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荔湾风采目录
·明珠开发
·关于开辟“荔湾历史文物文化旅游线”的建议
·历史回眸
·西关沧桑录
·荔枝湾史话
·阮元与荔枝湾
·一曲河水荔枝湾
·西关杂记
·景点探胜,巧夺天工的岭南民间艺苑
·珍藏丰富的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
·陪同詹天佑亲属徐剑海探寻詹天佑西关祖居
·陈少白先生与塔影楼
·海山仙馆文物查访记
·潘仕成与海山仙馆石刻
更多>> 
荔湾第四辑
西关沧桑录
李云谷

  广州未拆城开路以前,市内分为东南西北大小各四门。从区域来说,就是东关、南关、西关和北门。因为北门以外都是山区,所以没有北关的名称,虽然同是广州的地方,但风土人情、语言习惯、富庶贫瘠,也有很大区别。明朝的文人黄佐说过:“东村、西俏、南富、北贫。”四句话,就是说:“东关的人数朴实而带有乡村的气质;西关的人爱好时尚,装门面;南关的人多富庶;而北门的人比较贫瘠,这是因为地方环境不同而产生的情况。

  从历史上看,西关这地方,无论经济、文化、商业或富户各方面,一向被称为兴盛的。但随着朝代更替,也有盛有衰,说它像沧海桑田的变幻,是有事实根据的。首先就盛的时期来说,西关的区域范围,以前向有上、下西关之分,大概是由第一津到太平门等地方为上西关,下西关就是由光复中路以西至黄沙华贵路之观音桥一带地方。当时十三行的洋商及一般商业行庄,都集中在下西关,富绅巨贾以及科举人物的馆舍住宅,也多数建筑在西关。根据故老所知,例如潘、卢、伍、叶四大富家都住在西关,潘氏住在颜家巷及连庆桥附近之海山仙馆,卢氏住在十七甫,伍氏的住宅在十八甫,现在的富善东、西街就是它的两个正门,叶氏住在十六甫的占大部分,至于科举人物,最吃香的就是三鼎甲:状元、榜眼、探花三及第,当时的状元梁耀枢,住在十一甫状元第;榜眼谭宗竣住在十二甫;探花李文田住在至宝桥。故以前的富贵人家,多集中在西关一带。

  过去的西关,虽然被称为富庶的地方,但只是畸形的发展,这些以剥削起家或贵显的人毕竟是少数,而大多数人还是劳苦过活,这是旧社会的普遍现象。

  从历史上看,西关地方也遭遇过几次大灾劫和破坏,现在追述在下面。

  ()明末吴三桂引清兵入关以后,随后清兵南下进攻广州,历史上称为“两王入粤”之役。时在清顺治庚寅七年(1650),清朝派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继茂率师入粤,明朝的总督杜永和坚守广州城,清兵攻城,死伤很重,两藩会商攻城计划,因羊城三面阻水,可攻的仅西北隅,决定在白云山九龙坑设厂铸造大炮,利用白云山居高临下的优势,集中力量炮击北门。另派精锐,取道泥城进攻西关炮台,毁去阻路木栅,城内困守之众有限,无法增援,结果城被攻破,清兵由第一津杀人,当时有居民数百人躲在六脉渠避难,不料天降大雨,水灌渠内,这些难民全数淹死。清将声言屠城,杀十八甫路,但不知西关街道长短,相隔多少远,所以杀到十八甫时便停止下来,说是“封刀”。相传当时海幢寺的一位高僧名叫海月(一说是天然和尚)面谒平南王尚可喜,说他既自称为救民,何故嗜杀?杀戮太多,有伤天和,恐非王爷之福等语。原来尚可喜是信佛的,听了和尚的话,觉得有道理,才下令停杀封刀。现在的大新路谢恩里,据说系当日谢恩的地方,意思是答谢不杀之恩,实在是一件沉痛的历史,清人樊昆吾有一首诗说:

  “百道梯冲破都门,内援空盼范承恩。登陴莫踏城头草,劫火无灰血有痕。”

  这首诗虽然短短四句,但描写破城的灾劫,是可以意料到的。按范承恩是明朝的总兵,负责守城,当时曾暗通清兵,愿作内应献城,但没有成事,后为清将所杀。

  ()两藩攻陷广州之后,明朝的遗臣和人民仍不断起来反抗清朝,特别是郑成功的部队,在闽粤洋面活动,打击清兵,海岸水上居民很多起而响应。清兵疲于奔命,后来清廷派侍郎科尔坤来粤勘查,定下“界海清野”的办法,决定将近海的番禺、东莞、新安、香山、顺德、新宁六县所有沿海水上居民迁入内地,当地的田园庐舍一概拆毁,目的在堵塞“海寇”的接济。因此失业者很多,聚集在珠江河面,无以为生。巡抚李士桢责令各县就地安置,番禺的水上居民有万多人,但指定西关的柳波涌、泮塘、西村等地,任由他们结寮居住,但因不懂耕作,只有将船上的篙橹和用物变卖,维持生活,贸易的地方就是第一津的“移民市”,后来才改为“宜民市”。这就是“界海清野”的灾难事件,事过境迁,人们便忘掉了。樊昆吾还有咏移民市诗说:

  “牵船群解效张融,泽国迢遥厉禁封。虾菜莫愁无觅处,披蓑权作荔枝农。”

  这首诗的意思,是描写水上居民在“界海清野”禁令下,只有改业务农来维持生活。

  ()粤省洪水为患,历代均有,泛滥的地方很广,灾情也很大。从历史上看,以乙卯年(1915)发生特大洪水的灾情为最巨。这一次水灾,是西关居民永远不会忘记的。当时不仅珠江三角洲及其附近低地的堤围绝大部分被冲毁,使失收面积广达450万亩。同时因为清远石角围崩缺,洪水直冲广州城,首先受冲击和淹浸的就是西关的商店、住宅。水深至门楣以至没顶,淹浸时间由713起达7天之久。住在地下的,忙于搬迁财物,人则寄居亲友住处,住在楼上的,要用小艇或竹排、木筏出入,弄到百业俱废。在洪水包围中,当时有不少劳动人民居住的房屋本是泥墙或日久失修,经受不住水势的冲击,因此,每日每夜都听到房屋倒塌呼救的声音,此起彼伏,令人胆寒。而且还不断有歹徒乘机抢劫的事情发生,十分悲惨。最感到惊心动魄的是,有些街道发生火警,上火下水,无处逃避,而消防救火工具,那时还很落后,只有用人力转动的水车水龙,以致无法抢救。火灾范围最大的是十三行一带,这里的商民当水淹时避居楼上,因不慎弄成火灾,附近同兴街全属火柴火油店铺,亦被燃及,油箱爆炸,火随水流,致使灾区扩大,延续两月,焚去铺户2000余间,损失极为惨重。“乙卯水灾”实为千百年来所仅见。这是因为过去的政府腐败,没有搞好各江堤围,加强加固,一遇到特大洪水冲击,便被摧毁,酿成巨灾。解放以后,党和人民政府对于整治堤围,不遗余力。防洪水闸,择要建设。单就北江大堤来说,北起清远石角以北,南至三水的黄塘,全长六七十公里,捍卫着三水、南海、花县、佛山、广州等县市200多万亩农田和近千万人口的安全。

  西关道路与对外贸易、传教等很多关系.最古的地方,要算绣衣坊的华林寺。据梁朝志书载:梁普通七年,达摩航海到广州来,就在寺里卓锡,为禅宗佛教初祖,后人因此在绣衣场口题上:“西来初地”四字,成为街名。佛徒来广东传教的,这是最早的了。樊昆吾有诗说:

  “典文充藏律三千,毕世探搜苦未全。一苇航来无字教,南宗从此衍空禅。”

  寺里的罗汉堂,共有罗汉五百尊,是由高僧宗符亲到浙江净慈寺描绘回来塑造的。另塑造初祖达摩的法像。这就是广州四大丛林最有名的美术塑像。可惜在“十年动乱”中,这些佛像都被破坏无遗了。

  由明代开始,外国入贡我国的,都是取道广东,西关的“怀远驿”,就是建筑来招待外国使臣居住的地方,原址原在十八甫,清顺治十年,暹罗国有番舶至广州,表请入贡。跟着又有荷兰国船航至澳门,请求入贡,当时的盐课提举司白万举上奏,清廷批准互市,便将原有的明市舶司旧馆修建,复名“怀远驿”,一直到后来都用来招待外国入贡和通商人员。樊昆吾也有诗说:

  “江楼谁解筑筹边,祸水生从一掬泉,若肯闭关停市舶,富民自有买刀钱。”

  这首诗的意思,是不主张对外通商的,因为鉴于明永乐间误于马欢招徕夷船互市,后来闽粤海面常常发生事端,征收洋税,及致招来外患,当时的人多数主张闭关自守,其实外患之来,还有很多原因,考究起来,是大有文章在内的,现在驿馆虽然没有遗址可认,但“怀远驿”三字仍留在街石上,可以看到。

  在对外通商期间,西关十三行,曾成为洋商活动的地方。经营的种类有:茶、丝、烟土、银币和金融、盐榷以及报关、经纪等行业。许多富商巨贾就交结洋商致富起家。但自从林则徐以钦差大臣衔命来粤任两广总督,厉行禁烟,打击洋商贩毒之后,十三行当然受到很大影响,一度宣布停业。经过两次“鸦片战争”,清廷向英国屈辱求和,撤销了烟禁,十三行各行业便又表面兴旺起来,而鸦片之害,直到解放后才彻底肃清。

  综上史料,都是和西关的变迁有很大关系,颂今感昔,当年陈迹,不是一幅沧桑图吗?

(来源:荔湾区政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