭南稀缺的建筑材料,千里迢迢来到广州,帮助筑城。有这样强大的技术支持,设计周长13里,高八九米的西城城墙不到一年就修筑完毕了。

  就在程师孟修完城墙不久,一伙叛军在交趾(今越南北部)作乱,他们本来还想一路北上,到广州玩一票大的,后来听说广州西城修成了一道固若金汤的城墙,只好作罢,老百姓免去一场浩劫,这多半还得归功于程师孟这位“耿直爷”的坚持与巧思。

  紧靠“阜财”“善利”两城门

  诗书路一带早有国际范

  讲了这么多关于广州西城的故事,性急的读者或许会问,这西城具体是在哪儿呢? 南城墙在今大德路一线

  城门名个个讲究好意头

  说起来,鄙报报社就在千年前西城的城墙根,所以这块地盘我是再熟悉不过的。这一道城墙,东起约今天的教育路、吉祥路一线;西至今人民路,其西北角约以当时的光孝寺西北角为界;北起今百灵路一线,南至今大德路一线。

  据《越秀史稿》的记载,当年西城南城墙往东延伸至约今起义路和大德路相交处,接着往北拐,再沿着约今大南路一线,一直向东延伸到西湖入珠江段的西侧,隔着水道,与中城(子城)西南城墙相望。

  与城墙的具体位置相比,其实更有意思的是城门。前文说了,西城是商业重地,生意人讲究的是路通财通,所以西城城门有九个之多,尤其是紧靠珠江的南城墙,开了好几个城门,从西往东数,分别是阜财门、善利门、朝宗门、素波门和航海门。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来,这些城门的名字要么与远航有关,要么与发财有关,可见千年前的老祖宗有多么注重好意头。值得一提的是,阜财门与善利门,一个在西城内最著名的内濠——南濠之西(今南濠街之名即由此而来),也即今日诗书路南端与大德路相交处,另一个就在南濠之东,即今日的省中医院门前,步行不过几分钟的路程,居然开了两个城门,可见当年商业之活跃、货运之繁忙了;而今日大德路往南不远处,就是珠江(当时称“小海”),江面之浩渺可想而知;再说了,“阜财”与“善利”这两个名字的意头真是不错,读者你有空不妨去原地寻访一下。

  宋代西城富庶繁华

  可比扬州二十四桥

  其实,那时靠近城南码头区一带的富庶繁华,吸引了很多“来此一游”的中原诗人。且看这样几句诗:“经营犹记旧歌谣,来往船人趁海潮。风物眼前何所似,扬州二十四红桥。”这是南宋诗人方信儒的诗句,说的是南濠畔的繁华,并不输于扬州的二十四桥。而我们前文提到的“斛量珍珠若市米,担束犀象如担柴”的诗句,则是北宋诗人郭正祥的作品,同一首诗中还有“屯门铮铙杂大鼓,船舶接尾天南回”的句子,读来真是气魄雄浑。南宋诗人曾丰的“家饶安乐睡,市卖欢喜团”的诗句,又让人感受到家常而又温情的市井气息。

  “小报”成新闻业鼻祖

  千年前老祖宗很爱读

  我想,假如我们有幸回到千年前的诗书路一带,多多少少会生出一些走入了“清明上河图”的感觉,同时又感受到几许国际范。其实,如果我们真的能回到千年前的西城城门口,还有一件事会让我们大吃一惊,那就是,城门口居然没有兵丁,老百姓进进出出,看上去自在得很。这个有趣的现象,要归功于宋代在一定程度上容许老百姓自由迁徙的制度,外地人来此谋生,只要待够一定年限,就可以“落户”。根据学界研究,那时的广州已是拥有逾十万人口的都市,这在当时还真不是一个小数目呢。

  不过,如果我能有幸回到千年前的城门口,我一定会把目光聚焦在小报贩子和读报之人身上,我不是故弄玄虚。根据学界研究,早在宋代,作为新闻业鼻祖的民间“小报”在各州都甚为流行,广州也不例外。关于宋代小报的诸多趣事,我们留到以后再讲,但这个城市千年前就有“报纸”的粉丝,倒令我这样一个报业后辈颇感兴趣,也颇为自豪呢。(注:本文参考了《越秀史稿》《海外贸易与宋代广州城市文化》《宋代小报的传播特征探究》等文献。)

  采写/记者王月华 图/fotoe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