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广州文史第七十六辑
目 录
  首页
  编委会
  目 录
  广州城建史与文物古迹
  开启广州文化之曙光
  广州文博连平后方库房始末
  谈广东贡院旧址与广东省博物馆筹建
  记保护锦纶会馆的经过
  政协委员视察锦纶会馆
  广州农讲所纪念馆筹办始末
  记孙中山大元帅府旧址的保护和利用
  黄埔军校孙总理纪念碑铜像安装始末
  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建馆经过
  收回陈氏书院部分被占用地经过
  关于陈氏书院建筑设计的调查
更多>> 
第七十六辑
记保护锦纶会馆的经过
——广州市政建设与文物保护完美结合的典范
吴 裘

  锦纶会馆又名锦纶堂,是一座占地面积692平方米、建筑面积347平方米,为青砖三进三路硬山锅耳墙形式结构的清朝时期典型的岭南传统祠堂建筑,该建筑坐北朝南,迁移前坐落于广州西关下九路西来新街21号。

政协委员视察锦纶会馆

  会馆建于清雍正元年(1723年),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曾经重修。是旧广州丝织行业的行业会馆(又即“锦纶行”), 也是丝织行业的老板们聚会议事的场所。会馆内存有石刻、木雕、陶塑、灰塑,体现岭南建筑的灵动和秀丽的特色。馆内所存的22块碑记,记录着会馆的历史,印证了中国纺织行业及广州西关丝织品出口有过辉煌的历史,也见证了在清朝至民国期间广州手工业发达及丝织行业的兴盛以及“十三行”对外贸易的史迹,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遗迹,现是广州唯一幸存的清代行业会馆建筑,是广州对外贸易、手工业发达及明末清初中国资本主义萌芽的重要实物见证。

  明末清初广东著名学者、诗人屈大均在他的《广州竹枝词》中描写了当时“洋船争出是官商,十字门开向两洋;五丝八丝广缎好,银钱堆满十三行”的盛况。当时从事丝织业的有数百家工厂,全行业鼎盛时期的工人达三四万之多。到了清雍正年间,广州地区的丝织行业已日臻完善,从事该行业的人不断增多,达到了鼎盛时期。这行业的人们需要有一个集中议事的地方,于是便发起集资兴建了锦纶会馆。会馆内还供奉着锦纶行内的祖师爷——汉朝博望侯张骞。

  到了1920年,国民政府曾经提议将会馆收为公产,孙中山先生知悉后,即作批示:“永远保留”。到了1958年被改为民居,住了多户人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会馆的保护,直至1997年才被广州市人民政府列为第五批文物保护单位。

  1999年因开辟康王路,迁移前的锦纶会馆正处在规划中的康王路的中央,面临着被拆掉的可能。是年96日广州市政协学习和文史委由屠鹤云副主任召开主任会议,决定组织委员开展视察调研。我接到这个任务后,旋即组织委员于99日,由广州市政协何家松副主席率学习和文史委委员,会同市规划局、市文化局等有关部门负责人一起到实地视察。视察后立即在广州市规划局召开协商座谈会。委员们认为锦纶会馆很有历史价值,是广州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要设法把它保留下来,会上,委员们以积极的态度,认真履行职责,经过认真分析研究,在座谈会上提出了三个保护方案:“一是将其原地保护,筑成岛式结构,康王路在此段分成上下行,马路从锦纶会馆两边通过;二是将康王路经锦纶会馆路段下沉筑成隧道,马路在锦纶会馆下面通过;三是将锦纶会馆向西北平移到西来初地东则地块。”

  通过委员与专家的协商和论证,最后采取了整体平移的方案,理由是:第一方案占地面积太大,东面有荔湾广场,西面有华林寺,难以安排用地;第二方案隧道下沉,使得康王路下沉的路段延伸段过长,造价昂贵,路段过长下沉会引来交通不畅通的问题。通过政协委员视察,与市规划局、文化局协商和专家们的论证,最后采用了第三方案——平移。现锦纶会馆所处的是平移后的位置。

  方案确定后,用了将近两年时间做前期准备工作,将会馆内的30多户住户迁出,全部拆除了居民所搭建的砖木结构间隔。2001818日由广州市鲁班公司负责平移施工,开始正式平移过程整体上分为三步:准备、平移和修复。准备阶段由上夹板、铺下轨道和建托盘(即下轨道体系)三部分组成。

  首先是对会馆进行大包扎,在墙内外两面上夹板,将墙与坚硬的夹板捆绑在一起,以起到固定墙面和屋面的作用;接着铺下轨道,打桩加固基础后,在桩基础上铺槽钢,这就是下轨道体系,也就是锦纶会馆行的路面;在锦纶会馆墙底下托墙梁,上面做夹墙梁,然后做纵横梁将整幢会馆连接起来,在纵横梁上铺设槽钢,形成上轨道体系,即托换底盘,将整个锦纶会馆支撑起来。整个上轨道体系是做在地面以下,转移到位后,上轨道体系不用拆除,这样既避免了拆除时会馆带来的冲击和振动,还可对会馆基础进行一次性的加固,使原建筑物的基础和刚度都得到提高,有利于保护文物。

  正式平移的施工期总共用了36天时间,该平移工程采用9100T千斤顶做动力,电脑、水准仪、经纬仪同时监控,安全顺利地沿着已准备好的轨道先纵向滑行804米后将会馆整体升高1085米,接着旋转90度后再横向滑行22米,最后还将锦纶会馆旋转1度,与新康王路平行。

  平移完成后便是最后的修复工作。该工程克服的主要困难是:将一幢几乎不存在整体性,且平面尺度较大的文物进行远距离迁移和大位移顶升;该工程要求连同基础一起原封不动地进行平移和顶升;由于锦纶会馆是主要文物建筑,在搬动过程中要确保文物不受任何损坏。

  这项工程是国内外没有先例的平移顶升工程,成功地将广州这座经历了近三百多年风雨的砖木结构古建筑稳稳当当地迁移到新开的康王路西面,既保护了文物,又创下了当时一项全国乃至全世界极为罕见的砖木结构房屋平移工程之最,圆满地解决了市政建设与文物保护的矛盾。

(广州市政协学文委)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