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花都盘古王诞
·盘古神话的承传与弘扬
·盘古王——诞民间文化的奇葩
·狮岭盘古王文化放异彩
·狮岭镇升格中国盘古王文化之乡
·高峰论坛话盘古 三喜临门盘古诞
·瑞岭盆景的前世今生
·岭盆景——插上腾飞的翅膀
·瑞玲盆景的造型技术
·回顾纪念太平天国起义的重大活动项目
·太平天国的民间文学
·太平天国歌谣的特色
·民间心目中的太平天国
·纪念太平天国起义160周年史迹介绍
更多>> 
花都文史第二十八辑
花都盘古王诞
胡文汉

  “盘古王诞”是广州首批文化遗产代表作之一,而首届盘古王诞民间文化节于2007年农历八月十一日至十三日在花都区盘古王公园盘古王庙举行,持续三天,除舞狮、拜祭外,人们可以欣赏到几乎要失传的“盘古歌”、“盘古舞”以及“耍花棍”等表演。

  据了解,传统的“盘古王诞”活动每年农历八月十二日举行,整个活动八月十一日晚开始,持续44夜,以盘古神坛为固定活动场所。八月十一日深夜,当地民众自发筹款请来粤剧戏班在盘古王庙前做大戏,等待八月十二日盘古王诞日的到来。盘古王诞日当天,各村醒狮队在村祠堂祭拜后,便敲锣打鼓舞上山间的盘古王庙再行祭拜。目前,花都舞狮等民间艺术表演都具有相对稳定的传承人,一般以宗族祠堂为单位,约有40人,但大戏中的“盘古歌”及“盘古舞”面临失传。现在,花都区 “盘古王诞”已成功申报成为广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政府已经制定5年保护计划,预计投资300万元。有关部门将搜集“盘古王诞”民间故事,完成普查、资料搜集工作,还将规划修缮盘古神坛,全面恢复盘古王诞庆各项活动。

  “盘古王诞”可追溯至秦汉时期汉族盘古崇拜与瑶族盘瓠崇拜的岭南融合。汉族文化中认为盘古是开天辟地的自然神,而瑶民则笃信盘瓠为自己的祖先。在岭南地区,这两种文化交流整合最终形成盘古与盘瓠异源同流、相互融合的局面。据史料记载,现花都区狮岭镇一带曾是瑶族居住地,他们在梯面盘古峒修建盘古庙,定农历十月十六日为盘王节于盘古庙前庆贺,祈求风调雨顺,人畜兴旺。所以,此地古有“南海中盘古国”的称号。此后至明朝弘治年间,由于官兵的欺压征讨,花都瑶民被逐渐汉化,盘王节在当地消失。清朝嘉庆初年(公元1796年)邱毛松在狮岭发现盘古神牌。他将拾到神牌的农历八月十二日定为盘古王诞日,

  引人前来祝祭。此后盘古王诞渐发展成为当地传统民间文化活动。盘古王诞在解放后至文革时期被逐渐淡化以至完全停止,到20世纪80年代得以逐渐恢复。“盘古王诞”作为民间自发形成的传统民俗活动,在花都地区乃至整个珠江三角洲及粤北地区都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盘古王诞”活动以每年农历八月十二日为盘古王诞,整个诞庆活动自农历八月十二日到八月十五日持续四天四夜,以盘古神坛为固定活动场所。2007年,花都区传统民间文化活动“盘古王诞”入选广州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91月,花都狮岭镇被广东省文联和省民协授予了“广东省盘古文化之乡”称号。20109月更由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授予“中国盘古王文化之乡”和“中国盘古王文化研究基地”两项殊荣。这也是珠江三角洲地区唯一一个以盘古文化命名的乡镇。  

  每年农历八月十二前后,花都区狮岭镇义山村人钟女士总会带着香礼来到当地的盘古王山,敬香、祭神,祈求来年的好运。在当地传说中,这一天,是开天辟地盘古出生的日子。这一天,也逐渐演变成为岭南所特有的“盘古王诞”节,并纳入了广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之中,进而角逐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笔者曾随着数万名香客登山祈福,领略穗北最为隆重的节日盛况。

海外游子争祭拜

  从狮岭镇北行数里路就是盘古王山,离山门还远,就能见到提着满篮贡品的乡民。山,其实并不高,但进入山门却颇不容易。耳边是锣鼓声,鞭炮声,身侧则是人潮涌涌,香烟弥漫。

  来到这里,首先能见到的就是写有“盘古王公园”的大牌坊。牌坊共有五个天面,代表了五行,呼应着盘古王开天辟地后化为万物的神话。再向前走,就是山路。拾梯而上,跨过平安桥后,就能见建于山腰处的盘古王庙。庙中的神像,是由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根据古籍记载所塑造的铜像。其上身赤裸,下身披挂树叶,手执短斧,面色黝黑。记者到来时,神像之前早已摆满了各类的贡品。

  在祭拜的人群中,中老年人居多。来自香港的方先生,拜祭此处的盘古王已经有十年。他告诉记者,虽然不是年年都会来祭拜,但只要觉得心头不顺,他总会来此处祈福,并能在随后的日子里感受到盘古的保护。其实,如方先生这样的海外香客,在每年的盘古王诞时总不乏见,并以巴拿马、秘鲁等地的华侨居多。

  笔者到来时,盘古王诞的盛典才刚启动。在山麓的平地上,4名歌手在两名长鼓手的伴奏下,徐徐而歌,缓缓起舞,妙曼的身姿衬以华美的服饰,持重着向盘古献礼,请愿。这就是盘古王舞。

  “虽然这段盘古王舞学自连南的瑶族同胞,但这反映出花都早期瑶族聚集的情况。”当地民俗专家、花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陈棣生这样对记者说。而根据中山大学教授叶春生的考证,虽然花都早期瑶族居民早已被汉化,但从当地人在祭拜盘古王诞时的姿态来看,依然依稀可见瑶族习俗的残留。

  在盘古王庙采访时,当地人总会带着记者参观盘古神像后的一块石碑。碑,呈黑色,中刻11个楷书文字,外圈浮雕蝙蝠和四条龙,外围两边护栏还有一副对联“德建三皇世;恩流万古天”。“虽然这座庙只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但石碑却已经有一千五百年了。”在石碑前,陈棣生给记者讲述了盘古王诞的由来。

  “花都,就是古时'南海盘古国'的所在。”陈棣生说,在南朝梁人任昉的《述异记》中有这样一段记载:“今南海有盘古氏墓,亘三百里,俗云后人追葬盘古之魂也,桂林有盘古祠,今人祝祀,南海中有盘古国,今人皆以盘古为姓。”只是,任昉并没有对盘古国进行具体的记载。直到1992年,我国专门研究盘古文化的专家马卉欣通过大量的实地考核,证实花县建县前在南朝已经属于南海郡管辖,也就是一千五百年前有“南海中盘古国”中的南海郡。而查遍整个古南海郡所辖的珠江三角洲,都没有盘古氏的古迹和传说,唯独花都有盘古王山、盘古峒,又有史料记载的盘古王神坛,并流传着《盘古王伏龙降狮》等神话传说。因而,他认定,“南海中盘古国的遗址就在花县”,并在当年震惊神话学界。

石碑或是盘古国遗迹

  在陈棣生看来,这块盘古石碑或许就是当年南海中盘古国的遗迹。根据当地县志的记载,在明末清初之时,由于聚集在现近梯面一带的瑶族同胞受到镇压,在当地广为传播的盘古信仰几乎一度消亡。直到清朝嘉庆初年,当地读书人邱毛松在狮岭一带神游,行至炉山(今盘古王山)半山腰,无意中发现这块盘古神碑,碑上正面刻着“初开天地盘古大王圣帝神位”。邱毛松于是在山腰搭起一座“盘古神坛”,把这块盘古神碑供立其中,每天在神坛施医,并四处游说让周围的人去参拜。于是,盘古神坛渐渐远近闻名,残存在汉化瑶族人当中的盘古信仰逐渐复活。盘古王由此在汉人中间的影响日益增大,最终形成了“盘古王诞”的大型民俗活动。

四方争夺盘古正宗

  在中国各地的传说当中,信仰盘古的传说四处流传。而随着对民俗的重新认识,一场盘古正宗的争夺也持续上演。就在不久前,分别有着“盘古之乡”和“盘古圣地”称号的河南桐柏县与泌阳县就打起了官司,虽然名义上打的是著作权官司,但骨子里争的却是盘古正宗的地位。那么,与两个地方相比,狮岭的盘古王诞又有何优胜之处呢?

  面对这一问题,叶春生说,在学界,盘古信仰到底来自北方还是南方一直都有争论,但大都倾向于南方。回到狮岭的盘古王诞,它首先是在粤境内唯一真正信仰盘古的,在粤北拜祭的其实是盘王。其次,狮岭的盘古信仰,反映了岭南早期民族融合的印记,融合岭南原始土著、由北方湖南等地迁徙而来的瑶族,以及汉人共同的文化印记。此外,与波罗诞、观音诞等海洋文化信仰不同,盘古王诞是山地、内陆文化的信仰,承载着许多重大的历史文化信息和原始记忆。

  至于盘古正宗到底归属于谁家,叶春生认为并不重要。而从民俗学角度出发,作为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评审组组长的叶春生也明确表示,在评审时,他会将赞同票投向此处。毕竟,作为民间自发形成的传统民俗活动,“盘古王诞”在花都地区乃至整个珠江三角洲及粤北地区都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

“保远不保近”传说

  在盘古王庙采访时,狮岭镇义山村人钟女士正与丈夫一起在此处祭拜。当记者拿出上世纪50年代盘古王庙的旧照片时,钟女士带几分羞涩笑着对丈夫说:“当年我们谈朋友时也经常来这里的。”钟女士告诉记者,对于盘古的信仰,在狮岭、花山、新华一带是广为流传的。在当地村民看来,此处是他们的福地。有什么不高兴的,会来这里诉诉苦;有什么高兴,更要来此处拜祭感谢。不过,虽然有信仰,但有些村民也不会来此处拜祭。因为,在狮岭当地的传说中,盘古王是有些“偏心”的,向来“保远不保近”。所以,那些早年前往巴拿马等地闯荡的游子,都会特别信仰盘古王。因为,他们在出海前,都要来此处拜祭求得保护,之后方能顺风顺水。

盘古王诞的民间艺术

  从清代嘉庆二十四年初重建狮岭盘古王庙以来,民间就把每年农历八月十二日定为盘古王诞日,由十二日至十五日一连四天举行庆祝活动。时值夏收夏种之后,民间农闲,前来庆诞的群众人山人海,香火鼎盛,炮竹不绝,一连四天上演大戏、抢炮、闹花灯、舞狮,小商贩也进场摆卖,有香烛、食品、饮料、吉祥物、转运风车等出售,场面热闹非常。盘古王山的盘古王诞庆祝活动,在解放后至文革期间停止进行,文革后逐步恢复,1985年盘古王庙和其他古迹、道路环境由民间集资修整后,1986年民间组织盘古王理事会正式发动群众,重开庆诞,八月十二日来拜祭的群众达6万多人。以后每年庆诞日都有3万多人。区内部分村庄的狮子队参与庆诞。天刚亮,各地狮队锣鼓喧天,舞狮进场后,各狮队在盘古王庙前大广场一字摆开,同时起舞,庆诞活动达到高潮。近几年又恢复了演戏活动,一连四天下午、晚上演大戏(粤剧)或歌舞表演。

古老的狮岭瑶俗

  狮岭盘古王诞的习俗考查起来,历史渊源非常久远。很久以前,花山和狮岭有瑶族同胞,他们最早把盘古认为始祖,认为盘古是万能的伟人,从农历八月十一日就庆祝盘古王诞,那时叫做“盘古王节”,庆祝活动与今不同,是日,瑶胞男女盛装打扮,跳长鼓舞,唱盘古歌,打花棍,放花炮,热闹非凡。青年男女还摆堂歌,互相 对唱,唱词多是庆贺丰收和男女相爱的内容,据说花县的瑶胞后来有些迁至他方,留下来的则被汉族同化,“盘古王节”的习俗变成了今天的“盘古王诞习俗”。但古老的习俗是丰富的民间艺术表现,是民间表达庆贺丰年,祈求平安,追求爱情的愿望,是一种健康的民间习俗,花都区有关部门在“盘古王诞”恢复这古老的民俗,让群众得到更加丰富的民间艺术享受。 

盘古王诞的诞生

  据清朝编纂的《花县志》记载,狮岭的炉山(后称盘古王山)、花山、梯 面一带,古代为瑶族的居住地。梯面瑶人在梯面盘古峒建了盘古庙,定农历十 月十六日为盘王节,是日聚于庙前庆贺,期间跳长鼓舞,唱盘王歌,放花炮, 耍花棍,非常热闹。盘王节庆活动延续到明朝弘治年间,由于官兵的欺压证讨, 聚集梯面一带的瑶族同胞被杀害或被迫逃亡,盘古峒的盘古庙遭焚毁,留在当 地的瑶民被逐渐汉化。清

  朝嘉庆十四年(公元 1809 年),附近村民用砖木瓦石重修神坛。因无人管理,几年后又遭焚毁。此后几经 毁建,至清朝光绪二十四年(公元 1898 年),狮岭和花山一带村民再次捐资, 于盘古王山南面山麓开阔地带重建神坛。1901 年新坛建成,俗称盘古王庙,狮 岭炉山改称盘古王山。此后前来瞻仰盘古王的人越来越多,每年盘古王诞日的 庆贺活动也日渐隆重,并逐渐发展成为自农历八月十二日到八月十五日持续四 天四夜的节庆活动。期间花都地区各乡群众自发组织舞狮队到盘古王庙前汇演, 筹款邀请粤剧戏班做大戏,举行“抢花炮”活动。在八月十五日当天,随着“隆”的一声炮响,一个铁圈冲向半空,人们竞相追逐,盼望能拾到这个铁圈。相传 哪个村的人拾到铁圈,供奉在村内的祠堂,盘古王便会庇佑全村丁财两旺,人 畜平安,万事如意。为了保护拾到手的炮不被旁人抢去,拾获者多数迅速将其 传递给同村人,好像交接力棒一样直传到盘古王庙禀告盘古王。铁圈一到神坛, 其他人便无权再抢,一年的“枪花炮”就此结束。到了第二年的八月十二日, 上一年抢到花炮的村子又敲锣打鼓、舞着狮子将铁圈送回盘古庙,重新放入炮 中作新一年抢炮使用。此外,盘古王诞日各村还将自己村制作的大型花灯送到 盘古王庙供人观赏,俗称闹花灯。为此,花都的“盘古王诞”民间活动逐渐发 展形成。

  盘古王诞的活动大致如下:

  一、活动时间:每年农历八月十二日到八月十五日,连续四天四夜。

  二、活动地点:盘古王庙及盘古王公园内。

  三、活动仪式:农历八月十二日晚上盘古民俗文化活动;凌晨 12 点群众到 盘古王庙上“头柱香”; 八月十三日群众到盘古王庙前拜祭;狮岭各村自发组 织舞狮队到盘古王庙前朝拜;群众手持风车围绕盘古王神像转圈,然后登山转 运;群众许愿燃放鞭炮等。

  四、活动内容: 农历八月十二日晚上,盘古王公园灯火通明,人流如潮,来自四面八方的群众纷纷涌入盘古王公园,观看盘古民俗文化表演活动。不少群众沿山路而上,手提香烛纸钱、月饼水果等物品到盘古王庙前拜祭。道路两旁布满各式摊档, 香烛、风车、许愿绳、食品等琳琅满目,样样齐全。一条临时搭建的食街,吸 引了不少群众品尝美食,场面热闹非凡,宛如山边集市。

  凌晨 12 点,群众纷纷到盘古王庙上“头柱香”;庙前正方摆放着“第一头 柱香”、“第二头柱香”、“第三头柱香”,香客可以参与竞投,价格从数千元到数 万元不等。

  农历八月十三日早上,狮岭附近各村醒狮队纷纷到盘古王庙进行祭拜。如 狮岭镇义山村,从 1987 年开始,每年都组织醒狮队参与盘古王庙祭拜活动。他 们在祠堂内祭拜祖先后,敲锣打鼓,舞着醒狮到盘古王庙进行祭拜。狮队通常 1015 位左右青壮年男性组成,其中有持彩旗者数位,大头佛扮演者 2 位, 舞狮者 24 位不等。上山途中往往有年老的女祭祀手持松柏枝(代表万古长青) 在醒狮队前不断舞蹈引路,醒狮队后则紧随四位抬着烧猪(民间相传盘古王爱 吃烧猪)的壮汉。祭拜之后,村民将祭拜过盘古王的烧猪抬回祠堂,举行盛宴, 共同分享。

  随后几天,前来祭拜的群众络绎不绝。大多数来自花都,不少是南海、番 禺、顺德、广州、清远、三水,乃至海外各地的香客,他们成群结队自发赶来, 场面非常热闹。

  五、活动目的:前来拜祭的群众和香客,男女老幼个个手持风车到盘古神像转圈朝拜后,沿着盘古王庙后的山路拾阶而上,寓意登高运转,祈求盘古王庇佑身体健康,丁财两旺,万事如意。庙后半山腰上建有半山亭,西侧有巨石异突,名为乾坤石,俗称“盘古王卧石”。乾坤石高约 4 米,平面 30 多平方米,正中有一条裂缝,裂口宽 30 余厘米。临近有几块错叠的大石,石底终年涌泉,名龙口泉,人们称此泉水为“圣水”。凡上山朝拜者,皆取水回家饮用,以求驱邪消灾,合家平安。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