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广州文史第七十六辑
目 录
  首页
  编委会
  目 录
  广州城建史与文物古迹
  开启广州文化之曙光
  广州文博连平后方库房始末
  谈广东贡院旧址与广东省博物馆筹建
  记保护锦纶会馆的经过
  政协委员视察锦纶会馆
  广州农讲所纪念馆筹办始末
  记孙中山大元帅府旧址的保护和利用
  黄埔军校孙总理纪念碑铜像安装始末
  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建馆经过
  收回陈氏书院部分被占用地经过
  关于陈氏书院建筑设计的调查
更多>> 
第七十六辑
黄埔军校孙总理纪念碑铜像安装始末
邓长风口述 黎启义整理

  黄埔军校旧址的孙总理纪念碑是重要的参观内容之一,纪念碑上的孙总理铜像是如何吊装上去的?这庞然大物又是如何安装固定的?长久以来无人知晓,亦未见有文字记载。1986年秋,笔者在黄埔军校接待了湛江市黄埔军校同学会会长黄维亨(黄埔七期),被告知:他参加了当年孙总理纪念碑落成典礼,同时,参加落成典礼的有当年参与吊装孙总理铜像的施工者之—— 邓长风先生。邓老先生现离休在湛江市粮食局,但已在病榻上。数日后笔者赶赴湛江,与邓先生详谈,作了笔录、整理。以下是邓长风先生口述的内容。

  1930年,我在广州张泗记建筑公司任施工员,老板叫张泗。该公司主要承接穗港澳地区的大小安装工程和沥青敷设工程。在20世纪30年代,该公司曾承接由上海陶馥记所承建的广州中山纪念堂、越秀山孙中山纪念碑等重大工程的部分基础工程。这次安装黄埔孙总理纪念碑的铜像,虽说工程量不大,但其影响及意义却不小,因而留下一段难忘的回忆。

  是年秋,黄埔军校已大部分迁往南京,剩下部分七期学员在校就读。当时军校副官处副官江述修与我是惠州同乡,江常来我们公司谈家常。一天,他说黄埔军校有座铜像是日本友人赠送的,准备安装在孙中山纪念碑上,因事关重大,无人前来投标而被搁置数月。他问我们敢不敢承接。我当时初出茅庐,血气方刚,心想,有志者事竟成。在征得老板同意后,先去实地考察。为了慎重起见,我约请了以起重吊装而著称的“杜松记”老板杜松一起前往。

  次日,我们一行乘军校的交通船到达黄埔码头。经江述修的带引,我们会见了军校管理处肖处长。寒暄过后,肖送来了铜像的图纸及有关资料,阅毕,即上安装现场。

  孙总理纪念碑建在土名叫“八卦山”的山顶。山高20余米,碑塔净高约15米。碑塔正面向北,面临珠江;碑背靠南,群山环抱,苍松翠绿。铜像便要吊装在碑塔顶之上。碑基础结构为多层红砖砌成,外围以水泥石米批荡,碑身光洁而无文字。碑脚四周是刚植不久的草坪,还没有种上树木,周围亦未有辅助的砌设,上山的路亦仅用红砖敷设,看得出一切都有待完善。察看了周围环境后,我们把竹梯三把连驳在一起搭上碑顶,爬上去作实地吊装考察。碑塔顶是一个长、宽各80厘米的空心向天窗口,中间已固定好准备安装铜像的两条钢筋水泥桥梁板,各长80厘米,宽厚分别为15~20厘米,桥板中间已按照安装规格的尺寸预留好安放铜像的插孔。从以上情况看,已基本具备了施工条件。我们根据铜像的重量、吊装高度,设计出力点和各种安全系数,订出了万全之策,最后决定承接该项工程。这时我私下与杜松商量工程的价钱,杜认为工程实属不难,一百五十元即可。我便心中有数了。

  稍后,我便以张泗记建筑公司代表与甲方洽谈。此时,军校管理处肖处长一本正经对我说:“军中无戏言,此项工程非同小可,万一失职,要军法处置”。我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现在方案已完备,请你放心。”随后对工程要价500(广东毫洋)。肖处长立即应允,签了合同。

  数日后,我作为签约方的代表及现场指挥,会同杜松之子“大懵仔”等十余人进场。我一方面鼓励大家众擎易举,扶土成墙;另一方面则暗暗勉励自己行成于思,万不可粗心大意。

  材料进场后,我们首先把三根杉木驳至18米长,再把三根18米长的杉木交叉捆在一起,组成一个立体三脚架。为了使三脚架牢固可靠,在每个杉头的连接处分别镶上细麻布,以防止钢丝捆扎时打滑。在三脚架终端装上吊环式的滑轮,穿上吊装用的钢丝绳。在众人合作下吊装工作很快准备就绪。

  第二天,我们从山下运来铜像。铜像被一个长约28米,宽、高均约09米的大木箱装着,整个重量约为2吨。要把这个庞然大物搬上八卦山,当时并非轻而易举。我和“大懵仔”等几个人商量,在山上用手动卷扬机往上拖,在坡上垫上两条圆木,以减少压力和摩擦力。然后在木箱四个角绑上绳索,由四个人配合往上拉,这样可控制木箱不能左右摆动。于是,十余条壮汉,在一人指挥下、一、二、三,一步一步,慢慢把铜像拖上去了。这时我万分感激这些伙计们的团结合作,亦由衷敬佩他们的聪明才智。

  我们把木箱撬开,木箱由坚实的“东北松木”板构成,箱板厚度足有01米。铜像用白洋布裹得严严实实,所有的空隙都被细软填料塞满。当包装全部拆除后,孙总理像两目炯炯有神,嘴角微微上翘,刚毅的性格,慈祥的面孔,使人感到栩栩如生,光彩照人。人们对日本雕塑家这种巧夺天工的精美工艺赞叹不已。

  铜像净高约25米,长、宽各约08米,上身是空心铸铜。重15吨。铜像的皮鞋底下,分别有两根长约02米、直径约006米的铜螺栓,并配有两个约25千克重的铜螺母。铜像背后刻有“日本梅屋庄吉赠吉田祥哉塑像公元一九二九年”等字样。整个铜像从雕塑造型来看,有大刀阔斧、粗犷豪迈感,但头发、眉毛、衣料质感都一一呈现出来,手法上却是细腻刻画入微的,使人百看不厌。

  为了使铜像能体面地、完好无损地吊装,我们进行了仔细的研究。采用“人”字吊装法。即从铜像的两个腋、胯上做承力点,在铜像头顶上作为索结点,这样吊装时使人感到文明庄重又不失体面。然而,这种索结与铜像相脱离,摇晃碰撞的可能性增大,难以控制平衡。为了解决这一难题,我们采取了在铜像的两只脚上分别绑上绳索,用人力拉住,一方面控制上升角度,另一方面分散力点。升得越高,斜度越大,铜像碰撞的可能性就能排除。

  在吊装前,我们先用白洋布捆好铜像两腋胯中的贴身部位,然后,包上细软的麻布条,再套紧钢丝绳。在两只脚上亦作相应处理。这时,一切准备工作完毕。为了做到有绝对把握,经三番五次检查,确认万无一失了,便开始升吊。随着一声令下,手动卷扬机缓慢转动,铜像开始慢慢脱离地面,一米、二米、三米……十分钟后,顺利达到预定高度。我和“大懵仔”等三人,迅速地沿着竹梯爬上碑顶,指挥下降。这时,我们的手已摸到铜像,大家稳住铜像,慢慢地、准确地降落在预定位置上,随即进行安装固定,把铜螺母旋紧。由于重力作用,加上铜栓与孔洞吻合,安装好的铜像岿然不动,稳如泰山。吊装全过程仅用了30分钟就干脆利落胜利完成了。在场的人们都为之欢呼、呐喊,热烈鼓掌庆贺。在下碑前,我们给铜像盖上一面国民党党旗,套上活环以备揭幕之用。

  在安装全过程,军校负责人及有关人员都在场,有些人在远处用望远镜监视施工过程。工程完工,我们请甲方派人验收,但因对我们工作满意和信赖而免了。从开工进场到完工,前后仅用三天,速度之快使甲方赞赏不已。

(广州市政协学文委)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