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序 言
·芳 村 区 历 史 沿 革
·兴中会在芳村的革命活动
·晚清著名小说家黄世仲
·崇文廿四乡中心----崇文社学
·七十七年话沧桑
·广州市郊一区农民协会
·芳村地区解放前教育事业回顾
·何香凝故乡情
·张 维 屏 与 听 松 园
·广州起义 芳村战云
·广州真光女子中学的变迁
·清 代 花 地 名 园 胜 景
·浅 谈 小 蓬 仙 馆
·芳村地名杂谈(一)
更多>> 
芳村文史第一辑_11
广州真光女子中学的变迁
广州真光女子中学的变迁

  在广州芳村区白鹤洞的蛇岗上,有一间花园式的学校,五座对称排列的建筑物,绿瓦红墙,巍峨耸立,它就是有一百多年历史的真光女子中学。其实,它的最早名字叫真光书院,原校址也不是在这里。  

  鸦片战争以后,英、美、法等国的传教士取得了在中国的传教权。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后,外国传教士更进一步深入到中国内地活动。

  传教士是受本国差会差派来中国的。传教士进行传教时使用的手段之一,就是设立教会学校。他们把这样的做法称为“设学校以教育传道。”①他们办男校的多,办女校的也有,这是更时髦的尝试。  

  1867年,美国长老会差会,差派女教士那夏理NoyeHerrietNewell(18441924)来中国传教。1868年,那夏理抵达广州,经过一段时间熟悉情况后,即进行传教活动。为建立传教基地,1871年,美国长老会决定在广州设女子学校以便对妇女的传道,并指定那夏理为创校负责人。

  1872(清同治11),那夏理女士在广州金利埠(今广州沙基----(六二三路)创建书院,取名真光据教士解释,校名出自《圣经》“是乃真光普照乎万世之人人”(《约翰福音》一章九节)指的彤十字槊真理指的是“基督之光”,是来自耶稣那里的“光”。耶稣基督正是真理的本体,真光的根源也。”②

  1875年,一场大火烧去了真光的房舍,后来又得到美国差会拨款重建,但亦只能容约四十人。为扩大影响,教会决定迁校,另找新址。1878年在仁济街建成了新校舍(今中山第二附属医院门诊部)。初时校舍仅有一座,后来又逐渐扩建到三座,已可以容纳百人入学。

  初期真光学生来源,一般是贫苦教徒和华侨的妻女。为了争取学生,争取民心,教会采取了一些优待措施,学生入学后的生活费用,由学校供给。但是,由于长期的封建思想禁锢,妇女被剥夺受教育的权利,也因为外国侵略者的野蛮侵略和掠夺,所以许多人对洋学堂心存疑惧。真光书院开课的第一天,来的学生仅有6人,其中成年妇女占了三名。书院采取老幼合班上课的办法,只开设相当于初级小学的课程。

  1888年,真光书院有了发展,学生已有一百多人。学校按学生程度分设三个级:1.细班----相当于小学一、二年级。2.中班----相当于小学三、四年级。3.高班----相当于高小程度。学生每学期交费一元。

  1909年,书院又增设师范班,招有学生30多人。师范班办至1917年转入白鹤洞真光中学。至于教会学校办的师范班,则统一由中华基督教协作组续办,地点在西村美华岗,取名“协和”。

  1917年以前,真光书院除校长那夏理外,美差会先后派遣女传道毕美意,寥地霞等西女,协助那夏理工作,她们也兼授一些课程,为缩小心理差距,真光书院还在自己的毕业生中挑选教员,负责某些课程和传道,如1884被聘用的刘心慈女士,即是真光的毕业生。1909年刘氏还被聘为副校长,1917年又被聘为真光小学校长。

  1897年.在真光八名教员中,其中七人即为真光的毕业生。

  真光的校徽、校歌、校历、课程设置都和基督教有关。

  校徽是一颗八角银星,呈放射状对称排列。它象征着伯利恒(耶稣诞生地)之星光芒四射。它要求真光的学生人人效法它,还要引导世人进入基督之门,即每个学生都要成为好牧师。

  校歌歌词共三段,从歌词到旋律,宗教气味很浓,它歌颂基督的“十字旗飘,万世挥扬”,把信仰基督看成“能拯救失路亡羊。”③  

  校历,由校长自定,从每年8月下旬至次年5月中旬为一个学年,5月至8月为暑假.还有新历年假、旧历年假和其他节假日。一年大约有四个月是假期。校历规定星期一到星期六是学生的上课时间.星期天称作礼拜天,又叫主安息日。

  主要课目是宗教课。《圣经》是必读的教科书,此外,《三字经》、诗经选读、唐诗、学庸(大学中庸)等经书也是学习的内容.因此,耶稣加孔子,是真光的教育偶像。

  真光书院学生一天的生活是这样安排的:

  上午,七时三十分开始上课,授课前师生都要进行祈祷。然后是讲读圣经故事及与圣经有关的书,对《耶稣教要理大问答》内讲的107问,学生必须熟读,一字不漏才得满分。

  下午,读中文四书、五经。由中文教师(一般由老儒生担任)讲课。通常只读不解,与讲宗教课要求迥异。

  晚间,学生要在教室内进行祈祷。

  音乐是传统课程,一般是和宗教活动结合起来的,包括唱歌和弹琴两方面。

  教员对学生的活动要求是严格乃至苛刻。学生对教士的说教不能有疑义,不得反对。大声讲话、放声大笑、大步走路、课堂内谈笑,课室抽屉不干净,都属于违反校规。除父母外,学生不能在校内会见男客。学生外出必须乘舆(坐车)  

  星期天是主安息日,书院关门不许进出。全校师生要举行守息日。对这天的活动也有特别规定:弹琴只准弹福音诗谱:读书只准读《圣经》;到礼拜堂听牧师讲道时,要做笔记,由牧师过目后打分;下午要练习唱圣诗。学生不能违反规定,否则会挨批评以至受到体罚。

  清政府对教会学校的活动是不敢过问的。

  1877年,基督教在华各派联合组成教科书委员会,为各地教会学校提供由教会分子编写的初级和高级的两套教材。这些教材,除小部分为数、理、化课本和外国史、地知识读物外,大部分是“宗教传单”,质量低劣,而且都是用外文编写的。对于教会夺取中国文化大权,企图控制中国文化思想的活动,清政府拱手让人,不敢干涉。  

  1906年,清政府以学部名义通知各省:凡外国人在国内开设学堂毋庸立案”。’这个规定,无疑为教会在华扩大教育、控制文化的活动大开方便之门,因而教会办的学校就有更快的发展。1876年,全国教会学校学生总数才不过是4909人,到了1919年却增至212819人。自然,真光书院的学生也多起来。 

  1909年,校董会任命刘心慈为副校长。同年,真光书院改名为真光中学堂,并增设师范班。

  1911年辛亥革命后,全国逐步推行新的学制和课程。

  1912年,真光中学堂又改名为私立真光女子中学,同时还建立校董会。

  真光女中按照新学制开设了国文、圣经、理科等科目,《圣经》仍是一门重要课目。

  为进一步扩大教会在中国的影响力,1913年那夏理与美差会商议扩建新校。经校董事会决议,在芳村海旁地购买到一块空地,准备建造新校舍,后来发现这块地地势低洼,易受洪涝威胁,于是改议新址。之后美差会以一万一千元港币的代价,在白鹤洞蛇岗上购得土地60亩,建造新校,指派牧师祁约翰博士负责办理,并特聘差会工程师靳先生MrGGunn具体负责。  

  1917年,新校舍主体工程完成。

  1917年夏天,新校命名为真光女子中学,正式开课招生。第一任校长为祁约翰JwGeighton,真光女中与原仁济街真光中学属同一校董会领导。原仁济街真光中学的师范班学生转入白鹤洞私立真光女子中学,师范班遂停办,但继续办小学和成人班。故校名称为真光小学,毕业生可以直升白鹤洞真光中学。

  真光从1872年书院时期到1917年白鹤洞新校招生,45年内共培养学生3724人,其中担任女传道约310人,占84%,成为教师、护士、医生的也不少,达到了教会通过办学校以传道的要求。

  1917年,白鹤洞真光中学开办初期的校舍有教学楼一座、学生宿舍两座、食堂一座、教员宿舍一座,以及一些较小的建筑物,但仅有93名学生,1919年首届中学毕业生仅有6人。

  1919五四运动后,广东政局动荡,战争频繁,当局对教育无暇顾及,公立学校教职工的生活毫无保障,教育事业发展艰难。

  欧战以后,美国把注意力转向中国。在教会的控制下,教会学校略有发展。当时真光女中亦制定了五年发展计划,扩建校舍,增加设备。在美国的真光校友会还发动了居留在加拿大、美国、古巴等地的校友和教友捐献.计划募捐125000港元。⑦在校友们和教友的支持下,经过几年的努力,增建起学生宿舍和教员宿舍数座。真光女中的校舍面积更加扩大了。  

  1921年广州设市。著名教育家许崇清先生出任市教育局局长。许先生发动了收回教会学校的外国人管理权和禁止在学校内传教的运动,得到了广大学生的支持。  

  1924年实现了第一次的国共合作,各革命阶级的统一战线的建立,促进了新的革命高潮到来,民族文化意识增强。在中共广东区委和青年团广东区委的领导下,省内掀起了一个反帝国主义文化侵略的运动.其主要内容是:反对帝国主义披着基督教的外衣进行文化侵略,要求收回教育权利。当时出现了轰动一时的“圣三”学校学潮和圣心学校学潮,得到了当对广东国民政府中左派的同情和赞许,也得到全国各地的响应.在全国人民的压力下,1925年,北京的军阀政府,也不得不三次颁布命令,取缔教会学校中教会的特权,规定:外人捐资设立各等学校应取得教育行政部门的认可。”还规定这类学校的名称要冠以“私立’字样,校长须为中国人,学校应设董事会,中国人应占名额之过半,学校内不得传播宗教,学校课程须遵照教育部所定的标准。根据这些规定,许多教会学校不得不交还华人自办。从表面上看,外国人在董事会中人数减少。但是,他们在教会学校内的影响并不因此而削弱。

  19267月,广东国民政府教育行政委员会规定,教会设立的学校,必须呈报立案。

  鉴于中国政府的政令,一些教会也从实际认识到教会学校交给华人主办,比他们亲自出马主办要好。1928年,祁约翰回国,由关怀素女士接任真光校长,美国长老会指示真光交回华人主办,交由华人主持的和真光关系密切的中华基督教会仁济堂接办。1930618日,真光举行第一次校董会,组成以黄玉贞女士为首的18人校董会,决定聘请麦廷锦教授为校长,委以办理真光中学向政府立案有关事宜。仁济街真光小学遂自行组织校董会与女中分开管理。

  193112月,省教厅批准白鹤洞真光女中立案。

  1934年,麦校长辞职。校董事长黄玉贞女士及副董事长龚约翰牧师礼聘岭南大学教育系何荫棠教授担任真光中学校长职务。   

  何校长上任后制定搞好学校三条措施:

  一、聘请著名的教师来校任教。  

  二、广开生源.19349月,开课后,何校长调查生源,发现20%学生来自香港.何校长得到启发,为方便香港学生升入真光中学,最好的办法就是在香港创设分校,开设小学,学生毕业后可以直升真光中学,这既方便香港的小学生入学,又可以扩大真光中学的生源。何校长的想法得到校董事会的支持。由校董事会支借8000港元给何校长,作为在香港开设分校的经费。何校长又得到岭南大学同学何玉英女士的支持,并聘请真光中学社会科主任马仪英女士一同赴

  港创设分校。他们到达香港以后,先物色热心人士,组织起校董会进行建校的准备。1935年,他们租定香港坚道26号楼字作为校舍,招生开学。何玉英女士负责行政、联络及筹款等工作并兼校董会董事。马仪英任校务主任。后学校扩大校舍,购得坚道75号作为新校舍,并易校名为香港真光小学,由何玉英女士出任校长。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寇占领香港。香港真光小学停办,1946年复课。1947年,香港真光小学增设中学部,1951年迁大坑道新校舍,增办职业学校和夜校,称为香港真光中学部。1975年又开设香港真光英文中学。

  三、充实学校图书、仪器设备,整治校舍校园。  

  何校长购进一批图书、仪器,增建游泳池、运动场、姊妹林、晨光亭,使学校设施越来越完善。自鹤洞真光中学从1919年至1936年计有18届毕业生共364人,其中升入大学深造的有274人。学生除读书外,也参加一些校外公益活动,特别是1921年广东政府提倡平民教育以后,真光中学的学生到校外去举办国民学校、工人夜校,还利用假日到附近乡村或水上居民点给儿童上课,把为附近贫苦同胞服务作为课余活动的一项重要内容。

   真光女中重视开展体育运动,在书院时期就引进了西洋体育运动项目,当时以组织游戏为主要内容。1917年新校建成后,学生有充分的活动场地,积极参加体育锻炼的人也多,出了一些拨尖人物。真光的垒球、田径、排球等项目,在全省也颇有名气,曾在广东第十一届运动会上,获得女子团体冠军。1930年第四届全运会上,真光女中的刘有庆获50米、100米、跳远三项第二名和4×50接力第一名,陈佩桃获垒球掷远第一名。1933年和1935年的第五、六届全运会,以真光女中为主力的广东垒球队荣获冠军。在19251934年的七至十届远东运动会上,真光的卢惠卿、梁志光、李惠源、陈佩桃、陈佩月、郑丽萍、马杏燕等先后被选为中华女子排球队员,出席远东运动会,刘有庆、黄淑玮参加第九届远东运动会的田径赛,卢惠卿还是排球队的理助教练。虽然她们没有取得较好的成绩,但可以学到别人的长处,积暴经验,为后来发展中国体育事业培养人才,提供有益的经验。

  1937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的侵华战争。9月至10月间,日机频频空袭广州,各大学纷纷迁移。19381月到10月广州沦陷前,广州无月不遭日机空袭,教会学校纷纷迁往香港、澳门,许多中小学被迫停办。

  1938年白鹤洞真光中学迁往香港肇辉台续办,原校部分设备也运往香港。  

  1941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陷落,.迁到香港的白鹤洞真光女子中学也被迫停办了。

  广州失陷以后,广东省政府迁往粤北,先迁连县,后迁韶关。一时粤北成为广东文化中心。1942年,何荫棠校长率领师生离开香港,几经周折,抵达连县三江圩上课,为适应形势要求,真光增收了部分男生。1943年,真光又迁校至曲江县的上窑。1945年春天.日军沿粤汉线南犯,韶关告紧,在韶关的机关、团体、学校相继移动。真光中学再迁抵连县双喜山,与北迁的培英中学毗邻,经协商,两校联合开课,何校长因夫人病重,需即赴美国照顾,遂由基督教青年会黄玉贞女士兼真光校长职。不久,校董会聘请李耀宇女士出任真光中学校长。这段时间,师生生活困顿不堪,朝不保夕,但师生在困境中团结奋斗,度过难关。

  19458月,日寇投降,全国一片欢腾。918日。真光中学滞留连县的师生返回广州,22日正式在白鹤洞复课。

  19476月,自鹤洞真光女子中学、仁济街真光、香港真光联合举行庆祝创校75周年活动。李耀宇校长辞职去美国学习,校董会乃聘请马仪英博士为校长,聘请叶翼新为教务主任,聘请黄秀清为训育主任。1948年的真光中学校董会,是由美国长老会差会2人、中华基督教广东协会代表7人和真光校友会代表3人组成,岭南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黄翠峰任董事长,岭南大学教授邝宁法任副董事长,中华基督教广东协会总干事汪彼得先生任董事兼书记。

  在马仪英校长领导下的真光中学,其行政机构设置是:校长一人,教务处、训导处、体育处各设主任一人,干事若干人,又另设校务执行委员会,由校长及各处主任、教职员代表组成,又设校务设计委员会,由校长及各处主任、各科主任、学生会长、青年会长及工友代表组成。此外,还有健康委员会、训导指导委员会和膳食委员会以及各科教学研究会。

  管理学生,除通过教员这一条线外,学校还让学生组织学生自治会进行自我管理。学生自治会下设有德育部、体育部、智育部,负责办理民众学校,出版刊物,组织各类体育比赛。  

  解放前,在这座教会办的学校读书的,不是贫苦人民的女儿,而是富裕人家的小姐。

  1948年,物价飞涨,国民党政府发行的货币贬值。真光中学向学生收学杂费是以白米来计算的,初中生每学期学杂费收白米五市担,高中生收白米六市担,所以,一般劳动人民子女交不起这样昂贵的学费,能够进来读书的人不多。真光每年学生数量大约维持在400500人之间。教职员一般保持在3545人左右,其中外籍教员约23(有的外籍教员是兼负教会工作的)

  1949年秋,在新中国行将成立的时候,真光中学校董会决定再度迁往香港,由马仪英负迁校之责。马仪英抵港后,选定九龙塘窝打老道115号为校址,并向香港政府登记注册,定名为“九龙真光中学”,由马仪英任校长。19609月,九龙塘真光里新校舍落成启用,原校舍改办小学及幼稚园。1972年为纪念创校100周年,校董会决定增办真光女书院。

  马仪英女士赴港后,广州白鹤洞真光归市文教局管理。1950年秋,市文教局任命李卓衣教授为真光中学校长。由于美国政府敌视新中国,对新中国采取经济封锁政策,过去受教会津贴的真光,断绝了外援,又因学生收费颇高(高中生每学期学杂费55万元旧币,初中生每学期学杂费45万元),学生减少到只剩下180多人.学校收支紧缺,后得到市教育局投资8400余万元,才渡过难关。

  1952年至1954年秋,真光中学先后改办工农速成中学和粤秀师范初师部,1954年秋,又改办普通中学,定名为广州市第二十二中学。1976年,奉上级之命,二十二中迁往河南洪德七巷继续办校,原白鹤洞真光女中校址改办广州市外国语学校,1981年秋,外国语学校迁往西村,广州市第二十二中学再迁回白鹤洞原地,设亭、初中部,由彭城先生出任校长。 

  在国内外校友的关心和要求下,19841014日,经市人民政府批准,广州市第二十二中学复名为广州市真光中学,但不再是女子中学了。

    注:  

     《真光光荣简史》第22

     《香港真光中学金禧特刊》第141

     《真光校歌》

     参考资料  

  《真光光荣简史》、《香港真光金禧特刊》、《九龙真光中学18721987》、《真光复名》、《传教士与近代中国》、《许崇清教育论文集》、《中国学生运动简史》、《简明广东史》、《广州体育文史》、《广州近百年教育史料》、《广州百年大事记》、。《大革命时期广州学生反基督教和收回教育权运动》

(来源:由荔湾区政协提供)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