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国民党军队入越受降时海防市见闻
·回忆“中央训练团留日学生训练班”
·正果之战亲历记
·正果之战片断
·回忆安铺中学的革命斗争
·解放前广州基督教会分布概况
·蒋帮招降日伪华南海军总司令甘志远经过
·广州沦陷时的白鹤洞难民收容所
·抗日时期国民党政府军政部第二十三补训处概况忆述
·抗战期间何香凝在海丰兴宁
·我对抗战初期广东抗日青年前卫团中山分团活动的回忆
·有恒读书学习社活动情况的回忆
·沦陷时期广州邮局恢复通邮经过
·广州沦陷初期的航运
·沦陷时期的“西江人民政府”
更多>> 
抗日战争时期
正果之战片断
卜一鸣

  一九三八年“七七事变”后,我在广东部队独立第二十旅充任中校特务营长兼任教导队大队长,驻扎肇庆,负责训练下级干部。
  是年十月初某夜十二时后,接驻佛山独二十旅旅长陈勉吾打来的急电,着我接电后立即将教导队结业,开回佛山,分发各团送训的班长归队,听候命令出发。
  在教导队迫抵佛山后,除分发各团送训的学兵归团外,特务营应补充的装备如军械、被服、卫生、医药等积极地补充完毕。旅长陈勉吾对我说:立刻开拔回广州市,听候命令出发武汉。在部队抵广州市被指定驻扎广九车站候车出发武汉时,忽又接通知出发深圳。在天将黑时,乘运输卡车抵达增城县属仙村地区;翌日拂晓前,又开到增城北部小楼地区布防。小楼前面有个村庄叫曹村。小楼地区有条公路可通广州通东江的公路而达派潭,大约有二十公里。左侧有小河直通增城至石滩和石龙。
  旅附我营平射炮一连(四门炮)。依照当日情况来说,陈勉吾认为正果方面无需平射炮。平射炮是专门对付公路上敌人的坦克和骑兵而使用的。把平射炮配属我特务营布防小楼地区,正是阻击日敌从公路来犯增城而部署的。
  旅本部和所属三个团则开往正果地区布防。第一团团长张守愚,第二团团长陈杰夫(他俩是云南讲武堂毕业的),第三团团长张琛(陆军大学毕业)。布防就绪时间,大约是一九三八年十月十六、十七、十八三日之间。
  旅长陈勉吾和参谋长陈克强率三个团到正果地区布防。查正果地形:后面是通增城的小河,这条河有可徒涉点,也有不能徒涉的。他们选择如此地形布防,事前不准备简便浮桥,以备万一。这是“背水阵”,为什么如此布防,我是不了解的。
  在大鹏湾登陆占驻惠州城的日寇,分一路向增城进犯,与独立第二十旅布防正果的部队接触了。首当其冲的就是这旅的张琛团。我听人说:张琛最没有胆。当时枪声一响,这位张团长惊惶失措,饭吃不下,执笔写不成文。他身边的传达兵是曾经打过仗的,频频向团长提供意见,而张只回答:“好”!“好”!战斗进行到下午,炮声稀疏了,到天黑时,张守愚和张琛两个团长就不见踪影。团以下各营官兵知道团长已逃跑了,他们也各自寻路逃生。这时,旅长陈勉吾参谋长陈克强也带一些参谋、副官向后方逃走。
  当晚十二时左右,第二团团长陈杰夫带一个勤务兵逃到我的防地小楼地方来寻我。我问:“正果方面情况如何?”陈说:“不清楚”。我又问:“部队撤走,旅长何以不通知我?”陈说:“我不知道”。我又说:“在这种情况下,我这方面部队,作怎样处置?撤还是不撤好呢?”陈说:“不敢为你作主张”。我又说:“根据步兵操典所说,处在这种情况下,我官阶是低你一级,该请你作出主张”。陈说:“不敢为你作主张,你自己决定”。于是我就下决心向从化方面撤退。我立刻口述命令:由付营长通知附属我的平射炮连撤退。平射炮连先撤,本营某连做后卫。在撤退时取急行军的速度,中途不准休息,限在拂晓前到达派潭,取道上山的小路上山后,始准休息。
  在我口述这些命令时,陈杰夫向我说:“不必如此紧张”。我说:“在拂晓前通过派潭上了山,才能减少威胁。因为派潭的公路直通广州,易受敌人骑兵截击。”陈也无意见,随我撤退。
  我营布防小楼地区是在公路旁边。有一八六师所辖的一营与我营连系。这时敌已进占增城了,但无战斗发生,只有少数骑兵出没于增城北部曹村,被我平射炮连发觉,打了几炮,就没再发现了。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