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花都盘古王诞
·盘古神话的承传与弘扬
·盘古王——诞民间文化的奇葩
·狮岭盘古王文化放异彩
·狮岭镇升格中国盘古王文化之乡
·高峰论坛话盘古 三喜临门盘古诞
·瑞岭盆景的前世今生
·岭盆景——插上腾飞的翅膀
·瑞玲盆景的造型技术
·回顾纪念太平天国起义的重大活动项目
·太平天国的民间文学
·太平天国歌谣的特色
·民间心目中的太平天国
·纪念太平天国起义160周年史迹介绍
更多>> 
花都文史第二十八辑
狮岭盘古王文化放异彩
杨丽萍 黄小龙

  “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在其中……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有不少神奇的传说在千年岁月轮回中生生不息、广泛流传。其中,盘古王作为我国神话故事的开天之神,家喻户晓、妇孺皆知。“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创世的盘古已成为海内外华人的共神。

四乡村民文化

  在花都,不仅盘古神话在历史长河中口口相传,作为中华民族文化的瑰宝之一盘古王文化,也与花都狮岭镇有着一千五百年的不解之缘。盘古王文化扎根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历经朝代更迭、战乱纷争,传承至今、经久不衰。它已成为花都民间文化的奇葩,日益生辉。

  头顶天,脚踏地,分天开地,死后润化万物。盘古的精神是一种大无畏、无私奉献、创造奋斗的精神。花都人民“兼容、创新、厚德、奋发”的精神,正是盘古精神的传承与弘扬。

  尽管全国许多地方、不少民族都有盘古王的神话传说,但既有盘古王遗迹,又有盘古王神话传说、盘古王遗迹实物,还有民俗活动的地方,却是屈指可数。

  盘古王文化在花都源远流长,可以上溯到1500年前。

  花都流传的盘古神话由梯面瑶胞所创。瑶族同胞认为盘古是他们的始祖,尊为盘古王,一直有拜祭盘古的风俗。1500年前,中原瑶族南迁,把他们的盘古神话民俗一并带到了南粤;其中一支定居在当时的南岭青云山余脉,也就是现在的花都北部山区。瑶胞在这里自立盘古国,并在群山中修建了盘古庙,此地便成为盘古。盘古神话由此在当地落叶生根,落户衍生。

  后来,明朝统治者镇压“盘古国”,瑶胞逃离此地,遗留了盘古神碑等文物。神碑被汉人邱毛松发现,拾获起来。邱毛松熟知盘古故事,于是在拾得盘古神牌的地方搭建起“盘古王庙”,并四处游说人们祭拜盘古王。经过邱毛松的宣讲施医,盘古王庙逐渐远近闻名,敬奉盘古的人越来越多。

  这块石碑历经朝代更迭、世事变迁,但始终保留下来。同样,盘古文化在经历了战火、多次的庙宇焚毁、统治者对人民的镇压后,依然屹立人们心中,一直被人们信仰供奉。狮岭盘古文化顽强地流传下来,在经过文革短暂的沉寂后,在海内外同胞的热心支持下,重放光彩。 

  狮岭的盘古文化由瑶汉两族共同相承,流传千年,在这里不只是孤零零、冷冰冰的一块石头或者一座庙宇,而是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与民间传说。

  开天之神令狮岭情牵四方

  烧猪、花灯、装满贡品的篮子,鞭炮声、大戏乐曲声、人山人海的喧闹声;盘古山的蜿蜒路径一改往日幽静,一路上都是香客人流;香火、鞭炮烟雾如森林雾霭,弥漫数里。每逢盛日,狮岭盘古王公园人声鼎沸。

  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故事几千年以来受到人们的信仰、崇拜;围绕盘古展开的拜祭、民俗活动延续了几千年。在历史的长河当中,在这象征着华夏文明精华的盘古文化流传历史中,狮岭盘古文化占了浓重的一笔。在众多的盘古文化民俗活动中,狮岭的“盘古王诞”不能不提。

  根据狮岭一带的传说,盘古王是从石头缝里爆出来的,生日为八月十二日。于是,民间将每年农历八月十二日是为盘古王诞,整个诞庆活动自农历八月十二日到八月十五日,持续四天四夜,以盘古神坛为固定场所。

  每逢盘古王诞日,除了附近的村民,珠三角洲和粤北地区的游客,花都等地外来务工人员,甚至海外华人都来到盘古王山朝拜。诞日清晨,乡民从四面八方涌来,争先恐后到盘古王庙烧头柱香,到神坛前拜祭。

  从农历八月十二日到八月十五日,不分日夜,热闹非凡;尤其是传统民俗活动百花齐放,丰富多彩。唱大戏、舞狮子、抢花炮以及闹花灯等等,每年都是盛况空前。诞日前三天,省市的戏班被请到神坛演大戏,持续三天。在诞庆最后一天,主要的节目就是抢花炮。传统俗称抢到花炮的村庄会财丁两旺。清晨东方喷薄,抢炮就开始了。一声炮响之后,一个用铁圈捆住的花炮冲向半空。下面的人群昂首注视,跟着花炮划落的路径追逐。为了不致把拾到手的花炮被人抢去,拾获者马上传递给同村人,一直传到盘古神坛前。情形就跟接力跑一样。

  抢到花炮的村民敲锣打鼓喜庆回村供奉。而凡是抢到花炮的村庄第二年都要制作一个新的花炮,在诞日敲锣打鼓,舞着狮子,把新花炮送到盘古王庙,供当年使用。

  民俗活动丰富,商业集市更是热火朝天。道路两旁布满各式摊档,香烛、风车、许愿绳、食品等琳琅满目,样样齐全。一条临时搭建的食街,吸引了不少群众品尝美食。

  除了盘古王诞之外,在重阳等传统节日,人们成群结队到盘古山登高。放眼远眺,漫山都是人龙。尤其到了晚上景色更是迷人壮观:点点火光从山脚一直蜿蜒上山头,曲曲折折,宛如一条火龙。

  狮岭的盘古文化民俗活动,从明朝时期瑶胞为逃避战难远走他乡,汉人邱毛松复兴盘古信仰开始,历经清朝、解放前后,在文革期间中止了一段时间后恢复。至今,盘古王诞的民俗活动一直香火不断、传承不绝。

  狮岭盘古王诞活动延续多年,成为当地民众重要的民俗活动。解放后,尤其是文革期间,由于“破四旧”的影响,拜祭活动一度停止,盘古王庙日渐荒废,道路失修、庙宇残破。盘古文化面临遗忘的危险。“复活盘古”,让文化遗产传承下去,人们都在等待那一天。

  这一天,终于来了。

  1982年6月,花县开展了首次文物普查工作。狮岭盘古王山的盘古王庙和半山旧神坛遗址等古迹引起了县文化局和狮岭镇党委、镇政府的关注。开天辟地的盘古王文化遗址不能就此湮灭啊!

  由于年久失修、风吹雨打,盘古王庙已经濒临倒塌。花县部分群众与定居海外的一些华侨纷纷提出尽快修复盘古王山古迹。当时,花山镇有不少移居到巴拿马。他们每年都会回来拜祭盘古;虽然定居国外,但身为炎黄子孙永远都不忘家乡情怀。文革结束后,时隔三十多年,他们依然不忘回来狮岭拜祭盘古王;看到古庙残破不堪,心里都很难过。于是许多海外华侨都提出重修盘古王庙。

  群众的呼声越来越高,盘古王文化的传承不能再拖延了!其传承包括物质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前者主要指文物遗迹,后者则是民俗、传说等等。

  1984年,狮岭提出重修盘古王山古迹,并决定依靠民间力量来完成这个重任,由民间组织的理事会负责筹款、重修。理事会的成员主要来自狮岭、花山信仰盘古人数较多的村庄的热心人士,以及旅居海外的华侨。

  1984年底,捐款行动火热进行。截止1986年8月首期修复工程完成时,有三百多人总共捐款达人民币十八万多元。在当时,这是一笔大数目。盘古王文化传承工作走出了喜人的第一步。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除了盘古王庙之外,修复工程包括开通道路,修筑桥梁,重建神坛遗址的半山亭和在盘古王山种植树木等等。

  重建工作完成迅速,与狮岭盘古文化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有关。在解放前,盘古传说以及盘古王诞深入人心,流传了世世代代。文革期间盘古王诞中断了,当地和海外华侨,都在迫切期待盘古香火重燃的一天。

  首期重修工程完成后不久,在理事会的主持下,停止了三十八年的盘古王诞庆贺活动终于重新举行。

  1986年农历八月十二日,海内外人民期待已久的一天终于到来了。天色尚未明亮,香客就已经开始陆续进山了。首批的香客当中,很多人是前晚搭火车半夜到达的。他们在军田站下车,再步行两公里到达盘古王山;当晚在盘古王山过夜。到了早上八点时分,天全亮了,人开始涌如潮水。据当事人回忆,从狮岭圩到盘古王山两公里多的路全都是人,络绎不绝。各乡村的狮子队也开始进场了。到了9点的时候,热闹的程度达到了高峰,人潮涌动,鞭炮声、锣鼓声震动方圆数里,香烟弥漫,人声沸腾。

  这一天进山人数达七万多,狮子队三十五群。村民都认为,这是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次盘古王诞。盘古文化的精髓盘古王诞,停止将近四十年后,再次传承下来。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狮岭镇计划将盘古王山办成旅游区,建立盘古王公园,将盘古王文化发扬光大,进行升华。盘古王山成为保护弘扬民间文化遗产和发展旅游业相结合的景区,使花都这一历史悠久的盘古神话民俗的流传进入了新的阶段。如今,半山亭、盘古卧石、龙口泉、石坪、“盘古烟霞”等都已经成为保护文物并发展成为著名旅游胜地。

  2007年起,每年盘古王诞期间,花都举办“中国首届盘古民俗文化节”和“盘古民俗文化学术研讨会”,沉寂多年的盘古王山重放光彩,成为广东独特的旅游胜地。

  相关链接:花都的盘古遗址与传说

           盘古王山

  现为花都狮岭盘古王公园。盘古王山气势奇特,这里是古代“南海中盘古国”的遗址之一,传说是盘古王开天辟地的地方。现已修复的古迹有盘古王庙、圣龟池、半山亭、试斧石、龙口泉。

  盘古王庙

  盘古王庙也叫盘古神坛,始建于清朝嘉庆年间,以后多次焚毁,到光绪二十四年,才由民间集资重建。盘古神坛是狮岭盘古文化的重要文物建筑,是狮岭盘古文化民俗活动的主要地方。

  这是一座古典艺术建筑物,有12条石柱、4条坤旬木柱,共16柱,纵横各四条,平面分九格,代表九重天。

  1985年,民间集资对古庙再行修辑了一次,换去破烂的旧瓦,盖上黄色琉璃瓦。屋脊上的琉璃制品、盘龙石柱和门前石狮、盘古灵牌仍然是原物,都有极高的文物艺术价值。庙正中的盘古王神像,上身赤裸、下身披挂树叶、手执短斧。是由广州美术学院曹崇思教授雕塑捐赠的铜像,是根据古籍记载的盘古氏形象而创作的,艺术水平很高。

               盘古碑石 

  据《花县志》记载,狮岭的炉山(后称盘古王山)、花山、梯面一带,古代为瑶族的居住地。梯面瑶人在梯面盘古峒建了盘古庙,定农历十月十六日为盘王节,是日聚于庙前庆贺,期间跳长鼓舞,唱盘王歌,放花炮,耍花棍,非常热闹。盘王节庆活动延续到明朝弘治年间,由于官兵的欺压证讨,盘古峒的盘古庙遭焚毁,留在当地的瑶民被逐渐汉化。

  清朝嘉庆初年,读书人邱毛松在狮岭炉山半山腰发现盘古神牌,上刻书“初开天地盘古大王圣帝神位”。传说这块神牌原立于梯面盘古庙内,后为梯面瑶人逃亡时所遗落。邱毛松便将拾到神牌的农历八月十二日定为盘古王诞日,引人前来庆贺。邱毛松去世后,神坛被香火焚毁。此后几经毁建,至清朝光绪年间,狮岭和花山一带村民再次捐资重建神坛,俗称盘古王庙,狮岭炉山,狮岭炉山随改称盘古王山。

              “盘古地”更名“花山”的来历

  众所周知花县是以花山得名。可是,花山之称则远溯盘古。这究竟如何得来呢?

  1400年前的“南海中盘古国”遗址在梯面。明朝弘治年间官府消灭盘古国后,这里聚集了不服官府统治、不忍遭受地主压迫的武装队伍。由于梯面地势险要,各县政令无法管辖,于是梯面百姓说“虽无盘古国,仍是盘古地”。

  到了清朝顺治年间,一支反清武装队伍入踞了梯面盘古地,建立“花山寨”;因为这支队伍之前就是以“花山”命名。武装队伍跟当地已经协商好,维护盘古地民众的安全与利益。但民众听到要将这里改称“花山”,都有意见。后来武装队伍首领向民众解释,此地风光秀丽,山花烂漫,称花山目的是让大家过上好日子。大家同意后,于是使用多年的“盘古地”改为了“花山”。

  盘古王庙后山腰上建有半山亭。其西侧有巨石异突,名为乾坤石,俗称盘古王卧石。

  传说盘古开天辟地十分艰苦,足足用了一万八千年才把天地分开。盘古劳累难熬,看见身旁有一块大石平整如床,就顺手把斧头往石头上一扔,倒头大睡。盘古睡了九百九十九天才醒来;站起来伸手取斧,发现石头裂开,留下一道又深又宽的裂缝。于是,后人将这块石头称为盘古卧石。

  从前,附近村民生了儿子都会带到卧石前拜祭,祈求孩子长大后跟盘古一样身强力壮。俗称认“契爷”。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