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荔湾风采目录
·明珠开发
·关于开辟“荔湾历史文物文化旅游线”的建议
·历史回眸
·西关沧桑录
·荔枝湾史话
·阮元与荔枝湾
·一曲河水荔枝湾
·西关杂记
·景点探胜,巧夺天工的岭南民间艺苑
·珍藏丰富的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
·陪同詹天佑亲属徐剑海探寻詹天佑西关祖居
·陈少白先生与塔影楼
·海山仙馆文物查访记
·潘仕成与海山仙馆石刻
更多>> 
荔湾第四辑
西关杂记
林维迪

  广州城关之西,谓之西关。此地相传赵佗宫殿建成之后,已经存在。后又因有汉初的陆贾。晋代之葛洪曾驻足于此,尤其在唐代,广州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止点,西关一地,逐繁荣如城内,并因历朝影响,形成此地风土人情与城内稍异,至今如此。西关特色繁多,前人备述不少,是故,偶得鲜记或无记者,则记之,是为序。

  一、正统广州话在西关

  正统广州话,据悉,是以西关语为准。此说到目前为止,尚无史料为证,只是自秦朝有50万众迁徙岭南,到广州的部分,居住城中,因而,原广州土著偏离城中往郊地居住。当时,住城西的土著众多,其语言得以保存在今荔枝湾区一带。另一说,谓赵佗在他统治南越的67年中,曾颁令统一语言,以广州土著大族黄族的语音、语调为准。据说,黄族土人的语音、语调,以齿音为重,语尾慢调,是为正统的广州话,但是,这些说法只是推论,尚待语言学家之研究证实。

  荔湾区之西关一带,其语音确重齿音,昔日学习正统广州话有一例,跟读如下词语:

  阿四,阿四,

  攞条锁匙,

  开个夹万,

  攞两毫子,

  买斤荔枝,

  唔爱黑叶,

  要爱槐枝。

  此话语取衣韵,衣韵属齿音,发音时,上下齿咬合,舌面向上,发出衣音。昔日广州人都有这样的说法,认为这种语音、语调,才是正统的广州话。

  二、西关嫲姐

  昔日广州有所谓“东山少爷,西关小姐”之说。所谓“小姐”,并不是凡年轻少女称谓。当时所称的小姐,是指有身份地位人家的女儿,才能够称小姐的。这些被称为小姐的人,多有贴身佣人,因大户人家都多雇人使用。凡此类情况被雇用的人,称之为嫲姐(或妈姐),这些嫲姐穿着大致相同,上身白色大襟衫,下身夏天薯莨绸裤、冬天以浅蓝色布裤为配。打扮得光鲜颈靓,粗辫发亮,给人一种干净、整齐的感觉。这些嫲姐成为当日的打工一族,形成一个阶层混杂在西关人群的生活中。她们除主人家外,对其他人有一种自我优越感。因此,一般人认为她们是“高贵工人”,不敢惹她们,其实,她们的境遇也不是那样称心如意的。

  当时,有粤讴一首,描述过她们的遭遇:

  你闹乜靓溜,整乜风流。想起你番嚟真正愧羞,自幼父母双亲辞世后,暂时唔嫁学梳头,服侍少奶随左右,衣裳桨洗更重要梳头。但系出入时常跟佢背后,有时轿尾跑得你汗流流,但系朝晚两餐亦要为人食饭奔走,待至主人食罢,正到你轮流。夏天掌扇唔停手,但逢天冷要你叠好床头。晨早要在房中来等候,斟茶倒水两头游。论起你番嚟真正贱透,讲乜风流美貌闹排头。我劝你少年趁早寻佳偶,指望百年有靠免咁含愁。大抵打工下贱唔堪受,到底寻君配合免担忧。日月相连真秀茂,听过光明到白头。

  此粤讴虽有对嫲姐的高傲作了批评,(其间亦含有偏见)但还是真实地描述了嫲姐的遭遇,给后辈人留下了解她们生活的真实资料。

  三、泮溪酒家的蒲桃

  总观广州市的茶楼酒肆,唯荔湾区的泮溪酒家内,湖畔植有蒲桃11棵。春分未至,蒲桃树上已盛开其花,花形特别,“花瓣”丛须如球,初绿后黄,望之如绒球挂树,相杂于绿叶之间,朵朵诱人。昔日广州以烛花、灯花形容其花,称之为“十穗髻”,所以,屈大均有“十穗蒲桃髻”的诗句。花落结果,其果也是初绿后黄,大如桃子,形如广州石榴。果壳为肉,肉以蜜黄色为佳,其肉爽脆蜜甜且有香味。壳中有核如弹子,可摇动作响。广州童谣云:“响叻咯,响叻咯,蒲桃熟时南越落。唔顺从时掴头壳。”

  据《汉书·西域传》云:“竹杖则开牂牁、越巂,闻天马、蒲陶则通大宛、安息。”安息为今之伊朗。说明蒲桃原植伊朗。相传,蒲桃是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于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归来时带回此种。蒲桃树种植三年,树成有果。此时,为武帝元鼎五年(公元前112),这一年,汉武帝令“越驰义侯遣发夜朗(今贵州)兵,下牂舸(珠江),会番禺(广州)。”(《汉书·武帝纪》)汉军经过一年的征战,攻破了南越都城番禺(广州),南越相吕嘉败死,南越亡。如童谣所说:“蒲桃熟时南越落”恰与史实吻合。

  时下农历四月,蒲桃熟了。偶坐泮溪酒家的荔湾湖畔,望见一颗颗金黄色的蒲桃,不禁令人想起广州那遥远的历史。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