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芳村文史》第二辑目录
·读《芳村文史》想到的
·红色游击区裕安围
·广三铁路革命斗争史略
·解放前协同和机器厂工人的罢工斗争
·花地孤儿院和潘达微先生
·林宝宸烈士传奇
·孙中山光辉照鹅潭
·康有为家属芳村脱险记
·大革命时期党在芳村的秘密机关
·乙卯大水忆芳村
·芳村水上居民变迁史
·日本侵略者在芳村的暴行
·浓浓故乡情
·培英在前进
更多>> 
芳村文史第二辑_2
林宝宸烈士传奇
符 实

  林宝宸,又名林炽(芳村有叫林志是音误),是我省农运早期为革命而牺牲的烈士。1881年,林宝宸出生于花县社亭岗的一个农民家庭,后来因耕地被当地土豪霸占,又迁到花县马溪乡。1914年林氏从泰国回来,到下芳村从事耕作,种植果树蔬菜为生,先后在冲口北约、招村北外约居住。他是广州市郊最早建立的“市郊一区农会”委员长,1 9241213日,被西塱、沙螺两堡联防总局局长彭础立派人杀害,年仅43岁,林宝宸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

  一条短棒威力惊人

  林宝宸出生于太平天国革命策源地,从小就受着革命思想的影响,那些太平天国勇士反清斗争的事迹,深深地印在他幼小的心灵上。他决心学习这些英难,驰骋沙场,为推翻清王朝统治而斗争。因而他从小就专心学习武术,在青少年时期他已经是武术出众,后来他又到广州做工,认识了不少武林朋友,武艺大进,十个八个壮汉,也不是他的对手。器械方面,刀枪剑凳样样皆精,特别善用一条齐眉棍,舞弄起来,风吹不透,水泼不入。辛亥革命前,他已参加了孙中山先生领导的革命斗争,三月二十九日广州起义(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役),他是花县敢死队"队员之一,参加了从北面进攻两广总督府的战斗。他从泰国回到芳村定居后,与农民兄弟相处得很好,从不恃艺欺人,也不爱显示自己的本领,招村有些农友,为了健身防身,晚上经常在晒谷场练习拳术,宝宸有空也去看他们练习,有时还指点一两手。一次,练拳之后,农友请他表演棍术让大家开开眼界,宝宸推却不过,只好拿起一条短棒,拉开架势,呼呼风声,舞到高潮之时,只见棍花不见人影。那时场边正堆着十多箩谷,宝宸飞身一跃,大喝一声,一个怪蟒出洞,跟着一个乌龙摆尾,棍头往箩底一挑,一箩八九十斤重的谷,平平稳稳被挑上二楼,在场农友都为之欢呼喝彩。这非凡本事,很快在芳村农民中传扬。

  智人县府救出农友

  1911329广州起义,黄兴领导的起义军,从正面进攻两广总督府,林宝宸跟着徐维扬从北面向总督府进攻。起义失败后,他与一批队员穿过小北一带小巷,避过了敌人搜捕退回花县。1913年,袁世凯派亲信龙济光督军广东,镇压革命党人,孙中山先生派朱执信回广州策划反龙武装起义。林宝宸也参加了这次起义,失败后身份暴露,在家乡难以立足,于是带着妻子及第四小儿逃到泰国。次年林氏回到广州,为避开敌人耳目,迁到下芳村租耕果园,用名林炽。广州市郊一区农会成立后,地主豪绅十分恐慌。彭础立是当两堡联防局长,为了打击农民运动,借口说农会会员谭康(谭秉康)、黄桃是刁民而把他抓去,送到番禺县政府,当时县长汪宗准站在封建豪绅一边,也仇视农民运动,便将谭、黄扣留。林宝宸决心救出谭、黄二人,他计划智闯县衙。一日,他接到内线报告,汪宗准有事要外出一两天,这正是一个大好机会。于是林宝宸带着一个随从,大模大样直闯县府。他对门卫说。我是谭平山部长(当时国民政府组织部长)之侄,奉命来见县长,有要事面商。门卫见其来头不小,马上报了进去。县长之子请他进去,林宝宸傲慢地问:“县长呢?我是谭部长之侄秉,奉部长之命,查问汪县长答应部长释放谭秉康一事,为什么至今还不执行,是否还有什么难处?请马上答复,以便报告部长。县长之子怕得罪谭平山,只好请林宝宸稍候。找来县府秘书询问,知道确有一个谭秉康及同案黄桃扣在县里,而且是一般刁民,并非重犯,衡量得失,最后命人把谭秉康及黄桃带来交给林宝宸带走。汪宗准回来后,知道其事,当然不敢向谭平山追问,谭秉康、黄桃一事也就不了了之。  

  捣毁赌场痛惩赌棍

  在芳村农会还未成立的时候,芳村一带烟赌林立。那些赌场都是流氓地痞所开,普通人十赌九输,赌棍们结成一伙作弊害人,无论番摊、牌九,还是别的赌搏,都花样百出,谁要点破或者赢了钱要走的,不但钱被抢去,还要挨打。

     一次,联合围有位农民,将辛辛苦苦养大的一头猪卖了,拿着钱想去广州买些家用,谁知半路上被那批赌徒连推带拉,硬将他推进赌场,结果,这农民所有的钱都被骗去,连那件较好的上衣也被剥走,回到家里,家人知道了又哭又吵,几乎搞出人命。林宝宸听了非常气愤,马上上门劝解,并答应代他追回那些财物。

     林宝宸问明情况后,立即赶到赌场,找到赌头要他将钱退给农民。赌棍中也有一部分人认得林宝宸,但还不知林的厉害。这些人都是横行霸道惯的,那肯退还,为首的一声呼啸,十多人就蜂拥而上,企图把宝宸打倒,宝宸手急眼快,将冲在最前两人的来拳一抓,就把两人的手拧到背后借力一推,二人就乖乖扒在地上,宝宸飞起一脚踢倒另一个。这批歹徒,一看宝宸手脚了得,有的拿起板凳,有的拿起短棍,从四面向林宝宸攻击。宝宸知道打蛇要打七寸,于是一个饿虎擒羊,一把揪住为首人的腰带,一手托住颈部,用他作为盾牌,舞将起来。那批歹徒收手不及,打得赌头哇哇怪叫,急忙嚷道。“不要再打!”“不要再打!”

  宝宸把赌头丢在地下,喝问他退不退钱,赌头是一个江湖捞家,知道打下去自己不会占便宜,只好答应如数退还。林宝宸严惩了赌棍,也救了农民一家。从此,芳村赌场间互相警告:不要招惹林炽,免至麻烦。有些赌场看门人见宝宸从附近经过,也向场内发出警报,林宝宸成了芳村赌场的克星。

  英勇机智列车救人

  1924年秋,桂军扩大势力,在广州抓壮丁。这时市郊一区农会成立不久,二区农会正在筹备之中,青年农民被桂军抓走的消息,如雪片一样不断传到农会,不够十天,郊区已有十多农民失踪。大家都道这是桂军所为,但又不能直接向桂军要人,无凭证反会被猪八戒倒打一耙,林宝宸经过了解,知道了一个情况,凡桂军新兵都要送回广西调练,一般都乘粤汉铁路火车到衡阳转桂林柳州。于是,林宝宸与彭湃同志商量,计划以大本营的名义前往救人,由彭湃同志为他准备必要的证件。林宝宸又通过铁路同志,了解桂军运送新兵的具体时间地点。不久,火车站同志就传来准确的消息,桂军已征用车皮运送新兵。宝宸马上按计划行动,带着随从(化装的)赶到车站,由车站同志引导,到待发新兵车厢,宝宸向卫兵扬了一扬盖有大红豆腐印的证件说。我是大本营的,有要事找你们负责人。”当时负责押车的是一位上尉连长,宝宸向他交了一张长长的名单说。大本营接到报告,这些人都是安分农民,并非游民,请你将这些人交我带回。”那位连长见是大本营派来的,自己官位低微,不敢违抗,幸而他是个老兵油子,认为一、二十个新兵,大不了查起来,只要报说半途逃跑,就可了账。但又怕麻烦不愿领他去找人,就说。这么多人,我知你找的是谁?你有名单自己去找!”宝宸正是求之不得,上了车厢逐个点名,说凡点名的都跟我来。结果,郊区所有被抓作为猪仔兵的农民都跟了出来,还有几个机灵的青年也跟着出来。宝宸叫他们排好队,请连长过目核对。那连长正气在头上,也顾不得许多,接了名单,不耐烦地说:你带走就是了!”林宝宸就凭着其机智,又为人民做了一件好事。

  针锋相对气贯长虹

  1924年,广州市郊一区农会筹备成立,引起了芳村地区地主豪绅的震惊,西塱,沙螺两堡联防局千方百计进行破坏。后来,彭础立查到林宝宸是农会筹备的负责人,他认为“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如果能够把林宝宸镇住,就会使群龙无首。19245月,彭础立派了几个团丁去抓林宝宸,要打林一个下马威,迫他停止筹建农会。林宝宸当时一个人正在利生围耕作,民团团丁分两面悄悄接近,企图乘其不备,一拥而上把他捉住。林宝宸虽然在劳动,但他对这些人鬼鬼祟祟的行动,早已看得一清二楚。等来人都靠近,林宝宸突然抽起泥钊一站,大喝一声:系晤系想捉人?你敢!我一个够本两个有赚,唔怕死就来!跟着摆开架势。林宝宸大闹赌场之后,武功高强在流氓地痞中传遍。团丁们知道不是林的对手,拔腿就跑。

  一区农会成立后,立即组织拒交禾更,彭础立用了另一套手法。他派人请林宝宸到两堡联防局棉州书院,说是有事商量。林宝宸也知道宴无好宴,会无好会,但为了摸清敌人的意图,毅然单身赴会。彭础立假作客气一番后说:我不反对农会,只要农会交禾更,团局可以同你合作!

  林宝宸听了之后,针锋相对地说:农会不反对团局,只要团局取消禾更,不欺压农民,农会也会同团局合作!

  彭础立想了一下说:交禾更,只要你说一声便成,我们不会亏待你。”

  林宝宸大声说:我不会叫农会交禾更,就是杀了我,农会一样不会交。”说完拂袖而去。

  经过这一次交锋,彭础立知道林宝宸不好对付,软硬不吃,唯一是杀了他。他物色了招村招作和招池两个流氓,给以重金和武器,叫他去杀林宝宸,并叫他们事成之后马上逃跑到其他地方。19241213日,正是联合围农友叶巨结婚之日。下午四时左右,林宝宸披起一件上衣,准备前往叶家祝贺。刚出家门三四十步,就被利欲薰心,丧心病狂的歹徒向他背后开枪。宝宸中弹后并未跌倒,猛一转身扑向凶手。两个歹徒惊慌失措,乱枪向宝宸发射,林宝宸身中九弹,然后倒下。不幸的消息传出后,彭湃同志赶到招村抚尸大哭,说: 我失了一只左手。廖仲恺闻知也大为震惊,下令严惩凶手,逮捕彭础立,封闭两堡联防局。广东省政府也答应郊区农会提出的要求,取消禾更等苛捐杂税。

  1925年8月22,广东省农民协会在招村筑坛,对宝宸烈士隆重公祭。当时到会的有广宁、海陆丰、花县、东莞、番禺、顺德、清远等二十多个县的农协代表,还有各地农民自卫军的代表、广州农讲所学员、市郊一区农会全体会员及农民自卫军。阮啸仙在会上演讲,号召大家学习烈士无私无畏的革命精神,继承他未竞之业继续奋斗。会后抬着林宝宸的灵棺在招村游行,沿途高呼:

  林宝宸烈士精神不死!

  农民解放万岁!

  打倒军阀!

  林宝宸烈士的公祭,成了一次显示农民力量的大示威。

  编者按:

  本文根据林德老先生口头提供资料,并参考《南粤英烈传》整理。林德先生是林宝宸烈士之子,现年七十六岁,宝宸烈士牺牲时他是儿童团长。其兄林璋、林满是农所讲第三、第四期学员,解放后去世。文中纪录的几件事是林德先生的片断回忆。

(来源:由荔湾区政协提供)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