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芳村文史》第三辑目录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
·在芳村区鹤洞山顶发现的汉代墓葬
·大通烟雨变迁记
·大通烟雨考
·何香凝梅岭留诗
·芳村区解放初期文化工作回忆
·晚清小说家黄小配生平
·花地雏鹰展翅录
·芳村藤织工艺中心广州藤厂
·广州钢琴厂今昔
·驰名中外的广州果子食品厂
·芳村巧明火柴厂之兴衰
·广州造船厂在前进
·广南船厂片断回忆
更多>> 
芳村文史第三辑
大通烟雨变迁记
张雨贵

  昔时羊城八景,有“大通烟雨”一景也。“大通烟雨”起名于宋代。

  宋代八大镇之一的大通镇,位于芳村花地,镇内建有一寺,即大通寺。寺内有井,传说每遇大雨之前,有烟雾从井而出,因而得名“大通烟雨”。该景遗址现在芳村区的广州果子食品厂厂区内。

  在古代,这里曾是沼泽水草坡丘之地,到了唐代才建置港口,与广州城隔江相望,是广州通西、北江必经水道出入口处。其地名曰大通滘口、大通通津。陈大震著的《南海志》在记叙宋经略魏瓘修建子城的政绩中提到,皇祐四年(公元1052)少数民族首领浓志高攻打广州时,曾占据大通港为其前敌指挥所达五十三天。

  清李调元《南越笔记》在记述大通港时称:“此地东可通惠州、虎门;出海可达潮州、福建;西可抵雷州、廉州、琼州;北可达南雄、庾岭、韶州等地”。可见,此地在清代仍是一个繁忙的交通要道。

  光绪五年《广州府志》称:“烟雨井在会城(即省会)东南大通滘古寺中,晨熹初散,常袅轻烟,所谓大通烟雨是也”。

  原羊城八景《双桂堂真本》云:“大通烟雨大通港,在城西南五里,为英护浦,大通禅院,南越(南汉)刘晟(公元951)赐名宝光寺(为当时南七寺之一),达岸禅师住此,化去有肉身,祈祷辄应。政和六年(1116)经略使觉民题大通慈应禅院明万历六年(1578)大旱,众僧迎至诃林祈雨随降。康熙六年(1668)郡人肖子奇捐资建复,周围植树千株,寺今而复兴焉。南岸大河白鹅潭,中有竅,大风起,鹅浮于水,南通高雷南韶罗连各处,东()惠潮福建虎门各洋,所谓大通港也。寺有龙霞井,朝出霞雾,四面遮盖,海上风帆,影落井中,两岸青山绿水,一派幽雅奇观,乃仙城八景之第二胜地也。诗曰:“大通烟雨云霞雾,错认渔舟作渡船”。①

  清道光年间爱国诗人张维屏在其五言诗中云:“红紫成香国,钟鱼近梵宫,门前有流水,舟楫往来通”,既歌咏此地美景,又道出寺里僧人诵经时的钟声,磬声和敲击木鱼之声清晰可闻。

  肖氏扩建修复寺院时还增建了天王殿、烟雨楼,与原井旁六角亭、三宝殿交相辉映。远望去,殿宇巍峻,绿树成荫,景物宜人。相传清乾隆皇帝曾慕名到此观赏,其御书“大通烟雨”横匾的石刻碑坊镶嵌于大通寺门前牌坊之上。

  “大通烟雨”经宋、元、明、清、民国五代几度荒废与修复,沧桑多变。日本侵略军更在此驻防设卡,置仓屯粮,监禁杀戮良民,周围景物被践踏破坏,历千年之古跡,至此荒废殆尽。

  新中国成立后,一九五三年春,广州市合作总社在这块土地上建立广州市农产品加工厂,后发展成为华南地区颇具规模的广州果子食品厂。

  一九五八年,因工厂的建设规模扩大,原大通寺靠近花地河边的“大通烟雨”石刻牌坊亦被拆除。如今,岸边进寺门的断垣石级还依稀可见,厂的西北面围墙外仍挂着“寺岸前”路牌标志,现厂内第五仓库门上端仍挂着 “寺前街12号”旧门牌。寺旁仅存的一座破旧六角亭及一口园形湮塞水井,最终也因扩建晒场和职工运动场被拆除填平。现仅剩下两株古榕树。

  注①《双桂堂真本》羊城八景图(见第11)是清中后期刻本。每一图都注明“乃仙城八景第×胜地也”,其名次是珠江夜月、大通烟雨、白云晚望、蒲涧廉泉、景泰僧归、石门返照、金山古寺、波罗浴口。每景后都附有诗两句。

(来源:由荔湾区政协提供)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