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编 后 记
·浅谈保护与利用海云寺文化遗址之对策
·浅谈重修古刹
·海云寺历史与文化意义初探
·韬光佛地记海云
·沙湾成为广东音乐发源地的历史成因
·余荫山房的历史回顾
·航运新村旧事追忆
·已在市桥消失了的行业
·历时30年的市桥马车运输
·回忆《鸡歌》
·英灵照日月 肝魄感风雷
·《民友报》——中共番禺县工委机关报
·传奇神医——简公佛
·爱国诗僧光鹫事略
更多>> 
番禺第二十辑
我国桥梁界先驱李文骥
叶建功

  我退休以来常在银川市西南郊宝湖草地放风筝,得以结识同乐的农学院退休教授李术培。相处日久,他谈起了其父李文骥曾与我国铁路泰斗詹天佑、桥梁之父茅以升共事,曾最早并先后五次参加了武汉长江大桥的设计、测绘钻探工作,参加了钱塘江大桥的建造与修复工作等。毕其一生科学报国,甘于淡泊,但却鲜为人知。

  寒门才子

  清末光绪12年(1886年),李文骥出生于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县钟村一个以教书为业的寒儒家庭。自小随父读书,好学善悟。16岁到广州,开始了新旧学兼攻的求学之路,他尤痴迷于数学,渐至研算中国古算术《天元开方》、《四元玉鉴》,并研读翻译的外国代数,以不断攻克难题为乐,常常彻夜挑灯演练。

  1905年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开办,在各省招生,广东省名额仅有24名,李文骥以前几名的优秀成绩考取赴京,先上预科班,时学府中国教授甚少,多聘西欧国家教授,故他得通德、英、法等国语言文字。预科四年毕业,当时科举虽废,旧称尚习,得“奏奖举人”,授职奉天省知县。时清王朝风雨飘摇,受家庭熏陶,他不愿做官,遂返故里,稍后返京复入京师学堂选土木工程系深造。1911年辛亥革命,学校停课,他庆幸首义成功,在京办报,鼓吹革命。1915年民国成立,第二年学校复课,改名为国立北京大学校,聘任严复先生为校长。

  李文骥在校期间潜心学问,仍醉心数、理,驾驭解析,常有游刃有余之快感。同时志趣广泛,在以后的人生历程中,对文史、地理、逻辑、哲学,乃至宗教均有研究收获,他对学问有无穷的求知欲,凡学必探其渊,溯其源。他又善诗词,长于古典格律诗;亦擅长书法,其风格俊逸洒脱,堪称书法家;又爱好摄影,一些照片为国家留下了珍贵的历史见证材料。又因崇拜严复,深钻严复翻译的大量西方哲学著作。由此积累了丰厚的知识,并初步形成了以西方科技为中国所用的实业报效国家思想。

  1913年李文骥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他是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代土木工程人才之一。

  长江大桥

  土木工程系学习毕业后,德籍导师米娄georgmiiller教授带领李文骥等十余人,赴汉口开始设计勘测建造长江大桥,将大桥作为辛亥革命的献礼。师生会见了鄂督黎元洪和川粤铁路督办詹天佑,得两氏支持,但兹后囿于北洋政府的现状终未能实现。

  1928年南京成立铁道部,孙哲生为部长。第二年聘美国桥梁学家华特尔筹划武汉扬子江铁桥,并介绍美商贷款以兴建。铁道部任命李文骥担任测量钻探,并协助华氏作方案设计,这是他第二次对武汉大桥进行测量勘探工作。1930年春,因孙哲生未续聘华特尔,只予名誉头衔,华氏回国。留下李工独当前期工作,时国家整体工业落后,又乏资金,李工在极度缺乏材料、工具、工程技术人员的简陋运作下,于9月上旬完成初步钻探任务。华特尔也遵守诺言,在这一材料基础上提出了方案和概算,但国民党政府终究无力完成这一浩大工程。李工心血付之东流,仅以论文《武汉跨江铁桥计划》方式发表于1931年中国工程师学会年会上(现存北京大学档案馆)。

  1936年粤汉铁路全线通车,此时平(北京)汉铁路已先建成,于是武汉长江大桥的建造亦刻不容缓。据茅以升文章中提到“1933年秋,应湖北省政府之约,前去商洽武汉造桥事,经过桥工处同仁努力,于19368月做出建桥计划书。”此事李文骥当其首任,1937年开始,他第三次进行新方案桥址的测量钻探工作。新桥址较前两次为优,他投入了极大的热忱,带领助手们紧张地展开钻探、测绘工作,并畅想大桥建成之日,实现信步过长江的愿望。

  然而,就在计划付诸实施之际,日寇侵华,抗战为全国首急之要务,致使建桥大业再次搁浅。

  抗日战争胜利后,鄂省主席、鄂汉路与平汉路局长力主筹建武汉长江大桥。茅以升促请李文骥任中国桥梁正工程师,兼武汉办事处主任筹建大桥。李工第四次进行建桥设计诸项工作,在与前三次设计勘测比较中制定出更趋完善之方案。然而又终因当局财力涌向内战而经费无着,建桥再次搁置。

  1949年新中国成立,李文骥浮想联翩,虽年华已迟暮,但有幸逢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换了人间,定能实现一生之宏愿了。遂作《筹建武汉长江大桥建议书》,其文云:“武汉三镇居国之心脏,为交通之总枢纽,然因长江天堑,南北受阻,此际欣逢中央人民政府已成立,同人等不揣菲薄,建议筹建过江大桥……”。书中详述各次规划经过和失挫原因,论述新中国能建成大桥的可能性和具体的工程内容、经费预算(600亿旧人民币)。文骥老马识途,力主建设武汉长江大桥,亟盼有为国家做出奉献的机会。

  是年冬,中央铁道部电邀李文骥赴京,李工赴京途中欣喜不已作诗云:“喜接诏书赴上京,奋蹄老骥事新程。精心测点龟蛇峙,素志终酬时势更;大业运筹同故旧,道途利泽到庶民。金桥指日屹江汉,际会风云无限情”。

  1950年元月铁道部成立“铁道桥梁委员会”,李文骥为委员之一,3月成立“武汉长江大桥测量钻探队”,李工为主要负责人,第五次赴汉开始建桥先期工作。8月北京成立大桥设计组,李工提出的建桥方案极有见地和创造性,并和苏联专家们相辨析,力陈自己正确意见。此时,他已抱病在身,坚持至19516月,终致病卧床榻,犹念念不忘大桥建造。是年8月,李工病逝,终年65岁。嗟乎!天不假年,壮志未酬身先死。他临终时一再叮嘱儿女,大桥建成通车时勿忘祭告乃父,以达实现在大桥信步、拍遍栏杆的夙愿。

  此后至今半个世纪以来,李工后人凡到武汉,必徒步走过大桥,以志怀念。

  李文骥先生对大桥的贡献在于,其凡37年的大桥设计、勘测的详尽资料,为1957年武汉长江大桥的建成提供了重要的参数。

  钱塘江桥

  1932年留美工程硕士曾养甫先生任浙江省建设厅长,提出建造钱塘江大桥的动议,获准后四方筹集资金,力邀留美工科博士茅以升主持大桥工程。茅公欣然到杭州和曾公全面叙谈。当时国内已建成的郑州、济南黄河大桥、松花江大桥、蚌埠淮河大桥等,均为外国借款,由俄、英、法、比等国专家主持建造的。两位先哲认为,钱塘江大桥应该也完全可以由中国人自行设计建造了。对此,铁道部内有争议,但此时北大土木工程系第一代毕业学子们已经在各部门崭露头角,在各地建成一些路桥,形成了不可小觑的少壮派,终于压倒了崇洋派。

  铁道部聘请茅以升主持钱塘江大桥工程,并聘李文骥、夏光宇(同班同学)两位部委工程师参与,成为茅以升的助手。后李文骥被铁道部任命为大桥建设工程总监。

  19341111,钱塘江大桥开工了,茅以升率李文骥等四大工程师精心勘察设计、钻探、测绘,大家鼎力同心,克服种种难想象的困难,筚路褴褛,昼夜施工。大桥刚开工时,本来答应投资的外国银行因总设计师是中国人,便终止贷款,而国民政府的铁道部也因时局动荡,无力顾及这座大桥,最后还是由浙江省政府出面,以集资的形式解决建桥资金——160万美元。由于施工人员中懂技术的很少,竟时有作业中亡、溺事故发生,使得茅、李等高级工程师常常不得不事必躬亲,赴险排难,殚精竭虑地苦干。

  钱塘江大桥采取了全新的建桥方案,以获得低成本、高质量、进度快的效果,打破了传统的造桥程序,创造出上下并进、一气呵成的新方法,即基础、桥墩、钢梁三项工程同时开工,这在中外桥梁史上也少有。而运用这种方法,由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座现代化大桥,在极度艰难的条件下,用了两年多的时间。

  19378月,抗战已开始,14日晨,茅以升与李文骥等20余名工程技术人员下到六号墩的沉箱里面作业,沉箱是一个深入水下30的巨大箱体,空气和电力由桥面电闸处通过管道传送进来,作业环境简陋危险。然而就在此时,日军出动了13架重型轰炸机轰炸大桥、杭州湾,忽然沉箱中一片漆黑,死一般的沉寂,如果时间稍长沉箱中所有人员便会因缺氧窒息而亡,就在死神即将迫近时,沉箱里电灯又亮了。诸公出水后方知,桥上工程人员为躲避日军炸弹而疏散,而管电闸的师傅以高度的责任心惦记着水下员工的安危,置个人生死于不顾,坚守岗位,在敌机群飞离大桥后即刻合闸,拯救了桥梁建筑精英们。

  11月中旬,持续了3个月的淞沪会战结束,上海陷落,日军直驱进攻杭州。为阻止日寇进犯和不给日军留下大桥,南京政府下达绝密文件,决定视情况随时炸毁大桥,在此间隙必须抓紧时间转运军需物质、疏散难民过桥。1223下午,日寇先头部队将到大桥时,大桥在全体工程人员注目下炸断了!这天是大桥建成通车的第89天。李工含泪拍摄了炸断后的大桥照片。面对国难当头,外夷践踏中华大地,他心中充满了对侵略者的仇恨。

  抗战胜利后的19473月,李文骥又奉调回杭州,担任钱塘江大桥管理处主任,负责大桥修护和收费等工作。此时大桥已临时修复。依照战前借款条款规定,通车后征收车辆过桥费,为付息还本之用。修复方面,有桥墩4座,钢梁5孔需彻底加固,以及修好公路路面、护栏等。本拟两年全部修竣,但因财力不济,修复工程进展缓慢。

  李工对大桥的重要贡献为:在两年多的建桥期间,他用租来的一台摄影机,拍下了2500的胶片,这些胶片在战火中颠沛辗转,最后完整转交给上海铁路局。建国后胶片编辑成了中国最早的工程纪录片《钱塘江大桥工程》(如今存放在杭州茅以升纪念馆内),为后来修建大桥留下了重要的依据。

  抗日烽火

  钱塘江大桥炸断后,李文骥由铁道部派驻广州,担任粤汉铁路南段及广九线桥梁抢修工作,这期间工作紧张,危险时时如影随形。日寇不间断地密集空袭,狂炸粤汉线和广九线。因为这时期抗日的军火物资运输主要由九龙起运转粤汉线北上,每天开行10多对列车,因此日寇在1937年冬至1938年秋疯狂轰炸,必欲置铁路线瘫痪方才罢休。因此几乎每天都得进行抢修。李工每晚带领员工乘工程车或手摇车巡回查勘路线、桥梁、涵洞,发现毁坏之处,立即投入抢修。面对日寇的嚣张气焰,员工个个同仇敌忾不畏弹雨,将对日倭的仇恨化为全力抢险作业动力,因此随炸随修,形成了炸不垮的运输线。当时若小桥炸坏总能在两三天内临时修复。各大桥梁都有我方高射炮部队驻守,敌机不敢低飞,高空投弹又不准确,故重要桥梁幸未被炸毁,间或有局部损伤,紧急抢修,未碍通车。最严重的一次是广九路紫水河桥150英尺跨度的下沉桁梁三孔中间的一座桥墩被敌机炸散了,所幸桥梁未坠落河中。李工携员工以钢轨做箍几道,将已散的桥墩箍紧,即恢复通车,维持军运,同时制作了钢筋混凝土套筒,将桥墩全部围住,里面浇灌水泥浆,照此做法,每天夜间一面通车一面施工,争分夺秒地抢修,约一个月完全修复。

  193810月广州沦陷,李工携工程队退驻衡阳。此时敌寇轰炸的目标转向城市,欲瘫痪我们的经济,时李工兼任防空办事处工程股股长,主要任务是设计和抢修防空洞,李工在繁忙的案牍工作和实地抢险中,在经费、材料极度匮乏的战争时期,以其艰苦卓绝的精神,坚不可摧的毅力,为抗战尽最大的努力。他虽然工作紧张而危险,又抛妻离子,但劳而无怨,曾赋诗言其志:“大好河山罹寇烽,战云阴霾怖湘中。匹夫自有兴亡责,制倭能无尺寸功?时毁时修增敌忾,建朝建夕护交通。所嗟骨肉音书断,怅望衡山回雁峰。”

  19436月衡阳沦陷,李工退驻灌阳县。暂以教书维持生活,但很快倭敌骤至,他进山避难,身边还带着一双小儿女,不停地跟当地人在山间密林中躲避日寇搜山,为此食宿无着,雨淋冻馁数日之久。当冬季来临时更是饥寒交迫,濒于绝境,全凭当地老乡们接济苟活,熬过寒冬。春季到来时,敌军撤退,李工下山到县署担任技师之职,维持生计。但是不幸又染重疾,几至殒命。他终于19461月辗转回粤家乡,得与老妻团聚,互道别后情景,叹谓恍如隔世,又陆续得知散落各地的儿女来信报平安,不胜庆幸之至。

  李文骥在抗战时期,以其才能和生命为抵御倭寇的侵略做出了重要贡献,表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高尚民族气节。

  报国遗憾

  李文骥在大学读书期间,就立志学成报效国家,因此勤奋学习,学业优异。毕业后的19137月,被委任为詹天佑的粤汉铁路督办处工务员。当时督办署分设湘鄂、汉宜、宜夔段工程局。李工在汉宜段工程局德籍分段工程司领导下,从事汉口至宜昌间线路的实测、建筑工作。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英、德籍工程司分别回国参战,乃得逐渐由中国工程司替代进行铁路建设。因四国借款日减,工程于1917年完全停顿。

  1918年春,川汉铁路局邀李工测量建阳驿至襄阳老河口的支线,不久升为工程司,1920年派往宜昌上游测量宜夔段路线复测完毕。留在宜昌从事重编川汉路(汉口至成都)的工程预算。时欧战虽已结束,但各国经济尚未恢复,借款无望,导致工程不能进展。此时李工被派为宜夔保管委员兼代总工程司职务。此期间还应邀为地方当局作公路建筑的设计测绘工作,如宜昌当阳线、恩施巴东线,都是在山峦耸峙的大山里找出最佳路线。然又因政局纷扰,地方经济困难,大半未能付诸实施。

  1927年,李文骥被借调担任赣粤公路的测量队长,具体担任赣州至大瘐段工程路线的测量。测量将竣时,韶关方面战兴,又一次致国道计划未能实现。兹后李工为桑梓地方交通建设尽力,在珠江三角洲建设沙茭公路,大大便利了粤地交通。

  不久,南京铁道部成立,李工返回铁路工作,任职七、八年间,做了大量工作,期间除武汉大桥、钱塘江桥外,还担任了京粤铁路、佛中铁路、南京铁路轮渡引桥,以及福建漳龙铁路等工程的设计测绘、建造工作。

  李文骥凡亲历的工作,莫不是尽最大才智奉献着,然生不逢时,他的一生始终伴随着国运多舛、民不聊生的苦难岁月。他经历过清末列强蚕食中国,民国时期军阀混战、兵燹天灾频仍,又逢日寇侵华八年之久。他纵有满腹经纶,超凡才干,在此多事之秋将何以施展?其报国化为遗憾。

  李文骥历37年倾其心血参与筹建的武汉长江大桥,在他有生之年终未能亲见其建成,新中国成立后短短几年的1957年,大桥建成通车。南北天堑变通途,李先生可以欣然了。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