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萝岗文史第二辑
·“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见闻
·我所知道的新编第二师师长薛岳
·粤军抗日将领孔可权
·我兼任开发区工作的一些回忆
·清末探花陈伯陶其人其墓
·暹岗出土先秦青铜兵器追忆
·萝岗考古纪略
·钟玉岩、崔与之友谊传千古
·钟遂和、钟玉岩父子生平
·九佛英烈小记
·钟锡容其人
·钟踏梅与郭沫若的诗缘
·回忆在九佛地区的革命斗争片段
·解放前夕的永和革命斗争
更多>> 
萝岗第二辑
我所知道的新编第二师师长薛岳
凌仲冕

  当孙中山先生任大元帅,挥军北伐入桂的时候,薛岳是当时陈可钰所部的警卫团营长。李济深兼西江督办处时,薛任副官长。薛性情暴燥,每一怒发,便动手打人。有一次持蚊帐竹追打勤务兵,由部内追打到街上,打至帐竹折断尽才罢,因而有薛老虎之称。至民国政府组成,建立国民革命军,汪精卫、廖仲恺等以薛曾追随朱执信、胡毅生等有过贡献,陈炯明炮轰总统府之变,薛也为孙先生出过力,效过忠,乃介之于蒋介石,投入何应钦所领的第一军(似是也当了师长,记不清楚)。1926年北伐,第一军由闽攻浙,继下淞沪,首入上海的是薛岳。

  薛在第一军,虽然立过了战功,但干得并不得意,不但不得意,而且是失意。因为第一军是黄埔系的主要堡垒,非黄埔系出身的要插足其间,已是不容易,薛全凭汪的“左”派招牌撑腰,才能混进去一时的。但暴戾成性,早已不得众心,入沪后恃功傲物,大招人忌,又以行伍出身(薛虽读过黄埔陆军小学,但未毕业,又当过兵,故自填出身履历,是写行伍的),自鸣得意,更加使黄埔系人物看他不起,终被排斥而去。及革命形势遂起变化,迄武汉分共,广州“清党”。薛的所谓革命,当然是局限于旧民主主义的范畴中,离不开自私自利的轨道的,只好又投回李济深的当时的反共旗下,请予收容了。李既“清党”于前,自必防共于后,亟须增强扩大武力,薛的来归,正合使用。于1927年夏末秋初之际,成立了新编第二师,任薛为师长。新二师所属的是邓龙光一团、黄固一团和陈公侠一团。邓龙光原是和叶挺奉张发奎之命回粤招兵,各自编成一个补充团的。叶团招补足额在先,已回武汉,升任第24师师长。邓团因兵额未足,故暂留粤。李就因利承便,把他编入新二师,并升兼副师长。师的参谋长是罗梓材,参谋处长是孟敏,副官处长是吴飞,经理处长是黄国维,军医处长是冯某,政治部主任是戴振魂。这就是新二师的全班人马了。我参加北伐至克武汉后不久,病重赴沪留医,这时正由沪到港。因为我在1926年~1927年间长期任广东省农业厅的主任秘书,陈公博当时既兼改组后的国民党中央书记长,又兼国民革命军的总政治部主任,此外的兼职更是数不清,恒一头半月不到厅,厅事无异是由我代行。故在业务范围内,经常与当时的广州工代会和省农协会主持人刘尔崧、冯菊坡等有接触和往还,遂被所谓西南当局廉价地戴上了红帽子,列入黑名单中通缉,迫得留港。新二师政治部主任戴振魂需要我相助,乃由邓龙光出名保证我,于是我便在薛部搞起政治工作来。不久,戴病,便由我代主其事。从此我就经常与薛直接发生接触了。每到师部,不时听到薛的拍桌声和骂人声,甚至手打脚踢,连参谋长也不例外。参谋处长孟敏,更是薛的长骂对象。孟敏曾对我说过,如果没有奴隶性,在这里是过不得活的。但薛对副官处长吴飞态度又完全不同,十分谦虚,因为吴年老,是前辈。对我也还有礼貌,相见时总会握握手,别时也送出房门口,有时也会到政治部谈谈他的“革命”历史。记得他谈过随朱执信先生搞绿林运动,怎样在山寨中当刂狗,吃狗肉,饮得烂醉,谈得津津有味。据说他这种态度,是尊重文人云。所以薛的对人态度,是因人而异的。不过暴戾横霸,乃其本质,谦虚和善,是他的作伪而已。

  在当时,师部对人事的安排,有一件我认为是突出的,就是官佐中有了女性,是当经理处的金柜职务。此人姓方名基,就是薛之小姨呢。经理处还有一位女性准尉雇员,已记不起其姓名,是方基的助手,也可以说是方基的女佣。薛妻也常到经理处,无异是太上处长。大约这就是薛、方结合所签订的经济条件中的主要内容之一罢。其后经理处长黄国维是与方基结了婚的。连襟小姨,掌握饷糈命脉,新二师的家当,也就是薛妻方氏的家当了。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