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目 录
·《岭南第一花乡》序
·建国后芳村建置沿革
·建国后南海县划归芳村部分地区历史建置沿革
·建国初期芳村区人民政权建立及巩固
·建国初期芳村区水利建设和农业生产
·珠江水产研究所
·芳村电信事业的兴起与发展
·芳村邮政事业四十年
·芳村医卫事业的过去和现状
·朱总司令和我握手
·画家苏卧农
·悼念黎汉烈士
·回忆父亲原基
·凤溪革命斗争回忆
更多>> 
芳村文史第五辑
芳村地名杂谈
梁深源 赖宏添 原 坤

芳村地名与花卉

     广州市芳村区素有花卉之乡、盆景之地的美称。人们都知道花卉与生产和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否知道花卉与地名也结下不解之缘?

     花埭(今花地),河冲纵横,堤堰曲折,属于亚热带气候,故卉木交长,花草繁茂,历史上便是广州地区著名的花卉之乡和游览胜地,有“千年花埭花犹盛”之咏叹。花埭因盛产花卉而得名。

     有些地名是因古园林而得名。芳村花地园林鼎盛于清代,清末有园林三十多处。这些花园几经沧桑,除醉观公园还存在并扩大作为今人游乐场所外,其余都随历史演变成街巷。现芳村花地用古园林名作地名的就达二十二处:如茂香园、杏芳园、广香园、荣香园、余庆园、同乐园、范家园、积善园、厚福园、万生园、万春园、厚成园、永隆园、长安园、惺园、鹤围圃、知道园、兄弟园、太湖园、两宜园、寿春园和迦南园等。

     有些地名是从花地之名派生出来的:如花地湾、花湾路、花蕾路、浣花路、浣花溪、映花溪等都属此类。花地湾风光旖旎,是芳村地区目前建设规模最大的居住区,新建的十个生活小区大多都以芳村名花命名:如红棉苑、玫瑰苑、百合苑、牡丹苑、玉兰苑、紫薇苑、甘棠苑、荷花苑等。这些与花一般美丽的地名,象磁场般吸引着海内外众多的客户和投资者。可见,美好的地名也为发展经济起着不可低估的积极作用。

     1993年,随着经济建设的发展,芳村区又给二十六条街道命名,其中十二条与花卉有关:如浣花西路、穗芳街、红棉街、红棉南街、红绵北街、红棉中街、芬芳街、怡芳街、金兰路、春兰街、秋兰街、剑兰街等。

     地名是一种社会现象的反映,它是人类在共同的物质生产活动中,相互联系时发生的。地名是生产环境的素描特写。它使社会现象和自然界有着必然的联系。地名又是历史的刻痕,任何—个地名都是历史区域的产物,反映着社会历史某些区域的特征,打上时代的印记。所以芳村的地名与花密切关系,也是历史与时代的印记的反映。

                      (赖宏添 梁深源)

“谷树村"应是毂树村

    谷树村是芳村一个大村,清代最盛时期有五约,居民约四千多人,是镇龙圩所在地。清乾隆《南海县志》记作“谷树”,同治《南海县志》记作“菊树”,革命先辈何香凝曾作妙联“谷树棉村,不饥不寒常饱暖”;酒泉范()湖,有饮有吃尽开颜”而传诵至今。但谷树或菊树这名字却很费解,“谷”是五谷总称,稻米未脱壳之前称为谷,可是谷物不可以成树。而“菊”属花类植物,分真菊、苦菊(野菊)两大类,明李时珍谓菊之品有九百种,也没有菊树的记载。谷()树的含义是什么呢?这要从古繁体汉字去找答案。原来字左下是一禾,是“谷”字的繁体字,而“毂”字左下是一木,属高大落叶乔木。毂树树皮是制造桑皮纸和宣纸的好原料,又名楮,叶似卵形,国州人谓之毅桑,荆杨交广州叫它毂树。古代镇龙圩这一带生长着茂密高大的毂树,而附近地区却长着高大挺拔的木棉树,因而建村之后就以“毂树”、“棉村”为名,而“毂”与“谷”字的繁体字同音且形近似,因而引化为谷或菊之讹。那么如今是否应将谷树村改回毂树村呢?笔者认为既已约定俗成就大可不必了。但作为学术探讨还是必要的。

                         (梁深源)

    

凤溪得名之传说

    抗日战争根据地凤溪,它之得名来自一个传说。二百多年前凤溪还没有成为村落,有的地名按田地的亩数称之,如十八亩、廿四亩,有的地名按园名或围名称呼某某园、某某围。这些园或围有的自己经常请雇工耕种,有的则租给外来的农民耕耘。这些农民在基围上搭起茅屋居住,后来住的人越来越多,足有六七十户,且又人丁兴旺。于是这里的农民商议要建一座北帝庙,既崇尚神灵,又可作为村民谈天聚会之所。在挖北帝庙地基时,发现地下有硬物,有气力过人者用力—锄,竟手也震裂,血流了不少。众人合计,清理硬物四周泥土,将其整块挖起。出土后,众人定睛一看,原来是只雕刻精美的石凤,可惜头部已被锄穿。消息传到附近村乡,引来了一班好事者,有细心人看见风头有血迹,咬定是石凤被锄出了血。此事一传十,十传百,不少人都到来看个究竟,后来人们就叫这地方为“凤穿头”。成村后,村中父老认为“凤穿头”名称不雅,于是写作“凤村头”,后又改称“凤溪头”。1927年广州起义时,市郊一区、三区农军在此结集,史书记载均是“农军在凤溪头结集”。1946年凤溪头划归广州市,把村名书作“凤溪”,从此,一直沿用至今。 (原坤)

    

思岸应是田心岸

     乾隆《南海县志》记载,大通堡有村:赤岗、谷树、黎岸冲、厚水、背底、桔村、思岸、西滘、冲口、芙蓉。有些村虽然名称改变,如厚水即秀水,贝底即五眼桥,桔村即南村,皆有记载可查。唯独何处叫思岸,请教多位原属大通堡的村乡老人均无所知。后来我们从考究过去带“岸”字的村名入手,得知在葵蓬村对面的田心村过去称田心岸。乾隆《南海县志》是竖排刻印,可能抄志稿时田心两字离得太近,刻字者误把田心二字看成“思”字,故思岸应是田心岸。 (编 者)

    

 海南旧名叫赤岗

     赤岗地名有多处,广州市海珠区有赤岗,南海市也有赤岗,芳村亦有赤岗,而且历史悠久。乾隆《南海县志》已有记载,他属于清代芙蓉八乡之一,故称“芙蓉赤岗”。它的得名源于这里有一座平地拔起的孤立的石岗,地质属于第三纪的红砂岩,其后地壳变动露出水面,其岩色赤,故名赤岗。岗下有观音庙及张飞庙故又称“观音岗、“神圣岗”。在岗附近的居民点,名为赤岗乡()。解放后赤岗一带按古海位置重新命名,分别称为海北村、海中村、海南村,今海南村委会所在地即过去的赤岗。但老一辈人还是喜称海南村为赤岗。 (  )

(来源:由荔湾区政协提供)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