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兵马俑颜色脱落难题是如何攻克的
·广式月饼的黄金时代
·古井藏民间 情怀渗街巷
·麻风康复老人的“圆梦记”
·2159名管护员守护黄河源腹地生态
·越翻越薄的历史
·从一棵树到一片“海”
·揭秘1981年新中国首场“沙场阅兵”
·英雄已去 壮志永垂
·耆英号:第一艘驶向欧美的中国木帆船
·阜财门善利门航海门素波门印证千年广州财富天下闻
·百年广东美术 开中国美术创造性转化之先河
·金银废料回收火爆 下水道都有人承包
·旧迹犹在书无痕 难寻几世好书人
·“完整恐龙”遍身是疑点
更多>> 
广角聚焦
旧迹犹在书无痕 难寻几世好书人

  在古籍收藏领域,韦力是一个无人不知的名字。他的古籍收藏,不仅在民间堪称翘楚,更可完胜目前国内绝大多数公藏机构。但这几年,韦力似乎离拍卖市场越来越远,而是忙着著书立说,最新出版的《书楼觅踪》,更是在收藏圈引起不小的轰动。

  这部超100万言的著作,是韦力历经数十年,走遍大江南北,访问了百余位先贤藏书家的故居或遗址之后写就而成。他以散笔形式向我们介绍了先秦伏生以来至当代私人藏书阁的分布,畅谈古籍收藏的那些奇人、奇书、奇事。

  在韦力看来,大量传统典籍能够流传至今,正是有赖于历代藏书家的薪火相传。而他历经险阻对中国古代书楼进行寻访,一方面是对这些先贤的致敬,一方面也是希望自己及这个社会上的爱书人永远铭记:正是因为有历代藏书家的存在,才使我们得以了解民族历史的灿烂与辉煌。

  古代书楼今何在?

  纪昀·阅微草堂:

  乾隆征书时纪晓岚贡献了105种

  地点:北京珠市口西大街241号

  因为编纂《四库提要》的英名盖过了藏书的事迹,使得历史上少有关于"铁齿铜牙"纪晓岚藏书之事的记载,但有一件证据可以说明纪晓岚藏书量并不小。因为在《四库全书》纂修之时,乾隆皇帝向全国征书,其中纪晓岚贡献了105种,据说这是北方地区藏书家贡献最多的一位。

  纪晓岚41 岁的时候,因为父亲病逝,他回到了直隶献县(今河北沧州)故里,在此建了座藏书楼,堂号叫"对云楼"。住在琉璃厂附近的纪晓岚,正如连续剧所演,挣的钱都用来买古旧书了,却没有什么好的本子,许是他在乾隆皇帝向全国征书时都贡献了。

  梁启超·饮冰室:学问未必靠善本 藏书贵在实用

  地点:天津市河北区民族路44号和46号

  韦力说,这处故居体量之大超乎他的想象,院的后方并列着两幢洋楼,每幢的面积看上去都有一千平方米左右,如此看来,梁启超当年也算是很有钱的人,但在他的藏书中却鲜有善本珍籍,基本上都是实用的书。

  现在,人人皆知学问家梁启超,不知藏书家梁启超,也是因为梁氏藏书贵乎实用的缘故。梁启超藏书不以宋元古版为重,认为这是古董家的藏法。他以藏书促进学术研究,在饮冰室书斋写出了《清代学术概论》《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等重要之作,同时又身体力行,多次担任图书馆馆长,促进了民国时期图书馆事业的建设和发展。他仿佛在告诉我们,做学问未必要藏善本书,但功成名就源自旧书堆。

  梁启超去世后,其家人跟北京图书馆协商,将饮冰室所有藏书放在此馆做永久寄存,这些梁氏藏书可以供人使用、阅览,但同时梁的家属有借阅的优先权。

  潘祖荫·滂喜斋:所藏名气最大的是宋版《金石录》

  地点:北京市东城区米市胡同115号

  清代大收藏家潘祖荫,以收藏青铜器闻名于世。但很多人不知道,潘祖荫的藏书水平也挺高,按照他的弟子叶昌炽的说法,潘祖荫当年藏书的水准是苏州地区最高者。

  潘祖荫所藏过的宋版中,名气最大的一部应当是赵明诚的代表作《金石录》。这部宋刻本的10卷本《金石录》而今藏在了上海图书馆。某个晴朗的日子,韦力按资料记载,寻访到北京东城区米市胡同115号,据说这里就是潘祖荫故居和藏书楼所在地。"我后悔自己来得晚了,因为眼前所见米市胡同这一带大多已经变成了废墟,看来潘祖荫的故居和祠堂已然变成了破碎的砖头瓦块。我总有一种隐隐地期盼,也许一百年后,人们会重新认识到人文的力量是不能由物质取代的,也许有人想恢复那处旧居也未可知,如果他从某个书上得到了我所拍的照片,这个想恢复的人一定有如获至宝之感。"

  寻访书楼困难重重 意义重大越挫越勇

  二十年前,韦力偶然看到南京大学徐雁教授的一篇关于重访藏书楼的文章,他觉得有趣,但纳闷为何没有了下文。为此他专门向徐雁教授请教,得到的回答是"访藏书楼太费劲"。那个年代,资讯搜集远不如今天这么方便,徐教授所言不虚。但韦力做了一个决定,要把这块硬骨头啃下来。

  韦力坦言,其实从这项调查的一开始,他就低估了难度。"我在此之前把功夫都下在了查找资料上,把史料上的记载当成了一种现实存在。更何况,我所查得的藏书楼史料,也不过就是概念模糊的蛛丝马迹,而对于楼的实际情况,大多记载都语焉不详,除了一些极其有名的藏书楼--比如天一阁,很少有文献详细记载藏书楼的位置。虽然到了近现代,关于藏书楼的专著时有面世,但也同样如此,还是很少会提到某楼的具体位置,更不用说该楼的存废。这正验证了那句话:"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所以寻访藏书楼的实际困难,远超自己所料。

  2014年,在寻访古代一位高僧的历史遗迹时,韦力意外被未安装的石碑砸到左脚,由于地处偏远,耽误了治疗,最终导致韦力左脚坏死,只能截肢。即便如此,他也非常乐观,笑言开车还能用右脚,他还是可以将这一人文寻踪之旅坚持下去。

  韦力说,他这个人有个怪癖,可以用林志炫的《单身情歌》来形容:"爱是越挫越勇,爱要肯定执着。"而对他来说,寻访藏书楼,不仅仅是自得其乐,而是有着大关怀与大抱负的事。

  做任何事情,都要讲个意义,那么寻访古代私家藏书楼有何意义?对于这个问题,韦力用郑伟章先生在其宏著《文献家通考》前言中的一段话作答:"中国数千年文明之发展,最最离不开书籍!历史是一条长河,任何个人不过是长河中的一个水分子,且瞬间即逝。唯有一艘不沉的巨轮在长河上由古驶至今,还要驶向永远。它,就是书籍!中华民族是一个热爱书籍的民族,故历史上文献家辈出,代不乏人。聚书、抄书、校书、刻书、辑书、编目、题识等活动,便成为几千年来中国文坛上重要历史活动内容。"

  " 我觉得这段话高度概括了中国古代藏书家所做出的历史贡献,而我的寻访,也正是要表现出我对这些藏书家的崇敬之情,让我自己以及这个社会上的爱书人永远铭记,正是因为有历代藏书家的存在,才使我们得以了解我们民族历史的灿烂与辉煌。"韦力表示。

  冼玉清·碧琅玕馆:

  岭南才女的幽静治学处

  地点:广州市中山大学东北区318号

  在中国藏书史上,以藏书闻名的女性很少见,冼玉清是其中一位。她的藏书楼,就位于广州的中山大学。

  冼玉清是广东著名文献学者,自号"琅玕馆主",擅诗文,工书画,著作等身。其年轻时便有"岭南才女""不栉进士"的美誉。1918年,23岁的冼玉清因心喜岭大清幽的环境和优越的治学条件,决定转入岭大附中学习,1925年开始在岭大国文系任教,直至1955年从中山大学退休。

  在韦力看来,冼玉清的奇特之处在于她为了学业而放弃婚姻。她曾自称"以事业为丈夫,以学校为家庭,以学生为儿女",这种说法在她那个时代可谓惊世骇俗。

  为了寻找到冼玉清故居,韦力向中山大学图书馆馆长陈焕文请教。"陈焕文馆长帮我打了多个电话,最终找到了黄天骥教授才确定地告诉我:'就是图书馆后面的那一座小楼。'陈馆长称:'黄教授是冼玉清的学生。20世纪六十年代初,有一天黄教授从冼玉清家门口过,冼向他招手,示意他到家里坐一下。到家以后,冼老师从一个小瓷罐内拿出一颗莲子让黄吃。在那个时代,莲子是很难得的,所以他对这个地点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

  曾国藩·富厚堂:英名掩藏绩 楼在书无痕

  地点:湖南省双峰县荷叶镇富坨村

  曾国藩藏书一生,在尚未发迹之时,当掉衣物只为买一套"二十三史"。后经济好转,大量俸金用于买书,并强调:"家中造楼藏书,本系应办之事。"先后建起四座藏书楼,各具特色。只是如今的富厚堂虽变回原貌,但藏书楼内的一些藏书却不见了踪迹。

  曾国藩的藏书活动贯穿他的一生。最早的购书记载似乎是在道光十六年(1836年),曾国藩赴恩科试罢,回乡途中在书肆见到一套"二十三史",不禁怦然心动。但当时的曾国藩尚未发迹,盘缠还是借来的。于是他将自己随身的四季衣服送进了当铺,将这部"二十三史"买了下来。这件事被祖父知道后,非常高兴,鼓励他说:"尔借钱买书,吾不惮极力为尔弥缝。尔能圈点一遍,则不负我矣。"

  富厚堂应该说是曾国藩的故居,而不是专指藏书楼,曾国藩的藏书楼只是富厚堂建筑群中的一部分,然而恰恰这一部分,才是富厚堂的精华所在。"在一座这么大的庄园里,建起了几座藏书楼,对我这位爱书人来说,当然是高兴的事情,至少我可以骄傲一把:连曾国藩这样的伟人,都喜欢藏书,可见书籍对人是何等的重要。"韦力说。

  文/图 记者 金叶

(来源:《广州日报》)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