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浩气长存
目 录
  《浩气长存——广州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史料》编委会
  辛亥革命遗址
 
  目 录
  抗风轩议盟
  王家祠组织乙未起义
  光复前后广东妇女参加同盟会的活动
  广东新军庚戌武装起义经过
  我所知道的庚戌新军之役
  庚戌新军首义经过
  清廷对革命党的防范和镇压
  民主革命广东首次武装起义事泄失败
  我参加辛亥“三·二九”之役的亲身经历
  黄花岗起义二三事
  浩气长存黄花岗
更多>> 
浩气长存
美洲华侨对辛亥革命的贡献
罗记瑞

  189410月,孙中山先生从上海经日本抵檀香山(夏威夷群岛首府),宣传推翻满清皇朝的革命主张和筹募起义经费,获得他的大哥孙眉的支持。孙眉是檀香山华侨富有的工商业者和牧场主,在当地声望颇高,被当地居民称为“茂宜(Maui)王”。他游说一些华侨支持孙中山先生,使中山先生找到十几位支持者。同时孙眉还常常汇款回国,成为孙家的主要经济来源,间接提供革命的活动经费。孙中山先生便于18941024日,在檀香山(火奴鲁鲁)成立了第一个民主革命小团体——兴中会。会上通过《兴中会宣言》,加盟者须写盟书,交会长保存。盟书内容是:“联盟人某省某县人某某。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倘有二心,神明鉴察。”兴中会成立后,派人至茄荷雷(Kahului)、百衣(Paia)等地建立分会,发展会员,数月内会员增至百余人。

孙中山与旧金山美洲洪门筹饷局同志合影

旧金山致公堂旧址

19111221日,孙中山从欧洲回国途经香港时在船上与胡汉民、廖仲恺等合影

  为了发动武装起义,中山先生积极筹备经费,进步华侨热烈响应。孙眉将牲畜贱价出售,所得之款,全部捐助。当地巨商邓荫南为了支持起义而变卖商店和农场以作后援。短短的两三个月内,孙中山先生筹得起义经费港币一万三千元。他又提议发动兴中会会员从事军事操练,为回国起义作准备,计有二十多人报名参加。当时借得寻真书室操场(孙中山先生少年时代曾在火奴鲁鲁英国基督教监理会主办的意奥兰尼中学读书,这寻真书室是他的老师设立的),聘请丹麦人当教官,教授会员军事知识,为回国参加武装起义作准备。孙中山先生于18951月启程回国,筹划武装起义,檀香山华侨准备参加起义的有邓荫南等十多人。

  18951月下旬,孙中山先生由檀香山抵达香港,与杨衢云、郑士良、陆皓东、陈少白、谢缵泰等部署于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在广州举行武装起义事宜。先在香港、广州设立据点,联络各地革命同志以及会党、绿林、游勇、防营、水师等,筹措经费,购运军械,并配合一些外交活动,希望得到英国的支持。因谋事不密,运载军械不慎,被清政府察觉,香港英国当局更将兴中会的活动情况暗中电告清两广总督,因此广州清军大举出动,封闭革命机关,搜捕起义人员。孙中山先生领导的第一次武装起义未及发难就这样失败了。清廷悬赏白银一千两缉拿孙中山等人,同时电驻亚美欧各国使馆,相机缉拿。孙中山先生逃出广州,亡命国外。第二次去美洲,在美洲华侨社会中宣传革命,发展组织,筹募经费。这时,仍有不少进步华侨支持革命,参加兴中会。

  1896年春,孙中山先生在檀香山《檀山新报》(俗名《隆记报》)报馆设据点以联络同志,并组织一些兴中会的会员进行军事操练,又募集革命经费,数月之间得美金六千元。

  1896年6月18,孙中山从檀香山到达美国旧金山,不久即建立兴中会旧金山分会。然后奔走各埠,联络洪门致公堂,宣传革命。在美国华侨中活动了两个多月,于9月下旬去欧洲,首到英国考察和研究资本主义社会政治制度。

  孙中山先生第三次美洲之行是在18977月,这次是到加拿大的满地哥、温哥华、南尼亚木、域多利等埠,向当地华侨传播革命火苗。中山先生只在加拿大活动二十多天就回东方来。

  当时美洲有一种华侨团体,叫做“洪门致公堂”,它的前身叫做“三点会”或“三合会”,原是国内反清复明的秘密团体,大约在19世纪中期传入美洲,至19世纪末,这组织已遍及美洲各埠的华侨社会,势力很大。加入洪门要举行一套封建迷信仪式:拜祖、歃血、斩鸡头、饮血酒,誓同生死。还要学会一套暗语、手势、规矩。加盟者彼此兄弟相称,情同手足。两个素不相识的会员,见面一出手势,一对暗语,识别了是自己的人就以礼相待,遇难相扶。当时孙中山先生尚未联系好致公堂,所以不能深入洪门致公堂去发动群众,华侨洪门人士对孙中山先生也不太了解。因此,孙中山先生第二次、第三次到美洲收获不大。[1]

  190310月,中山先生第四次去美洲。这时,中山先生已深入联系了致公堂,取得堂内一些领导人的信任,遂进而改组洪门致公堂,并与康有为、梁启超的保皇党在海外的势力展开激烈的论战,广大华侨积极支持中山先生的革命活动。

  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后,康有为、梁启超跑到海外,在华侨中组织“保救大清光绪皇帝会”,散播改良主义思想,歌颂“天子圣明”,鼓吹“借名保皇而行革命”,有一部分华侨受他们蒙骗,信以为真,附和他们。以反清复明为己任的洪门致公堂中,也有一部人加入康、梁的保皇组织并任“董事”。康、梁保皇派在檀香山有他们的势力,美洲各埠也有他们的势力。为了澄清是非,唤醒侨众,中山先生先后撰写文章,发表演说,与保皇派展开论战,指出“革命与保皇,理不相容,势不两立”,“决分两途,如黑白之不能混淆,如东西之不能易位”,揭露保皇派“所言保皇为真保皇,所言革命为假革命”。1903105日,孙中山先生到达檀香山后,即前往奥华岛(Oahu)的希炉(Hilo)和火奴鲁鲁发展组织,吸收华侨加入兴中会,并借各戏院发表演说,宣传革命道理,驳斥保皇派谬论,听者达一千多人。

  为了筹募起义经费,中山先生在檀香山发行金币债券(后来称之为孙文银纸),票额为银币十元,将来革命成功后,由国库兑还美金十元。其兄孙眉首先支持,当众声明将自己牧场中一千多头牛变卖认债。由于孙眉带头,檀香山侨众认购了数万元。

  当时美洲约有华侨二十五万,参加洪门致公堂的不下二十万。中山先生为了与保皇派争夺群众,在檀香山加入了致公堂。中山先生参加致公堂是由洪门“叔父”(拱门前辈的称号)钟水养介绍,盟长彭福主盟的。主盟人给中山先生以“红棍”(洪门领袖职称,与元帅官衔同等)之称。中山先生加入致公堂之后乘船赴旧金山(即三藩市)。由于保皇党人及清政府驻旧金山领事指控,捏造说中山先生的护照是假的,美国移民当局不让他登陆,把他扣留在码头木屋移民候审室,经移民局审讯,判决出境,等候原船送回檀香山。旧金山华侨办的《中西日报》总理伍盘照获悉中山先生被扣留木屋,即与朋友商量营救办法。他把孙中山先生被扣留的事告知设在旧金山的洪门致公堂总堂负责人黄三德、唐琼昌。黄、唐两人素来钦佩中山先生的人品学识,闻悉此事,即往码头会见中山先生,问清案情,按法律手续用五百元铺保,把孙中山先生保释出来,又花五千元美金雇请美国律师那文提出诉讼,官司打到华盛顿最高法院,获胜。中山先生于28日获准入境。致公堂的职员及许多进步华侨前往码头把中山先生接入美国境内,并保护他在美国进行革命活动。

  为了扩大革命影响,中山先生拟重印邹容(18851905)的《革命军》一书一万一千册,分寄美洲及南洋各地广为宣传。《中西日报》捐出了印刷费,致公堂捐出了邮费、杂费。

  为了筹款接济国内同志,中山先生推动当地华侨团体长老会、正道会举行兴中会救国筹饷大会,选加州大学教授邝肇汰为主席,推销军需债券(在檀香山印就的),侨胞当场认购美金四千多元。

  为了与保皇派展开论战,中山先生改组了被保皇派篡夺了的致公堂机关报《大同日报》,推荐旅居日本的进步华侨刘成禺担任主笔,使之成为兴中会在美国的喉舌。致公堂总堂负责人支持了中山先生这一行动。

  洪门致公堂在美洲除旧金山设立有总堂之外,各埠分堂有百多处,但互相间的联络极少,因受改良主义思想严重腐蚀,许多地方的组织为保皇派党徒所把持,团结松弛。为了加强联络,促进团结,重振旗鼓,发挥反清的政治作用,中山先生征得致公堂总堂负责人黄三德的同意,亲手为致公堂重订新章程。章程中强烈谴责清政府的黑暗统治和保皇党的反动立场,并明文规定本堂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为宗旨。中山先生还向致公堂总堂负责人建议,举行全美洪门会员总注册,并表示愿亲往各地对洪门会众进行革命宣传。这主张得到黄三德和总堂各职员的赞同。大家推荐中山先生和黄三德联合起来前往各埠进行宣传,发展组织,筹募捐款。

  1904年5月24,中山先生偕黄三德从旧金山出发,分赴美国各地对洪门会众进行注册和宣传活动。所到之处,黄三德必“开台演戏”(洪门称招收会员拜盟仪式为“开台演戏”),中山先生则发表演说,阐扬“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革命宗旨,驳斥保皇派谬论。中山先生的革命主张,受到广大华侨和洪门人士的拥护,使喧嚣一时的保皇派舆论,渐渐地冷淡下来。保皇党在美洲华侨中的影响大为减弱。

  中山先生这一次在美洲活动了一年多,收获甚大。同年1214日,中山先生离美去欧洲的英国伦敦。

  据已故著名侨领司徒美堂先生遗著忆述:1904年他在波士顿经营猪肉摊贩,于波士顿致公堂会见孙中山先生。那时中山先生已把辫子剪掉,穿一身西装,而他们还把辫子盘在头上。中山先生跟他畅谈国家大势,使他“在政治上顿开茅塞”,初步认识要在中国进行革命的道理。此后,他做了大量的支援革命的工作(见司徒美堂著:《祖国与华侨》上册五十三至五十四页、下册五十七页)。

  司徒美堂先生又说:中山先生到波士顿的时候,他们每天都请他在饭馆吃饭。到了第三天,中山先生拒绝了,并说:“节省一点,留下钱反清罢!”大家招呼中山先生住在旅馆,中山先生住了两天就搬到致公堂宿舍里住,跟洪门兄弟一起做饭吃(见司徒美堂著:《祖国与华侨》上册五十三至五十四页、下册五十七页)。

  司徒美堂先生的这两段回忆,说明当时旅居美国的侨胞对中山先生是多么敬佩、拥护和支持。

  中山先生第五次去美洲是在19091118日。当时,兴中会已改为同盟会,胡汉民、倪映典、朱执信等在香港黄泥涌道成立了同盟会南方支部,胡汉民任支部长,着手准备在广州起义。中山先生到纽约,在纽约与热心革命的侨胞商议,成立了同盟会纽约分会,然后经芝加哥、波士顿、洛杉矶到旧金山去。他每到一地都受到侨胞的热烈欢迎。沿途他出席欢迎大会,发表演说,筹募经费,当地侨胞踊跃捐献,捐了八千元。中山先生把这笔钱电汇给设在香港的同盟会南方支部做起义经费。

  1910年2月12,中山先生到达旧金山,在旧金山活动了一个多月。由于当地华侨的拥护和支持,建立了同盟会旧金山分会,继旧金山之后,美国西部的一些城市也陆续建立了同盟会分会。接着,中山先生又亲自主持成立“美洲三藩市(即旧金山)中国同盟会总会”(通称“美洲同盟总会”)统一领导美洲华侨革命力量。旧金山华侨办的《美洲少年》周刊,遵照中山先生的意见改组为美洲同盟总会的机关报,以《中国少年晨报》为报名出版。3月下旬,中山先生离开旧金山到檀香山,在《自由新报》社召集会议,决定把檀香山兴中会改为同盟会分会并扩大组织。许多华侨竞相到《自由新报》社要求参加,一个晚上就超过百多人入会。一个月内,檀香山加入同盟会的华侨达八百余人,而且在茂宜、希炉两个岛建立了好几个同盟会分会。中山先生见檀香山华侨参加同盟会风起云涌,感到十分鼓舞。他这次到美洲活动半年,把当地的华侨广泛地发动起来了。美洲华侨对革命的热情越来越高涨。中山先生因同志函催,于同年530日离开美洲东返,就近领导国内革命运动。

  19111月,中山先生第六次去美洲,抵纽约。启程前,他在南洋马来半岛的槟榔屿(Peneng)秘密召开同盟会的重要骨干会议,制订再次在广州举行武装起义计划,委托黄兴往香港设立武装起义统筹部,主持起义的筹备工作。中山先生并曾致函美洲致公堂,告知此事并希望美洲各埠同志速筹款十万元以作起义经费。中山先生这次到美洲的目的就是要继续发展华侨革命力量,筹集巨款,供发动大规模的广州武装起义之用。他于191126日到达加拿大温哥华,受到洪门人士和冯自由等旅加同盟会会员的热烈欢迎。中山先生在加拿大的温哥华、域多利等埠举行演讲会,宣传革命的意义,阐述武装起义的必要性,发动华侨出钱出力支援,各埠华侨踊跃参加,虽大雨淋漓,也竞相赶到会场,聆听中山先生演说。在中山先生领导下,加拿大成立了洪门筹饷局,向华侨募捐,不少工人慨然捐出一两个月工资。域多利致公总堂把堂址房产抵押给银行,得三万元港币,汇往香港给广州起义统筹部。多伦多、满地可两埠的致公堂也相继仿效,变产响应。加拿大各埠华侨闻讯,更加踊跃捐助,迅即筹得军饷七万七千余元(港币),占全球各地华侨为广州起义捐款的第一位。据黄兴、胡汉民的《海外报告书》统计:黄花岗之役共收到海外各地义捐十五万七千二百一十三元,其中加拿大洪门所捐之款占是役用款之半数。

  在中山先生传播革命思想的影响下,温哥华、域多利两埠先后成立了同盟会分会。

   4月下旬,中山先生由加拿大经纽约到芝加哥,从美国报纸上看到了广州起义(即黄花岗之役)失败的消息,即去电香港探询,接到胡汉民复电,了解了失败起义的情况。他不因失败而气馁,并指出:广州之役使“革命声威从此愈振,而人心更奋发矣”。在中山先生的鼓舞下,美洲华侨也不因革命遭受挫折而灰心。芝加哥华侨热情支持中山先生设立一个筹款机构,名曰“革命公司”,动员侨胞认购股票,革命成功后加倍偿还。不久,在古巴华侨知名人士黄鼎之的主持下,古巴同盟会分会也于19118月间在哈瓦那宣告成立。

  中山先生继续在芝加哥、波士顿、华盛顿、洛杉矶、旧金山等埠进行革命活动。为了使广大华侨更紧密地团结起来,他与旧金山美洲同盟总会会长李是男和致公堂总堂首领黄三德反复商量,把两大组织联合起来。联合的形式是号召全体同盟会会员加入洪门致公堂。但加入洪门致公堂是要履行一套复杂的仪式的,许多同盟会会员不愿意,而按洪门的规矩,吸收新丁又不能免去这套传统仪式,因此双方都感到有难处。中山先生提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双方在《大同日报》和《少年中国晨报》刊登联合布告,表示诚意合作,并通知各埠所属同盟会和致公堂实行联合。致公堂召开特别大会,全体同盟会会员按双方协商的简单仪式加入洪门致公堂。双方都尊重中山先生的意见,按这一方案去办,于是,同盟会员一律加入洪门。在旧金山,中山先生还亲自担任了同盟会会员加入洪门的介绍人。

  同盟会与致公堂联合后,中山先生即建议组织洪门筹饷局,进行筹款,致公堂的负责人一致拥护。孙中山先生亲自撰写洪门筹饷局缘起,草拟章程和革命军筹饷约章。筹饷局职员由致公堂和同盟会两团体选任。黄三德为监督,朱三进、罗敦怡为总办(以上三人是致公堂负责人),李是男(美洲同盟总会负责人)为会计,其他各职也由两团体分担。为慎重起见,对外则称“国民救济局”。洪门筹饷局成立之后,即应黄兴来电要求,电汇一万元港币去香港,供革命活动费用。

  由于黄花岗起义的巨大撼动,国内反清运动已如火如荼,人民渴望革命军再起,推翻清皇朝,解救国家。十八省新军也在酝酿着倒戈反正。海外华侨更殷切期望革命早日成功,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做自己的靠山。一些平日思想保守、不关心政治的人也动了起来,积极响应筹饷活动。这正是扩大宣传,壮大革命力量,筹集巨款的大好机会。9月初,中山先生和筹饷局演说员黄芸苏、张霭蕴、赵昱共四人,分南北两路自旧金山出发,到美国各埠募款。张霭蕴与赵昱走南路,中山先生与黄芸苏走北路。动身之前,致公堂总堂发出筹饷布告,通知各埠洪门兄弟,对孙中山先生等人优礼欢迎。截至10月上旬,在短短的三十多天内,中山先生与黄芸苏已到过十多个埠。所到之处,必集会发表演说,论述革命与华侨的切身利害关系,阐述三民主义的革命宗旨,痛斥保皇派散布的各种谬论。每当中山先生举行演讲会,侨胞闻风而集,一般老农老圃也放下耕作前来听讲,听到激动时,就不断鼓掌以至顿足。侨胞踊跃为革命捐献,捐款者以侨工占最多,有些失业侨工激于爱国热情甚至向亲友借债来捐献。这次洪门筹饷局筹款活动直到年底结束,共筹得四十余万美元。

  正当两路演说筹饷活动顺利进行时,10月中旬传来了武昌起义胜利的消息,广大侨胞欢欣鼓舞。中山先生即改变演说筹饷的计划行程,转向纽约,拟从纽约去伦敦进行外交活动,争取英国支持辛亥革命,然后回国。中山先生到了纽约,去伦敦和回国的路费还没有着落(据一些华侨说:中山先生为国奔走,为革命筹措经费,他自己身边却常常不名一文)。他会见了司徒美堂,立刻解决了这个问题。据司徒美堂先生回忆:辛亥革命爆发的第三天,他在纽约街上碰见中山先生,知道孙中山先生还没有路费回国。他即刻与阮本万、李圣策、伍钦雄、黎观长五人,凑足四百五十元美金,交给中山先生做路费(见司徒美堂著:《祖国与华侨》上册五十四至五十五页、下册五十七页)。

  191112月,南京十七省代表会议将要选举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美洲各地致公堂和其他华侨团体纷纷发电拥护孙中山先生为临时大总统。

  美洲华侨对辛亥革命的贡献在我国史册上闪耀着爱国主义光芒。兹特辑录若干史料,作为对辛亥革命的纪念。

  注:

  [1]孙中山先生在博济医学校读书时,结交同学郑士良,郑是洪门三合会分子,对孙中山先生的初期革命事业,多所匡助。1895年,孙中山组织广州起义,即有洪门分子参加在内。中山先生于1894年建立兴中会,经过郑士良、史坚如等人的奔走联络,长江一带的哥佬会,两广福建的三合会,许多单位的领导人于1896年聚集香港举行会议,各洪门首领在会上公布中山先生为总龙头(当时中山先生未出席会议)。那次集会,中山先生的日本友人宫崎寅藏、平山周也参加,后来宫崎寅藏写有《三十三年落花梦》一书,记叙那次会议经过甚详。

  中山先生曾对美洲洪门讲过一段话,他说:“华侨在海外的会党很多,有洪门三合会,即致公堂,他们原来的宗旨,是反清复明,抱有种族主义的,因为保皇主义流行到海外后,他们就归化保皇党,专想保护大清皇帝的安全,故由种族主义的会党,反变成保护满清皇帝。”(见《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三讲)

  孙中山先生第一、第二两次到美洲发动群众收获不大,原因之一,是那时致公堂一些上层人士受保皇党蒙蔽。上面引述的那段话,是孙中山先生本人口述,当可置信,这是历史的真相,特为注明。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