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十四个沿海城市开放纪实》总编委会
目 录
  图书在版编目(C I P)数据
  内页插图
  前 言
  目 录
  综 述
  一、解放思想,扬改革开放风帆
  邓小平三次做客白天鹅宾馆
  主政羊城闯关破局
  广州改革开放若干问题的回顾
  以高效精干务实的创业精神建设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
  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创业起步回忆录
  我兼管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作的一些回忆
  敢为人先 大胆改革
  邓小平南行留给我一把做人的钥匙
  广州率先探索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侧记
更多>> 
十四城市广州卷W
我参与邓氏宗祠的维修
黄淼章

  1994917,是民族英雄邓世昌殉国一百周年纪念日,位于广州市海珠区二龙街(原龙导尾乡)的邓氏宗祠,也完成了经过百年沧桑后的大规模维修,百年古祠英姿焕发,再现雄风。

  邓世昌是中国近代海军中的杰出将领,著名的民族英雄。1849年生于番禺县茭塘司龙导尾乡(今广州海珠区二龙街)一个茶叶商人家庭里。其少时,聪明颖异。1867年,年仅18岁的邓世昌,考入我国近代第一所海军学校:福州船政学堂,成为驾驶班第一届学生。他在学校奋发学习,各门功课考核皆列优等,凡风涛、沙线、天文、地理、测量、电算、行阵诸法,暨中外交涉例文,靡不研究精通。”1879年,北洋大臣李鸿章听说邓世昌熟悉管带事宜,为水师中不易得之才,把他调到北洋水师。1875年邓世昌任海东云炮舰管带,后又历任振威、飞霆、镇南、扬威和致远号管带(舰长),并任北洋舰队中军中营副将。邓世昌治军有方,严于训练,身先士卒,屡立战功。1894年中日爆发甲午海战,917,在黄海海战中,邓世昌指挥致远号与诸舰配合作战,重伤日舰比睿赤诚西京丸等。在致远舰中弹重伤和弹药用完之际,他临危不惧,毅然下令致远舰开足马力,直冲日舰吉野,准备与敌同归于尽。最后,致远舰不幸被敌鱼雷击中,舰体下沉,邓世昌与全舰官兵同时坠入茫茫深海。落水后,随从刘相忠手持浮水棒送给邓世昌,但邓世昌见阖船俱没,义不独生,仍复奋掷自沉。邓世昌等200多人壮烈殉国,魂归大海。

  邓公牺牲后,光绪皇帝以其为国捐躯,按照提督标准给予抚恤,追赠太子少保,赐葬,并袭骑都尉职,入祀京师昭宗祠。其三子均获一品袭世职。

  邓氏族人为纪念邓世昌,将清政府的抚恤银一部分用于扩展宗祠。邓氏宗祠成为广州河南一方胜地。据邓氏后人回忆,邓氏宗祠后座大堂,置有三个神龛,邓世昌作为邓家24世子孙,其牌位安放在中龛。中龛每个墙侧都有高脚牌,上面写着邓世昌的官衔、皇帝赐予的封号等等。中龛前的横梁,吊着一个大横匾,写着绎思堂三个大字,后座前方吊着一块较小的牌匾,上面是教忠资训四个大字。这是当年光绪皇帝赐给邓世昌母亲的牌匾,褒扬她教子有方。

  星移斗转,岁月的流逝冲刷去了邓氏宗祠的光彩。抗日战争期间,日寇占领了广州,邓氏家族外出逃难,仅留一老仆管理,宗祠开始破败。然而,攻陷广州的日本军人从邓氏宗祠前经过,慑于邓世昌的威望和英气,也不敢对邓氏宗祠加以破坏,反而脱帽行礼,三鞠躬后而去。抗战胜利后,邓氏族人在祠堂内创办了世昌小学1957年,广州市结核病防治二所搬进了邓氏宗祠,古祠又成为医院。到了十年浩劫时期,邓氏宗祠作为古建筑遭到了无情的浩劫,祠堂内的文物、牌匾、对联等全部毁坏或散失。据传邓世昌手植的紫荆树枯死,凤眼果树也受台风之摧折,仅剩一截半死不活的老树根。

  邓世昌虽然殉国百年了,但他精忠报国、不惧强寇、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精神,深深地激励着后人。广州人民为广州能出这样的一个民族英雄而骄傲。邓氏宗祠虽然改作医院,但仍然有不少人慕名前来瞻仰,缅怀民族英烈。

  改革开放以来,不少专家学者和有识之士都在为邓氏宗祠的重修积极呼吁,四方奔走。广州市政协委员也多次撰写提案,要求乘开放的大好形势,抓住机遇,尽快收回邓氏宗祠并进行维修保护。1989年,广州市政府公布邓氏宗祠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广州市结核病防治二所的搬迁开始摆上议事日程。1993年,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三级政协不约而同地提出了修复邓氏宗祠的提案。同年9月《羊城晚报》刊登了政协委员视察邓氏宗祠的情况,引起了当时的常务副市长陈开枝的关注。陈副市长旋即调来政协有关提案,怀着对民族英雄敬仰的心情,陈开枝下决心解决这件悬而未决的问题,并主持召开市长办公会议,专题研究邓世昌宗祠修复问题。我作为文物部门的工作人员,参加了会议。市长办公会议决定立即拨款800万元,在海珠区五凤村征地新建市结防二所门诊办公大楼,又拨出230万元给市文物管理委员会作为邓氏宗祠的维修专款。

  19943月下旬,在市政府、市政协的关心和催促下,广州市结核病防治二所从大局出发,排除重重困难,准时将医院迁出邓氏宗祠。331下午3时,我们(广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本人时任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从市结防二所负责人手中接过了邓氏宗祠大门的钥匙,邓氏宗祠终于归还了文物部门。这时,离纪念邓世昌为国殉难100周年纪念活动日子917还有不到半年时间了。

  时间紧迫,刻不容缓。根据广州市领导关于精心组织,精心维修的指示精神,我们立即对邓氏宗祠进行全面的检查。宗祠位于广州海珠区二龙街邓世昌故居东侧,是邓世昌儿童时代的活动场所,始建于清道光十四年(1834),原来规模甚小,约1000平方米。邓世昌为国捐躯后的第二年即1895年,邓氏族人用清政府的抚恤银扩建宗祠。整座建筑按清代中晚期南方大祠堂的形式重建,坐北朝南,左右三路前后二进宗祠建筑,用料考究,整座建筑用规整的长条花岗石为基础,高出地面1后再用水磨青砖砌墙,进口坤甸木为柱和梁架,屋顶有灰色瓦脊,绿色瓦面,其主体建筑高大轩昂,古朴凝重,前后座用两廊庑相连,并在四角各建一座阁楼。还有东院和后花园、东西门楼、前院和照壁等,建筑占地面积3500平方米。其正门为六级台阶,门额上书邓氏宗祠四个大字。后花园原来有一棵紫荆树和一棵凤眼果树,据传为邓世昌当年赴威海前所植。在花园外东面原有车马场,有拱门与花园相通。清朝光绪、宣统年间,岭南地区不少乡绅名流、文人骚客慕名前来邓氏宗祠瞻仰祭祀,均在车马场下车,再步行前往祠堂拜祭。

  经过细心的检查,我们发现邓氏宗祠从1895年扩建至今已一百年了,岁月的无情和风雨的侵蚀,使这座以砖木结构为主的百年古祠险情四伏,不少梁架表面看似完整,内部却被虫蚁蛀朽一空,前后座屋脊上的灰塑全部损坏,博风灰塑卷草仅剩东侧一部分,东西廊庑面目全非,墙垣断裂倾斜,格扇门全部散失,东门被改建失去原来的风貌,主体建筑亦有不少隐患,外观多变,维修工程非常大。

  我们市文物管理委员会经过认真的研究,决定聘请有丰富文物维修经验的华南理工大学教授程建军负责制订维修方案。我和程建军教授较为熟悉,立即到他家中商量请他制作方案。本着对民族英雄景仰精神和对历史负责的原则,程建军教授接受了我们的请求,他推掉了其他工作,很快就组织了手下人员到邓氏宗祠现场勘查,他们加班加点制定了一个详细缜密的维修计划和图纸,整个维修方案保持了邓氏宗祠文物原貌和特色,即不改变原状,整旧如旧,尊重传统与科学的原则。

  从市结防二所的搬迁,邓氏宗祠的移交,到古祠维修方案的制定及维修工程的进展,常务副市长陈开枝始终关心着这个工程,他尽量抽空到邓氏宗祠工地,我多次陪着陈开枝副市长检查维修工作,并和市文管办的负责人一起多次向陈开枝副市长汇报维修工作的进度。广州市政协、市文化局领导亦多次到工地现场办公,还组织委员到现场视察,检查督促维修工作,并保证了200余万元的维修和陈列经费的落实。邓氏宗祠维修日夜进行,工程人员和文物工作者共同努力,克服了广州夏天长时间天雨和选料不易等困难,合力解决了维修工程中遇到的许多问题。

  8月下旬,广州市政府办公厅黄继胜主任带队到邓氏宗祠检查维修工作,发现邓氏宗祠正门前的地面还是黄沙土路,我向黄继胜主任汇报,这次的邓氏宗祠文物维修经费较为紧张,已经全部用完,黄继胜主任立即表示,由他协调市政府另外拨给十万元用于修筑水泥路。

  经过160个日夜各方的艰苦努力,邓氏宗祠维修终于在8月底依时竣工。这次维修是邓氏宗祠自清代扩建以来最完整、工作量最为艰巨的维修。整座祠堂建筑的天面都揭开重新铺砌,恢复了清代瓦面的式样,还按清代风格重塑大堂前座及四阁楼屋脊山水花鸟灰塑,并恢复正脊及垂脊博古36个。更换东西廊庑、东西门楼的腐朽桷板及桁条及部分木柱,还恢复了东西廊庑的格扇门,重做大堂横批窗及万字形隔扇门,重砌了部分青砖墙和恢复了东西门,祠堂的地面也重新按原状进行了铺砌。整个祠堂的木雕也已精心复原,并涂上赭色油漆。祠堂正门原用红漆涂写的标语亦被精心除掉,还其本来面目。东西廊门石额上被水泥填掉的敬宗睦族的字样也已恢复了原状,前院和后花园也进行了修整。整修后的邓氏宗祠,残情隐患已经消除,基本上恢复了原状,殿阁雄伟,巍峨壮观,古朴凝重,气势轩宏,达到了整旧如旧的目的。199491,陈开枝副市长到邓氏宗祠检查工作时,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兄弟,干得不错。他对古祠的文物维修工程表示满意。并指出,到今天为止,可以说是完成了一项告慰先人,对得起后人的民族任务。

  令人欣慰的是,在纪念民族英雄邓世昌为国殉难一百周年之际,邓世昌当年手植的凤眼果树也枯木逢春,绽出了一人多高的新枝。饱经历史磨难的邓氏宗祠重新焕发出了青春。百年沧桑,百年忧患,邓公祠堂,再现雄姿,人民不会忘记邓公,历史不会磨灭英雄。经中共中央宣传部批准,同意广州建立邓世昌纪念馆,馆址设在邓氏宗祠。内容丰富的邓世昌和甲午海战文物图片展览,亦同时在宗祠内展出。

  广州人民所敬仰的民族英雄邓世昌,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走下《甲午风云》银幕,回到了故乡龙导尾,回到了广州人民心中。

  (作者系广州市政协学习和文史资料委员会副主任;曾任广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