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荔湾风采目录
·明珠开发
·关于开辟“荔湾历史文物文化旅游线”的建议
·历史回眸
·西关沧桑录
·荔枝湾史话
·阮元与荔枝湾
·一曲河水荔枝湾
·西关杂记
·景点探胜,巧夺天工的岭南民间艺苑
·珍藏丰富的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
·陪同詹天佑亲属徐剑海探寻詹天佑西关祖居
·陈少白先生与塔影楼
·海山仙馆文物查访记
·潘仕成与海山仙馆石刻
更多>> 
荔湾第四辑
陪同詹天佑亲属徐剑海探寻詹天佑西关祖居
胡文中

  历史书上都写着詹天佑是南海人,但究竟在南海何处?是历史上南海范围的祖居,抑或是现今南海某址?人们是不甚了解的。修志工作中,当詹天佑的后人肯定告诉我们詹天佑先生是诞生在广州西关十二甫时,我们都希望查到詹天佑的西关故居,为广州这个繁华大都市添光彩。但由于詹天佑修筑铁路时以事业为重,经常带着家属住在工地,所以他们的子孙也都只知祖居在十二甫,而不知具体哪一家。

  19951123下午3时多,86岁高龄、家居香港屯门的徐剑海老先生,来到荔湾区政府大楼七楼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要亲自带我们到西关十二甫寻找伟大的爱国铁路工程师詹天佑先生的祖居。徐剑海老先生,是詹天佑的四姐詹和仙的外孙。看着如此高龄的徐老先生这样热心地亲自从百里之外来到广州西关帮助我们查考詹天佑祖居,我们十分高兴。

  以前,我写过两封信给徐老,但一直不见回信。我想,也许是老人家年纪大动笔不方便,也许是老人家住在乡间,邮路不太通畅,我于是改打电话。我终于和他挂通了长途电话,他也收到了我的信,明白了我的意图后,老人画了一幅十二甫大街的草图,图上题写了一首诗,诗曰:“天佑天佐我舅公,世居西关柳波涌,芽菜二巷出生地,柳波桥向水月宫。”但由于图上像“芽菜二巷”这些地名是历史地名,今天较难弄清。而且芽菜二巷哪家,图上也未标出。我便又再打电话与徐老联系。但有些东西在长途电话毕竟难讲清,于是便有了徐老此行。

  今天在我眼前的徐老先生,中等身材,偏瘦;也许应了“千金难买老来瘦”这个俗语,徐老说话声音洪亮,思维反应敏捷,耳聪目明,是一个典型的南方健康老人形象。

  我的第一个问题,当然就是急不及待地问祖居确址,在草图上,徐老给我们指明了祖居位置。

  在恩宁路十二甫西街,徐老先生很快认出了水月宫,以及原来水月宫正对的历史古桥的位置。他告诉我们:小时候,他三次跟外祖母来此。当时是去探望住在十二甫的詹文彪(詹文彪是詹天佑堂兄詹天训之子)一家,当走到水月宫前,外祖母便告诉他,芽菜二巷口的那家房子,就是她和詹天佑的出生地,当时房子已不再是詹姓的了,因此他没进去看,只是在水月宫门口看着那个值得怀念的地方。因为平时,外祖母已给他讲了很多詹天佑的故事。今天,该处街容已与当时有所不同。徐老根据回忆在十二甫西街34号和42号间夹着的巷口停下,指着这家房子说,大约就是这个位置了。以前,这里是有脚门的,房子比这家稍宽。但房子的位置就应是这一位置了。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今天柳波涌是位于此处稍南些的位置。但徐老今天所指的这一河涌段在清代的南海县志地图上确是标柳波涌。而徐老把水月宫前的桥叫作柳波桥,到底是历史上这叫柳波桥还是徐老把柳波涌上架的桥称为柳波桥,我还未来得及细问。但今天的水月宫仍是当时的水月宫,水月宫前曾正对一座桥,水月宫座坐在十二甫街上,这些都是古今相符的事实。

  入夜,我们邀请徐老先生到宝华路清平饭店就餐,同时还邀请了詹同伟(在广州的詹天佑孙子)伉俪一起与徐老先生相聚。席间,徐老谈笑风生,自称“老顽童”,回忆种种往事,倾谈甚有兴致,并再度即席赋诗一首:

  馥郁芳香孔府酒,大众擎杯复何求。

  今夕有缘同相聚,世界扬名詹天佑。

  詹老也即席和上一首:

  今夕喜聚首,欢宴在酒楼。

  饮茶尝美食,亲情记心头。

  生活多美好,老人乐悠悠。

  晚年添福寿,安居愿已酬。

  我们办公室的同志虽不懂作诗,也承兴回赠上几句。我回赠的是:

  天佑诞生十二甫,名扬世界修铁路。

  后世仰慕寻故居,海伟同心指迷途。

  (注:海指徐剑海老先生,伟指詹同伟先生。)

  我们办公室陈泽澂同志回赠的是:

  寻根众志诚,师徒聚清平。

  同修爱国志,天佑扬美名。

  席散后,我们送走了徐老先生。下一步工作,我们打算吁请市、区有关部门在此搞些纪念标志或纪念建筑,让詹天佑的爱国精神与业绩永存。

(来源:荔湾区政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