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浩气长存
目 录
  《浩气长存——广州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史料》编委会
  辛亥革命遗址
 
  目 录
  抗风轩议盟
  王家祠组织乙未起义
  光复前后广东妇女参加同盟会的活动
  广东新军庚戌武装起义经过
  我所知道的庚戌新军之役
  庚戌新军首义经过
  清廷对革命党的防范和镇压
  民主革命广东首次武装起义事泄失败
  我参加辛亥“三·二九”之役的亲身经历
  黄花岗起义二三事
  浩气长存黄花岗
更多>> 
浩气长存
勿忘伍廷芳
黄淼章 邝桂荣

   伍廷芳先生(18421922)是清末民初著名的民主志士,他为中国的民主共和制作出了不朽的贡献。他是新会人,早年留学伦敦,荣获法学博士学位,是香港第一个华人大律师、第一个华人太平绅士和第一个华人立法局议员,又是一个杰出的外交官,曾先后被任命为驻美国、墨西哥、古巴等国公使。辛亥革命后,伍先生宣布赞成共和,坚决脱离清政府,并主张清帝退位。伍廷芳被推为南北和谈代表,南京临时政府司法总长,北京政府外交总长兼国务总理。1917年,伍廷芳追随孙中山先生到广州参加护法运动,任护法军政府外交部长并兼任广东省省长,还一度代孙中山摄行大总统之职,在中国近代社会的大舞台上,留下了一个极为光辉的身影。但是,随着历史的推移,伍廷芳不知何故却被人们淡忘了,也许是因为他是无党派的自由人士,没有党徒党孙为其宣传鼓吹而被人遗忘。但他的墓葬,却完整地保留了下来,他的身影和孙中山先生亲自写下的碑文,永远和越秀山相伴在一起。

伍廷芳

伍廷芳塑像

   伍廷芳,本名叙,字文爵,号秩庸,后改名廷芳。广东省新会人,1842720日生于新加坡合都亚南,三岁时随父回国定居于广州市芳村。他曾在芳村一间外国教会学校读书,牧师教他学英文,伍廷芳聪敏好学,英文学得较好,受到牧师的赞赏,因而推荐他到香港读书。伍廷芳于是于1855年到香港圣保罗书院读书,1861年毕业,任香港高等审判庭译员。1874年,伍廷芳抱着救国治国的愿望,自筹经费,赴伦敦林肯法律学院深造,经三年刻苦攻读,成为第一个取得英国法律学博士学位的中国人。

   18771月,清政府第一任驻英公使郭嵩焘到达伦敦次日,伍廷芳前往拜访,熟悉英国法律的伍廷芳向郭陈述了学法律、习外语、办报纸、蓄人材的重要性,郭认真听说后深感伍廷芳是一个法律奇才。郭嵩焘同时还了解到伍已应驻美公使陈兰彬之邀,即将赴美任领事。郭嵩焘立即上奏清廷,请求留伍廷芳任驻英使馆参赞。当时,晚清政府正开展洋务运动,对外交涉事情繁重,却奇缺懂国际惯例和法律事务的人材。于是,刚从林肯法律学院毕业的伍廷芳竟成为晚清驻外机构争相网罗延聘的对象。但伍廷芳因父亲病逝,既未赴美,也未留英,而是返回了香港。

   18773月,伍廷芳从英国回到香港。518日,由香港律政司正式宣布他出任大律师,伍廷芳为维护香港同胞利益,与种族歧视势力展开了面对面的抗争。18788月,港督轩尼诗反对种族歧视,废除笞刑的主张,博得了香港同胞的拥护,但激起英籍居民的不满。伍廷芳等人在东华医院召开会议,研究对策,决定参加107日在香港大球场召开的民众大会。107日,当会议通过允许实行鞭刑时,伍廷芳提出抗议,率领华人退出会场。同年11月,由东华医院董事局发起,一百三十名富裕华人签名,请求英女皇留任轩尼诗当下届港督;另又有两千多名华人签名要求英女皇废除笞刑,两封请愿书都是由伍廷芳等代表交给港督的。嗣后获得英女皇批准,香港自始取消了笞刑。伍氏为港人争取民族平等、保护华人利益的行动,得到中外人士的称赞。后来港督认为伍廷芳已成为华人领袖,利用他可以做好华人工作,稳定香港,因此,同年1216日,委任伍廷芳为太平绅士,为四十名太平绅士中唯一的一位中国人。

   香港同胞为更好地维护华人权益,18791月和12月,香港华人团体组织、全港华人领袖黄筠堂等数十人,先后两次向港督轩尼诗致请愿函,一致推举伍廷芳为立法局代表。香港政府为顺应民心,委任伍廷芳为立法局议员,成为香港第一位任立法局议员的中国人。1882年,伍廷芳又被选为香港保良局副主席。

   1882年,伍廷芳凭着出色的西学素养,还有稳健干练的办事才能,受聘成为李鸿章幕府,其后主持办理了因北洋水师军舰停泊日本发生的“崎案”。后被清政府命为出使美国、西班牙、秘鲁、古巴公使。他利用自己熟悉外国法律的优势,尽力保护当地华人,为保护华人的利益做了大量的工作,深得当地华人的敬重。在晚清外交官群体中,伍廷芳是一个极为优秀的外交官。

   辛亥革命爆发后,伍廷芳在上海宣布赞成共和,致函清廷,劝告清帝退位。中华民国政府成立后,他先后任司法总长、外交总长、代国务总理等要职。黎元洪任民国总统时,伍廷芳曾任外交总长兼代总理。1917年,在黎元洪解去段祺瑞国务总理一职后,张勋由徐州率军入京,旋即演出一场复辟丑剧。但张勋是以调解黎、段二人“府院之争”的面目出现的。当时他曾派人入京,并向黎元洪电陈“调停”的条件,限期解散国会。黎元洪迫于当时形势,答应了张勋的这个要求,签署了解散国会令。

   但总统下令,须国务总理副署。伍廷芳看到了张勋解散国会是为了复辟大清王朝的险恶用心,认为这是践踏国家约法,违背民意,坚决反对解散国会的命令,毅然表示“欲我副署,先取我头去”。黎元洪多次派人敦促伍改变主意,均遭到拒绝。于是,黎免去伍代国务总理之职,以步军统领江朝宗代行其事。江朝宗立即乘车到伍廷芳家,索要国务总理印章,伍廷芳闭门不见,江朝宗立门外大呼“江朝宗代理国务总理,奉大总统特任也,请伍老先生交印章于江朝宗”。并说:“不给印章,死也不走。”伍廷芳看到江朝宗如此相逼,非常生气,告诉家人:“都不要理他,看他在门外站到几时。”江朝宗无奈,又统率步军兵士多人,围住伍宅,以武力恫吓,一直僵持到半夜,并在大楼附近纵火,但伍廷芳仍不为所动。后来,伍廷芳经过慎重考虑,对北洋政府已彻底失去了希望,认识到真正的希望是在南方组织护法运动的孙中山先生。他毅然令人“掷印章于门外”,并决定南下投奔孙中山。伍廷芳此举,深为全国人民所敬佩。

   1917年,伍廷芳随孙中山先生到广州参加护法运动,任护法军政府外交部长,后又兼任广东省省长等职。 

   伍廷芳宦海几十年,清廉从政,严于律己,在护法军政府中,享有很高的声誉。当时,广东虽然是护法运动的策源地,但粤地军阀却依仗自己掌握军队,“有枪就是草头王”,干预政事,将官场弄得乌烟瘴气。要做官,就一定要有靠山和裙带关系,要么就用钱来买。如将各县的空缺,按地方的富庶贫困,分为上中下三等。一等空缺要万元才能买到,二等值七八千元,最次的也五千元。只要出得起钱,就可以当官,管他有无学识与能力。学法律出身的伍廷芳先生对这种官场卖官鬻爵的腐败现象极为痛恨,并试图改革这一官场歪风。

   有一次,伍廷芳的一位亲人受人之托,向伍廷芳求官,说:“我的朋友很想弄个县长当当,但找不到门路。您老人家有头有面,本省的文武官员都敬重您,请您高抬贵手,给他一个官位。他已经准备了好几千元作为酬劳。”伍廷芳一听此话,非常生气,正色言道:“卖官鬻爵的事我从来不干,不但不干,而且深恶痛绝。你的朋友有钱,又何必做官呢?官缺既是从金钱上得来,那么,为官的品行就可想而知了,将来少不了搜刮民脂民膏,荼毒百姓。对这种社会之蠹,我不能扫除已深感惭愧,倘若助纣为虐,那我成了什么人?”一席义正词严的话,使那位亲戚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1921年4月7,广州非常国会选举孙中山为“正式政府大总统”。孙中山分别任命伍廷芳、伍朝枢为外交总长、外交次长,陈炯明为广东省省长兼粤军总司令。

   孙中山就任“非常大总统”后,下决心“削平变乱”,用武力打倒军阀,统一全国。在粤军平定广西,打垮桂系军阀后,孙中山抵达桂林,建立北伐大本营,准备大举北伐。伍廷芳在广州代行总统职权,主持政事。

   1922年5月4,孙中山下达《声讨徐世昌令》,并亲赴韶关督师。但粤军总司令陈炯明为了割据广东,与北洋军阀秘密来往,反对北伐,还取消了接济北伐军军饷的诺言,截留应解交中央政府的各项税收,并派人刺杀了在广东负责供应北伐军枪弹器械和协调后方军事调度的邓铿。为了稳定广东后方,在韶关督师的孙中山被迫于6月1返回广州,公开揭露陈炯明破坏北伐、蓄意兵变的种种行径,希望通过报界舆论,敦促“陈家军”退出广州。

   6月16凌晨,蓄谋已久的陈炯明发动兵变,全面攻占广州市各要害机关,控制市内要隘,围攻总统府,炮轰孙中山的住所粤秀楼。孙中山在警卫军队的保护下,脱险登上楚豫舰,号召各军平定叛乱。各舰在孙的感召下先驶往黄埔长洲,后驶入白鹅潭,威慑广州。孙中山驻节永丰舰,在江面与陈炯明叛军对峙了50多天。

   在这场动乱之中,陈炯明为彻底搞垮孙中山,企图拉拢伍廷芳父子一起反对孙中山,被伍廷芳严词拒绝。伍廷芳不顾陈炯明的胁迫,冒着生命危险,坚持与孙中山合作。17日,他还同伍朝枢共赴永丰舰谒见孙中山,接受孙的指示,并立即通知各国驻粤领事,要求他们严守中立,勿助陈炯明叛军。

   陈炯明见伍廷芳不肯反对孙中山,就接二连三派出叛军到伍家捣乱,限制伍廷芳的自由,企图让伍屈服。伍廷芳对陈炯明的叛变极为气愤,他忙于谒见孙中山,又和各国领事周旋,在精神上受到极大刺激。当时,伍廷芳已八十一岁高龄,身体有疾,连日劳累,悲愤交集,病情日渐严重,不幸于623日病逝。伍廷芳在临终前,谆谆教导其儿子伍朝枢要紧跟孙中山,竟无一语谈及家事。

   伍廷芳逝世时,孙中山仍蒙难于中山舰上。闻伍廷芳逝世之噩耗,痛感失去良朋益友,涕泣不能自抑。他在中山舰上对官兵说:“今日伍总长之殁,无异代我先死。亦即代诸君而死。为伍总长个人计,诚死得其所,唯元老凋谢,自后其谋国事,同德一心,恐无如伍总长其人矣。吾军惟有奋勇杀贼,继成其志”,“戡平叛乱,然后可以慰伍总长之英灵,完成革命大业”。

   1922年12月17下午,在上海九亩地新舞台为伍廷芳举行极为隆重的追悼大会,会场上悬挂孙中山“人亡国瘁”的挽联。大会由谭延闿主持,孙中山主祭。连续几天,团体、个人参与追悼者达万人。

   1924年,当时的政府为伍廷芳先生筹建了墓园。墓园位于广州市东郊一望冈,毗邻著名的黄花岗。伍廷芳墓园的设计独具匠心,一反中国墓葬前有大墓冢,后有靠山、护岭的做法。墓园中立一墓亭,平面为十字形,十字的横竖均宽二点九七米,如回廊。十字的两端南北宽五点一二米、东西长六点一四米,由于宽窄不一,面积约十三平方米左右。墓亭高六点七七米,顶部为拱形,圆拱外面的东、南、西、北四面各饰以等腰三角形,其南、北、西三面各以四石柱、东面以六石柱支撑上盖。墓亭中央立墓碑。墓旁有一座伍廷芳铜质塑像,原建于1934年,由我国近代著名雕塑家李金发设计,已毁。现有雕像由广州市雕塑院于1985年以水泥仿原像重塑。伍氏塑像头戴瓜皮帽,身穿长衫马褂,端坐于沙发上,双眼炯炯有神,注视着前方,似在祈盼孙中山领导的革命早日成功。墓前置有孙中山先生为纪念伍廷芳而亲自撰写的《伍廷芳墓表》碑文。

   在伍廷芳墓侧,有建于1934年的伍廷芳之子伍朝枢(18871934)之墓。伍朝枢曾任广东大元帅府外交部长和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长及广东省主席等要职,193413日病逝于香港,年仅四十七岁。

   1988年,由于先烈路伍廷芳墓原址进行工程建设,伍廷芳父子墓被迁至越秀山中山纪念碑的东面的山坡上。现在的墓园占地面积约一千二百五十平方米。墓后还有数株老榕,榕荫如盖。宽阔的墓园,和越秀山的苍松翠柏英雄树等浑为一体,抚慰着伍老先生的英灵,更使人感到墓园庄严肃穆。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