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序.目录
·引言:越秀繁华甲吾粤
·双门底:千载岭南第一街
·文德路:风雅千年余韵在
·惠爱东:城隍庙外闹哄哄
·惠爱中:黄金铺路证繁华
·惠爱西:蕃汉万家财源茂
·吉祥路:丝竹衣冠竞皇州
·高第街:流金岁月记辉煌
·大新路:珍奇多聚大新街
·泰康路:逢人卖竹画清风
·太平路:银钱堆满十三行
·仁济路:南北药材香十里
·丰宁路:西瓜不卖卖轮胎
·状元坊:七宝楼台耀华靡
更多>> 
越秀商业街巷
一德路:幽兰不及油栏香

  一德路西端是油栏门,即海珠南路南端,苏州文人沈复来游广州后写《浮生六记》时,把它称作“幽兰门”,字面上看很文雅,却把务实的广州人搞得云里雾里了,油栏就是油栏,清楚明白,一听就知道是油业栏口,哪来什么“幽兰”呢?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英国军舰从珠江发炮轰击广州,油栏门被炮火所毁。

  广州人习惯把商品集散地称作“栏口”,俗称“九八行”。清光绪时有所谓“七十二行”的货栏。广州靠水吃水,货运主要依赖水路,栏口也大部分设在珠江边。竹木柴炭业有柴栏、杉木栏、桨栏、竹栏;米业有糙米栏、沙基米行;油业有油栏、豆栏;水产品类有咸鱼栏、塘鱼栏;猪有猪栏;牛有牛栏;鸡有鸡栏;蛋有蛋栏;菜有菜栏;果有果栏。行栏的主要收益,是向买卖双方收取成交金额2%5%左右的服务费。

  清末的谷栏在一德路西端(仁济路口),也叫谷埠。以前人们一说起谷埠就联想起那些在珠江上脂粉寮,那是因为谷埠曾经是紫洞花艇麇集之处。民国初年,谷栏移到了一德路东端(五仙门),抗战后又一度移到东堤。广州最大的果栏、菜栏、咸鱼栏都集中一德路南侧(清代城墙之外),广州人一说“去三栏”,就知道是去一德路。

  栏口开市,通常是在曙色未现之时,天亮则散去,故又称“天光墟”。落栏买货的零售商、食肆采购商,早早便云集码头,栏口卖手站在趸船上,扯大喉咙“喊冷”(喊价),岸上的买手七嘴八舌还价。出价是很考卖手的,通常他会故意抬高一点价钱,然后由买手你压一毫,我杀五仙,直到卖手认为价钱合适时,一声“杀你”(成交之意),这笔买卖便算成交。

  卖手不能喊价太高,否则买家嫌贵,根本不还价就一哄而散,最后可能会落得个坐艇(开价太高,无人帮衬,反而要贱卖)的结果;也不能喊得太低,否则等于贱卖大出血,被顾客“冚盆”(一次全买下),行家嘲笑事小,因此丢掉饭碗事大。所以,他必须非常了解行情,既要识货(判断货色好坏),又要识市(熟悉行情),还要识人(了解买家),出价恰到好处。一流的卖手是货栏之宝。

  码头上灯火明灭,人影幢幢,到处都在装货、卸货,嘈杂的点数声,此呼彼应:“包一有个七,三七突个一,回一剩个六,一共二千七!”整个交易过程,百口喧呼,震耳欲聋,热闹紧凑。天亮以后,商人们、卖手们便到一德路的源源楼、沧海楼、一德楼,挜(占)凳霸台,呼朋引类,茶靓水滚,一盅两件。摸摸焗盅盖,斟斟生意经。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