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芳村文史》第二辑目录
·读《芳村文史》想到的
·红色游击区裕安围
·广三铁路革命斗争史略
·解放前协同和机器厂工人的罢工斗争
·花地孤儿院和潘达微先生
·林宝宸烈士传奇
·孙中山光辉照鹅潭
·康有为家属芳村脱险记
·大革命时期党在芳村的秘密机关
·乙卯大水忆芳村
·芳村水上居民变迁史
·日本侵略者在芳村的暴行
·浓浓故乡情
·培英在前进
更多>> 
芳村文史第二辑_2
花地孤儿院和潘达微先生
潘国华

  今年329日是黄花岗72烈士殉难78周年(1911---1989)纪念日。岗墓门前雄伟的牌坊上孙中山先生亲书浩气长存”四个金光大字,熠熠生辉,令人敬仰。

  辛亥(1911)3月29革命党人发动广州起义,史称“黄花岗之役”,是役震惊中外。终因敌我力量悬殊,起义失败,烈士遗骸分散总督署门前,后被各善堂祗运到东门外谘议局前旷地。烈士遗体多被铁链绑扎,经连日凄风苦雨,尸肉肿胀,虫生霉臭,无人敢于殓葬。潘达微原为同盟会员,目睹惨状,挺身而出,冒险犯难,奔走诸善堂求助,卒得督办江孔殷设计,以慈善界出力,由潘亲手将烈士遗骸收葬于广仁善堂义地。潘先生酷爱菊花之高洁,将墓地命名为黄花岗,并撰写挽联。 谘议局前新鬼籙,黄花岗上党人碑”在平民报公开发表。从此“黄花岗”名传中外,流芳百世。

  黄花岗起义前夕,潘达微和高剑父、陈树人等在广州河南开设陶瓷厂作掩护,造火药、制炸弹;让其妻陈伟荘扮新娘坐花轿,轿底放置弹药,秘密运到革命党人的地下据点。

  潘达微素性澹泊,不求闻达,民国建立以后,多次婉却出仕,安贫乐道。后出任广州花地孤儿院院长,寓教育于慈善事业,而造就宏多,所难能者,诚足以风世矣。1929年潘在香港病逝,年仅五十岁,遗下子女七人,身后萧条,后接受国葬于黄花岗右侧,立碑成墓,与72烈士英魂同垂千古。

  花地孤儿院旧址,原是黄大仙庙地,面积卅余亩,位于花地河主流左岸石径路旁。清末,黄大仙庙,香火鼎盛,求神赐药,问卜参拜者甚众。后被命令取缔,因而闲置。潘达微取得政府支持,借庙宇创办花地孤儿院,并被推为首届院长。教育经费由社会善长仁翁捐赠。此义举深得各界知名人士热烈支持,院务顺利发展,颇具规模,成绩显著。后来花地孤儿院改称“广东省公立孤儿教养院”,于1921年划归广州市教育局管理,后又改为“广州市公立孤儿教育院"

  花地孤儿院最初确定院址,筹资开办,修建院舍,聘请教师等事务,都由潘达微先生亲力督办。孤儿院前大路被命名为“达微路,院左面是生活区,建有员工宿舍、男生宿舍和饭堂。饭堂门前悬挂一幅楹联:好容易饱吃一顿饭,莫等闲白了少年头。“院右面为教育区,设有音乐、工艺各类专门教室,还有四层高的女生宿舍楼。院内还有果园、饲养场、洗衣问和滤水池、体育场,旁边的书斋是院长办事室和寝室,此室只有七、八平方米大。院后面是临江码头,也是天然游泳场。

  孤儿院一切筹备就绪,礼聘梁灵光(后继任孤儿院院长兼院监),温德灵、何颖亮、陈庆焰,蔡俊三等人为各科老师,制定院徽是“”一一国际万字图,院旨是“诚敬忠恕仁勇”。 

  花地孤儿院开始招生了,招收的大多数是社会上无依无靠、受苦受难而自愿入院的八岁以上的孤儿,小部份是受迫害的婢女或幼仆,全部教养生活费由院方负责供给。实行半工半读,学制分为小学教育六年制和职业教育二年制。小学毕业成绩优良者,由院方送入市内中学升读,并由院方负担全部学什生活费。不能升学者,继续职业班,以习藤工、木工、裁缝等手工技艺,同时学习语文、音乐、戏剧、曲艺等文化艺术。在职业班毕业后的学生,由院方介绍工作,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孤儿院每年招收男女孤儿约有300人。院制服分为夏装和冬装,布质色淡灰,类似童子军款式,朴素大方。  

  孤儿院还设立铜乐队,配用西洋乐器,严格训练学生演奏各种中外乐曲。殷富人家办婚嫁丧葬大事,趋时讲究排场,均来雇请乐队演奏,院方因此收获数目可观的礼金。昔日每逢农历端午、中秋,元宵等节日,中外游客来花地游览,络绎不绝。孤儿院内能容纳逾万人,院方趁此兴旺期间,陈列师生工艺作品和作业成绩,供人参观,并作慈善义卖。操场搭盖戏台和狮子楼台,邀请著名醒狮队献技,省港澳粤剧团也前来义演。市内各大商店工厂设档义卖,为孤儿院筹募基金,游客进场铜乐队奏乐欢迎,全部门票收入以义卖礼金等收入拨作院务费用。 

  龙济光据粤时,潘氏亡命逃沪,与南洋兄弟烟草有限公司总经理简照南及其昆仲简玉阶深交。龙济光失败后,潘氏回粤复任孤儿院院长,征准简氏兄弟,凡运销广东香烟,每箱拨捐白银五元作孤儿院教育经费,另按期义捐款项物资。孤儿院又得到社会各界知名人士热心捐助,源源获得经费。凡捐赠义款者,孤儿院均立册留名,在院列榜鸣谢,以垂永志。义款涓滴归公,节约开支而昭信守。院饭堂高悬陈景华(鼎力创院人)简照南两氏肖像,潘达微亲书扁额日每饭不忘”,并特别为简氏建“简氏太夫人室”,以纪念简氏之善举。

  七七事变,抗日战争爆发,广州沦陷,孤儿院停办。原宏壮伟观的黄大仙庙,亦遭拆毁,今荡然无存。抗战胜利后,1947年复办孤儿园,直至解放。解放后市民政局在孤儿园原址办了企业福利工厂,吸收市内残疾人等,以半工半养形式为社会福利事业继续作出贡献。

  花地孤儿院历届学生恪遵院训,刻苦学习,力求上进,不少人成为有用人才。健在的老同学中,尚有罗品超(粤剧艺人)、潘玉琳、祁士恭、陈鑫、蔡荣、李正、潘庆金、黎臣、林仲文、蒋元培、陈钜泰等多人,均已年迈,居家颐养晚年。

     附报刊登〔国府嘉奖令〕专电乙帧。

  国府嘉奖潘达微

  (南京专电)国民政府令。前广州孤儿院长潘达微,夙为中国向盟会员。志洁行芳。任侠尚义,辛亥三月二十九日之役,躬冒危难,收葬七十二烈士骸骨之黄花岗,义声震于海内。光复以还,不求闻达,安贫乐道,修然有古隐君子之风,然其所为,无一不尽忠于党国,嗣任广州孤儿院,寓教育于慈善事业,而造就宏多盖晚近所难能者,诚足以风世矣。兹以积劳致疾,赉志以终,允宜明令褒岁,用旌行谊,而资衿式,并指定广州孤儿院,为其纪念。由国府及广省政府各拨国币一万元,以为该院基金,其常年经费,著广东省政府照发,仍应细饬该院董事会保管,以示政府嘉奖忠贞之至意。此令。

  笔后谨此向各位老同学和阮逊、谢璋、冯友津三位同志,承蒙提供宝贵资料和整理全文原稿,给予衷心感谢!

  编者的话

  潘达微以1911三、二九之役收葬七十二烈士遗骸于黄花岗而名垂青史,他一生热心社会公益事业,乐善好施,贻惠后人,功不可没,创办芳村孤儿园即其主要业绩之一。

  此文作者潘国华乃潘达微之七公子,现年73岁,1978年在南海水产公司退休。潘老有二女一子,四个孙儿女。

  潘老早年就读于上海光华大学工商管理系,中央航校军官学系11期,一直从事飞行员,财务会计等职业,生豪性爽,仍以老迈之年参与社会活动,为社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多次为国内外报刊撰写缅怀他父亲的文章,介绍潘达微事绩。他是市民革成员、市越秀区政协之友会员、省航空联谊会和黄埔军校同学会的会员。1986年他先后与中山医科大学办理志愿书,愿意身后把遗体和眼球捐献给祖国医学事业。这一举动,不愧为革命先辈的后代,继承了其父的豪气义举,受到社会的赞扬。

  潘达微尚存的子女除国华外,还有六公子潘国奇在新加坡从事摄影业;小女儿潘剑波,现居香港。

(来源:由荔湾区政协提供)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