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序.目录
·广州第一村
·华师大的史迹遗存
·棠东石楼
·火烧状元贺匾
·清兵征粮焚龙洞
·十八乡联合剿灭水口山贼
·三村争水案
·鸦片战争时期的猎德炮台
·状元梁耀枢与麻石街
·光绪丙午龙洞霍乱
·龙洞山头牛虎血战
·烧簑衣吓老虎
·龙洞同心堂与群义堂
·至德学校的历史变迁
更多>> 
天河掌故
侵华日军修建黄村岑村机场

  姚瑞英 河水

  193810月广州沦陷,两年后,又修建黄村机场和岑村机场。黄村人黄北善老先生讲述了修建机场的经过。

  黄北善说:“日军修这两个小机场是用来迷惑盟军用的。”为了保护天河机场,引开盟军飞机的视线,日军另外修建黄村机场和岑村机场这两个小机场。日军用木头和锌铁做了很多外观与真飞机一模一样的假飞机,摆在机场上。真飞机也有十架八架。盟军飞机一来,真飞机就躲进飞机库,假飞机就任由盟军炸。

文本框:   岑村碉堡遗址(2005年摄)

  今年76岁的羊城诗社社长梁寅,4岁能诗,人称神童。当年他就住在黄村机场附近的吉山村,他看到了日军修筑黄村机场的全过程。他对我们说:“日军的假飞机用松树做机身,用铁皮做机翼。从上面往下看,就象真飞机一样。民工为日军修机场,命运十分悲惨。那时,为尽快建成机场,日军监督民工日夜赶工,民工经常挨打。如果发现民工有病,那就更惨了。日军发现病人,马上捉起,不是为你治病,而是运到黄埔的牛山脚,挖个大坑,把人埋在里面,地上只露出一个头。这样,几个钟头内,人就会慢慢死去。11岁的梁寅亲眼看见病人被活埋致死的经过,他感到十分悲愤。回家便写了一首诗,题目就是《哭黄村机场》:“昔日黄门口,田园四季香。如今日寇占,修筑飞机场。墨面民工苦,捞扒沙石方。赶工连昼夜,挨打更凄凉。命如蝼蚁贱,有病实遭殃,运到牛山脚,填埋活不长。同胞冤枉死,正义要伸张。天网无疏漏,血债血来偿!”

  黄北善还给我们介绍,日军修建飞机场,占用大量农田,使附近村民的生活雪上加霜。很多农民没有田耕,又找不到工作,有的被活活饿死。当时社会上流传一首童谣:“冼岑黄,整机场,有谷围卖,无谷装。”意思是说:冼村、岑村、黄村的农田被日军占了修飞机场,没有地方种稻子,原来用于装稻谷的谷围也没有用处了,只好拿出来卖掉。

  黄北善说:“因为日军修机场,我还被日军捉去,吊了一整天。”日军为了修黄村机场,砍了大量松树,有的松枝掉到山下路上。当时黄北善只有十三、四岁,无以为生,只好跟着母亲捡柴枝。以为掉在路上的松枝日军不要了,便过去捡了一些。谁知被日军看见,说他们偷松,马上抓了起来,拉到大冢队长的日军司令部,把两母子吊在天井的窗花上,吊了整整一天。幸亏维持会长黄容相为他们担保,才放了出来。为了生活,黄北善只好做日本工。挑石挑水挑泥,帮日军修黄村机场碉堡。现在,老人家提起日本侵略军,还是恨得牙痒痒的。文本框:   黄村机场日军碉堡(2005年摄)我们问:“这个日军碉堡现在还在吗?”老人家说:“在。”在我们的要求下,他带我们去看碉堡。  文本框:  
黄村机场日军碉堡水池(2005年摄)

  黄村机场碉堡位于黄村大山顶。直径约5,高约3,对着黄村机场的方向有5个射击孔。每个宽1.7,高0.3。门口开在东面。门口有一个防弹掩体。现在,碉堡保存完好,顶上长满杂树野草。黄老先生说:“从前,日军在碉堡顶上放了一门平射炮,一挺高射机关枪,用于了望周围动静,保卫黄村机场。往西约40还有一个日军修建的储水池。黄北善先生说,这水池的水是日军用来洗东西的,吃的水要由民工天天从山下挑上来。现在天河机场已建成天河体育中心,黄村机场也建成了奥林匹克运动中心,岑村机场现在还在使用,但已没了日军侵华的痕迹,只有这些碉堡还在见证着日军侵华的罪行。

  (摘自天河区——《天河掌故》)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