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序 言
·芳 村 区 历 史 沿 革
·兴中会在芳村的革命活动
·晚清著名小说家黄世仲
·崇文廿四乡中心----崇文社学
·七十七年话沧桑
·广州市郊一区农民协会
·芳村地区解放前教育事业回顾
·何香凝故乡情
·张 维 屏 与 听 松 园
·广州起义 芳村战云
·广州真光女子中学的变迁
·清 代 花 地 名 园 胜 景
·浅 谈 小 蓬 仙 馆
·芳村地名杂谈(一)
更多>> 
芳村文史第一辑_11
张 维 屏 与 听 松 园
沈 文 貌

  清代爱国诗人张维屏,是嘉道年间岭南诗坛的领袖,在南中国独树一帜。张维屏字子树,又字南山,号松心子,又号老渔。公元一七八0(清乾隆四十五年)出生于广东省番禺县东墺,即今广州市越秀南路的清水濠。

     公元一八0四年,二十四岁的张维屏考中了举人,上京参加会试,拜见了内阁大学士翁方纲。翁方纲是当时有名学者和诗人,读了张维屏的诗作,十分赏识,击节赞叹:诗词大敌至矣!这位年青的诗人张维屏,便开始名噪京师。

  虽然张维屏的诗名播扬京城内外,可是他的文章却没有得到试官的青睐,他没有名题金榜,只好默默地回到岭南家乡,继续读书,并结识当时的岭南名士林伯桐、谭敬昭、黄乔松、梁佩兰、黄培芳、孔继勋等,在广州白云山麓筑了一间“自云山馆”,号称“七子诗坛”,一同游赏云山胜景,赋诗遣情。

  公元一八二二年(清道光二年),张维屏再次进京考试,考取了进士,外放为官。他先后担任黄梅、广济知县,代理江西南康知府,做了八年地方官。在任期间,颇有政绩,受到地方人民的爱戴。政余时间,他依然寻诗觅句,诗名益彰。

  公元一八二九年,张维屏在江西任职时,上面派他委管钱局”,他不乐意,幽默地说: 我闻不惯铜钱的腥味。毅然辞官归里,漫游两粤名山胜境。由于张维屏目睹国事蜩螗,官场腐败,民生凋敝,便决心不再出来做官了。归隐泉林后,他继续写诗抒发自己忧国忧民的满腔激情。

  后来,张维屏的儿子在广州市西南郊白鹅潭畔的花地大通古寺东觅了一块地,修建一座园林,供其父娱老之用。由于园中树木以水松居多,月夕风晨,海风吹过,涛声谡谡,张维屏又很喜欢听赏风卷松涛的声音,故名此园林为“听松园。”他在“园中杂咏诗”中咏曰: 水松排列护江村,风起涛生籁自喧。也与山松同一听,此园名唤听松园”.张维屏游倦归来,便在这所“听松园”里读书吟咏,接待宾友,颐养晚年。

  这所园林,池塘水碧,花木扶疏,颇为雅致。其中亭台楼榭、松涧竹廊、烟雨楼、柳浪亭、万绿堆、海天阁、莳花埂、闻稻香处、东临蓬馆、逐我读书斋等胜景名楼,张诗“五亩烟波三亩屋,留将两亩好栽花”,可说是听松园的大体布局。园中楼高可远眺白云山,池水可通达白鹅潭,江村、稻畦、花坞,各具特色。特别是主人在园里筑了一座松心草堂”,建筑用瓦,仿汉瓦形状,瓦上有篆书“听松及“松心草堂”字样,出自当时著名学者、张维屏的诗侣陈澧的手笔。张维屏酷爱这间“松心草堂”,还因此自号“松心子”。

  当时的花地,诗人们多写作花埭,以盛产鲜花水果闻名,而且也是风景秀丽的游览胜地。听松园西有大通寺,是当时著名的一座古刹禅院,大通烟雨就是当时羊城八景之一。张维屏有诗赞道:胜迹出烟雨,茂林堆锦屏。”每天清早,白鹅潭上,穿梭般的小艇,满载着花地的鲜花;划过烟霭迷濛的白鹅潭,送往市区。张维屏有诗咏曰:花地接花津,四时皆是春。一年三百六, 日日卖花人。”花丛飞出双蝴蝶,随着卖花人过河。从这些诗句里,我们还依稀可以看到当年白鹅潭畔的绚丽风光。

  听松园是清代广州市郊一座著名的园林,一时成为附近人们的游憩之所,张维屏也从不拒绝游客的观赏。他写了一组“听松园”诗,在序里写道: 花竹禽鱼,溪山风月,造物所赠,吾何私焉,惠然肯来,与众共之。”从中可以见到张维屏是个胸襟豁达、潇洒磊落的人。他常在这里以文会友,以诗雅集。他有句曰:词客画师来往惯,柴门虽设不须关。” 我醉哦诗客吹笛,倚栏同看海潮生。

  张维屏一生酷爱读书。他曾幽默地概括他的一生是乾隆秀才,嘉庆举人,道光进士,咸丰老渔。”他也曾写诗自嘲:半农半圃半樵渔,不爱为官爱读书。自笑平生何所似,万书堆里一撢鱼他。”的晚年,大部分是在这里勤奋读书中度过的。

  张维屏是清代嘉道年间岭南诗坛的领袖,早负盛名,一时诗人,多游其门。他前期的诗作,多写宦游生活及朋辈交游的情趣,风华卓绝,细腻优美。广东老诗人宋湘就曾称赞他的诗作。一唱三叹,入人心脾。

  张维屏是个爱国者,他非常关心祖国的安危。公元一八三九年,他的好友林则徐到广东主持查禁鸦片时,曾专程到花地来拜访他,向他请教有关禁烟的策略。他也曾竭诚为林氏出谋献策。后来,禁烟失败了,帝国主义者的铁蹄疯狂践踏广州。广州人民,特别是三元里人民奋起抵抗,张维屏也直接参与了这场震惊中外的人民反帝战争。这时,他写下了不少气势磅礴的诗作,歌颂英雄人民的抗敌斗争,表彰为国牺牲的将士。这些诗作格调昂扬,意气风发,是张维屏爱国诗篇中的代表作,如最著名的古诗《三元里》写道: 三元里前声若雷,千众万众同时来。因义生愤愤生勇,乡民合力强徒摧。家室田庐须保卫,不待鼓声群作气。妇女齐心亦健儿,犁锄在手皆兵器。……”诗中真实地反映了这场抗英斗争,是正义的御侮抗暴,由义生愤,积愤成勇,万众一心,男妇一志的群众抗敌斗争。又如《三将军歌》,是歌颂在鸦片战争中英勇不屈,为国捐躯的陈联升、陈化成和葛云飞三位将军的作品。诸如此类的诗篇都是气势凌厉,笔墨酣畅,饱含激情,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重大事件,反映中国人民不畏强暴,不甘凌辱的英雄气概,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这许多宏伟的诗作,都是张维屏在花地听松园里写下来的。张维屏在这里住了二十多年,给人民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大都收集在《花地集》中。

  公元一八五六年(清咸丰六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英舰大举入侵,包围广州。由于张维屏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写下了鼓舞民心士气,奋勇抗敌的大量诗篇,遭到英军的忌恨,于是英舰发炮轰击花地张家“听松园”。张被迫出走,避难于城西之“泌村”。公元一八五七年,英军攻陷广州,张再次出走(出走何处未详),颠沛流离,备尝辛苦。这时张已年逾七十,身体衰弱,不胜风霜折磨之苦,开始感染疾病,缠绵至公元一八五九年(清咸丰九年)病逝,终年七十九岁。  

  公元一八八七年,在张维屏去世二十八年后,听松园早已荒芜了。美国人那夏礼(广州培英中学创始人)和尹士嘉(广州岭南大学创始人),看中了这座园林,认为这里东邻康有为少年时代读书的“小蓬仙馆”(原址尚存)西接羊城八景的“大通烟雨”,环境清幽,风景秀丽,便买下来改为培英书院,而把张维屏手题的“听松园”石额嵌在所建校舍听松楼上。后来,培英书院改为培英中学,在白鹤洞山顶修建校舍。到公元一九三四年,培英中学全部迁到白鹤洞山顶,这块听松园石额,也随着被移到新校址,嵌在第一排课室的墙上。  

  文化大革命期间,石额不知下落,后来才发现被翻过来覆盖在培英校友楼门前的一条水沟上,看来是有心人加意保护的,一九八三年,培英中学科学馆落成,;这块石额给嵌在培英科学馆旁一座假山上.“松心主人题”的“听松园”石额,石块完整,字迹典雅,笔力苍劲。培英中学校友和前来探访的人,目睹这“听松园”三字,便会想起这一位近代史上的爱国诗人,扼腕而激励自己。

(来源:由荔湾区政协提供)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