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目 录
·中国“离子交换树脂之父”—— 何炳林
·誉满大江南北的禺山四名贤
·情系楸枰六十载 硕果繁华缀满枝
·六十多年前公祭
·两代行医 一心济世
·“大国手”曹寿松轶事
·番禺茅山岗明代中晚期崔氏家族墓主身份考
·夜袭敌军军用物资站
·开展反对国民党“三征”斗争的回顾
·清末禺南之军政中心
·清末禺南地区乡村的限乞规约评析
·一棵古松引起的乡族纷争
·再论广州市首批历史文化保护区莲花山的价值
·浅析番禺古塔
更多>> 
番禺第二十三辑
番禺行将消失的果木
屈慎宁

  日前女儿由石楼带了一箱番石榴回来给我吃,她说,这番石榴又大又爽脆,是台湾移植过来的品种,而且基本上一年四季都可产出,可算是个优质果品。说实话我没有抗拒这个产品,可是我更怀念我们番禺原来的“胭脂红”番石榴。我记得每年暑假时候,每天早上果农就一早起身去摘新鲜的石榴上市。摘这些石榴要在太阳未出来时最好,待太阳出来了就马上赶去市集推销。本地“胭脂红”这个品种一直到1990年我仍在市桥的“番山市场”可买到。产地来自石楼、石碁、黄阁……过去这类“胭脂红”最有名的是番禺县塘司大塘乡(即军阀李福林家乡)。

  回忆往日的“胭脂红”番石榴,我就想到儿童时在家乡见到过的许多果树,现在已渐渐消失了。

  乌榄

  乌榄树在番禺的民田地区如石楼、石碁、新造、化龙、南村、沙头、钟村等丘陵地带到处都有。乌榄从“早乌”开始可以收获收到“降榄”结束,跨度可由白露、秋分到寒露、霜降足两个月时间,其品种有十多二十个以上。有即时浸软而食的,有腌成咸榄角作咸

  餸的,有制成榄干、糖榄的,可以说是农家喜爱的果品。榄果脱肉后的榄核斩断取出榄仁更是种用途广泛的美食。这种榄仁,价值很高,做喜筵的“炒丁”,如用脱了红衣的榄白是最高级的。到中秋做月饼时那“五仁肉月”更缺不了的是榄仁。过去番禺境内最盛产乌榄的有几条村,如石碁的凌边、化龙的眉山、南村的坑头、新造的南约与思贤、沙头的榄塘等,现在乌榄在番禺已是稀有之物了。不过,如大家要见一下的话,大夫山“儿童乐园”附近还有几十棵,但也很少有果结了,据说这与空气污染有关。

  白榄

  在番禺凡是有乌榄的地方都有白榄,同样白榄也有很多品种,最有名的就是山榄。山榄又叫青果,此果品入口咀嚼爽脆甘甜。咽一口榄液润喉咙,则整个咽喉都觉舒服。如遇有咽喉炎,则用此物煮汤,有良好疗效。山榄最有名的是“茶滘村”出产的“茶滘山榄”。此外,什么黄哥、水榄等较大个的品种多用来作凉果用。可制出甘草榄、飞机榄、爽榄、新造梗榄等。过去新造地区多出白榄,新造黎氏族人,发明一种独特的腌制方法:将新鲜白榄放入一个大大的石舂嵌内加少许盐,用人在舂上用脚急踩几个钟头,之后再将榄取出,晒一定时刻再加入甘草、香味调和腌制。制成的“梗榄”远销省港澳和东南亚等地。新造梗榄之所以出名,在于其他地区出品的凉果榄类,榄肉与榄核入口即离,而新造梗榄是榄核连肉的,使你只能慢慢咀嚼,慢慢回甘,所谓“核都有味”也。现在,我近年到上述产地了解,番禺的白榄树也买少见少了。

  青边红肉旧花果(即本地杨桃)

  本地杨桃个子虽小,但肉润清甜,爽脆可口。过去番禺地域的崙头、官溪的青边红肉旧花果也驰名省港澳。由于近年有外地传入的果蝇所伤,多不结果了,就算结了果,果肉内也藏着一堆小虫,掰开一看,令人吃惊。

  桂木

  是南方一种很独特的果树。它在大热天过时这果的酱汁才甜。在鲜红的果酱内含有许多又黑又硬的小核。在盛夏热得人无胃口吃饭时,人们喜欢摘几个桂 木果来蒸面豉糖送饭,令胃口大增。但这果很热毒,吃多了容易生疮云云。过去在市桥近郊的沙圩村河道两旁  都种满桂木,记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去沙圩睇龙船时,人们都会摘几个试试,而沙圩人亦非常大方,不会阻止你。最近这种树在番禺区的“十全十美”评选活动中被作为十大名木候选,有人说:石碁镇的傍东小学旁边有三棵老树,石楼镇也存有一棵,可见稀缺。

  万字果

  果作卍字形,大约筷子般粗,赤褐色。生食味甘,食后有点涩味。农民喜欢采下经十蒸九晒浸酒,据说有明目补肾作用。此果又名莲松子。此种果树目前在番禺已绝少见到了。

  人面子

  “广东新语”介绍,人面子如梅李。其核类人面,肉甘酸,宜为蜜饯。以前番禺有植,现已不多见。

  笔者曾在“番禺文史资料”写过《已在市桥消失的行业》。如今又写《番禺地区行将消失的果木》。前者可以说是见证社会进步和时代发展。从广义上说是积极的。但后者则是一种无奈,为什么会行将消失呢?我想大多数原因是人为的,譬如环境污染,外来害虫的入侵,水土流失,城乡建设等。

  番禺美丽富饶、物产丰富。积极保护本地一切资源,配合未来发展,这将是每个番禺人的责任!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