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序.目录
·引言:重温商业老字号的求新求变精神
·先行先进话先施
·九同章胜算
·美观华贵数美华
·文房四宝名店三多轩
·大学鞋店之谜
·名满省港澳的邱炳南恤衫店
·高档名表“医院”李占记
·出彩宣传亨得利
·名表尽在林源丰
·神秘新以泰
·闲话精益眼镜店
·几度沧桑话北园
·惠人惠己惠如楼
更多>> 
越秀商业老字号
谁知大同大不同

  广州人大多知道广州西濠口处有家出名的大同酒家,但又有多少人会知道它与一般酒家大不同的传奇经历?20世纪末广州出版的两本《著名老字号》,都没有说清楚其民国时期的经历,故本文突出地详谈。

  敌产谜团

  抗日战争胜利后,由香港“太平绅士”冯俭生当老板的大同酒家,被国民政府的敌伪产管理局广东局宣布为“敌产”,予以没收。一时社会哗然。随着冯俭生一走了之,返回香港,不作任何申诉,大同酒家究竟是不是敌产成了一个谜团。事实真相是怎样的呢?

  193810月广州被日本侵略军侵占。随后日本人中泽亲礼在西濠口开设广州园酒家。由于亏损,到了1942年,中泽亲礼便放盘“卖枱”,香港大同酒家老板、饮食界名商冯俭生用了十多万元军票“买枱”过来,把广州园易名为“大同”,自己亲任总经理,由钟林任司理。

  冯俭生素有经营饮食业经验,又有几位名厨相助,接手一年后便大有起色,同是酒家、同一地方,广州园门庭冷落一潭死水,大同却车水马龙风生水起。

  “田瘦冇人耕,耕好有人争”,来争大同的却是旧东主中泽亲礼。当时是日本人的天下,中泽嚣张得很。他找上门来,扬言“卖枱”不等于铺位长期出租,威胁要收回。中泽名为“亲礼”,却甚为无礼,其所为正如俗语所说“翘起条尾就知是屙屎或屙尿”啦!无非是要分一杯羹。冯俭生与他的智囊团开会研究。会上两派意见,一是“狗死狗蚤死”,立即歇业,决不让日本人佔便宜;一是忍辱负重,“除了笨有精”,虽然给了日本人一些干股让它占去便宜,但自己毕竟赚大头,而且可借日本势力立足。冯俭生采纳了后一种意见,平白让中泽亲礼占了若干股份,令广州大同成了名义上的“官商合办”。

  所以,抗战胜利后说大同酒家是敌产也并非空穴来风。

  但很明显,冯俭生当年是被迫让日本人占去股份,日本人是既没出钱也没出力,是货真价实的勒索者。所以有人向冯俭生建议,向广东省敌伪产管理局如实申明情况,收回广州大同。冯俭生苦笑着说了句“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就返回香港经营香港大同酒家去了。广州大同是否敌产?不言自明。古语有云“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冯俭生看透了!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