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广州文史第七十七辑
目 录
  首页
  编委会
  目 录
  峥嵘岁月
  我所了解的平定广州商团叛乱的经过
  记中国空军抗日杰出将领
  回忆广州起义前后的斗争
  寻访昔日中共活动旧址
  回忆在连县旧城一个地下党组织的活动地点
  基督教联合中学的学生运动
  抗战胜利后收复南沙群岛的回忆
  钟明关于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广州市地下组织有关问题的答问
  我从东纵到广州
  对“五卅一”运动的准备与总结的回忆
  牢狱挡不住奔赴游击区的决心
更多>> 
第七十七辑
记我所知道朱执信从事革命活动的片段
陈明

  辛亥革命100周年来临前夕,在广州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国民党元老古应芬的300余件私人函件、电文、文稿首度展出,其中包括古应芬与孙中山、蒋介石、胡汉民、汪精卫等私人函件、电文、文稿。这批文件以朱执信、胡汉民、汪精卫的函件为最多,其次则是蒋介石等人,孙中山等人的手撰虽不多却十分重要。古应芬作为孙中山忠实的追随者,先后参与广州新军起义、黄花岗起义、护国运动等重大事件。历任广东省财政厅厅长、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南京国民政府财政部长、文官长等要职,曾亲手创办勷勤大学(华南师范大学前身)。这次展出的函件,绝大部分是属首次刊印,通信双方的关系密切,其中包含大量在当时公开场合不便透露的重要信息。

朱执信像

  我到孙中山大元帅府纪念馆参观,看到《古应芬未刊函电文稿辑释》一书(主编李穗梅,广州出版社出版)。我特别注意看与朱执信有关的函件、诗词,因为朱执信是我的舅公,其四妹是我母亲汪德简的大妈。我母亲汪德简经常跟我讲起她的舅舅朱执信在汪家如何努力学习,在这里度过了他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时代。1904年,他东渡日本留学后参加同盟会,跟随孙中山参加了革命,在黄花岗起义中是负责围攻两广总督衙门的选

汪德简16岁时像(约1941年)

  锋队领导成员。此后多次参加革命武装行动,每次临行之前都给家人留诀命书,以示义无反顾的决心。后来他年仅三十五岁就在调停桂军与东莞民军冲突中被乱枪击中牺牲。今番禺执信中学落成时,学校领导还邀请我母亲汪德简作为朱执信的亲属参加落成和开学仪式。

  我母亲最敬重她的舅舅朱执信,常跟我说起,现在的豪贤路上,还保留着“朱执信故居”。她说,在18851012日(清光绪十一年九月初五),朱执信出生于豪贤街其外祖父汪瑔的“汪氏随山馆”内,那天恰好收到他舅父汪辛伯(兆铨)中举的捷报。外祖父十分高兴,便给外孙取名“举”为乳名。后来,父亲给他起名大符,字执信,因其仰慕康熙年间山东学者赵执信。朱执信祖父本是浙江萧山人,因游宦来居广东。父亲朱启连(名埭诧)先生是当地有名的儒者。棣坨先生性情高雅,不随俗浮沉,平常欢喜弹琴以自消遣,还研究古代刑名之学,摹习桐城派古文,都很有功夫,特别对于诗词和隶书更有心得,并精通古琴,被称为“琴王”。他常自评其诗说:“清而薄似僧厨之粥,挺而弱似盆山之竹,黝而削如羸夫之羊,莹而确如赋宅之玉。”由此可见他的人生哲学。朱执信的母亲汪若昭是同邑名儒汪兆铭(汪精卫)的叔父汪瑔(谷庵先生)的女儿,朱棣坨曾师从汪瑔学习,因为汪瑔爱重其才,把爱女汪若昭嫁给他,并让他入赘汪家。汪若昭出身书香门第,从小跟父亲读过不少书,常向子女讲述文天祥、史可法、陈子壮等人的英雄事迹。朱执信少年时,外祖父汪瑔聘请了其姨父、广州有名的老秀才沈孝芬为塾师,朱执信和其大弟秩如、四舅汪兆铭、表兄弟汪祖泽等一起念书。他酷爱文艺著作,又师从舅父汪仲器学习数学。由于家学渊源,朱执信从少年时,就勤奋攻读,博览精思,志趣不凡。他在“汪氏随山馆”跟随广州有名望的塾师学习国学,学有所成。朱执信十岁时,每天下午放学回家后,还坐在门前台阶上看《汉书》和《史记》,直到日落看不清书页的字,才回房间休息。他广览外祖父的藏书,埋头书海,尽情邀游,放眼世界,忧怀国事,踏实地思索和寻找着自己的人生坐标。在浩如烟海的史籍中,王安石的改革言论、王夫子发扬民族思想的论著与《水浒传》、《扬州十日记》、《嘉定屠城记》等描写绿林造反和记载清朝军队暴行的书籍吸引着朱执信,并给他以有益的启迪。在他幼小的心灵里,仇恨清朝统治、改变中国现状的情绪逐渐萌发。其弟朱秩如回忆道,朱执信在书院读书时,曾写一篇洋洋万言痛陈时政的论文,而阅卷者是守旧派,在文章中批道:“胸中一壶泥而尘。”但此文却被学友们争相传阅,赞叹道:“文中吹来清新风。”

  1899年(清光绪二十五年)后,朱执信的父母三年内因病相继去世,他和弟妹便由住在广州的舅父汪仲器抚养。其家世素清贫,父亲死时,仅余琴几张,图书法帖几千卷,此外别无他物,

朱执信故居

  但遗留给他的精神上的遗产却是很丰富的。他曾写信给他的兄弟说:“先人初无他贻,唯此耿介之性,实赋诸我,傥腼颜苟活,岂不有忝于祖?”从这里可看出家庭教育给他的影响。而舅父汪仲器对他的抚养和教诲,也令他感恩并激励他以后的人生路,在其诗中可以体现。如在这次大元帅府展出的函件中,我看到舅公朱执信写的《杂诗五首》中的第三首诗:

  往我生孤露,托育舅氏门。道义诏我聆,诗书劝我敦。饮食且教诲,有逾父母恩。宅相言以诬,旧闻纪遂愆。十年从征役,永念疏晨昏。况次值乱离,恐劳惊魂梦。长疑遂永诀,负之知何言。

   1900年,八国联军大举侵华,腐朽的清政府投降求和。次年与侵略军签订了屈辱的《辛丑条约》。不满现实的朱执信受到新的刺激,他开始利用书院课试的机会纵谈国事,直抒己见。190112月,他作《读辛幼安南渡录感叹题后》一文,阐发自己反抗清政府镇压人民的思想。这篇以朱执信署名的文章,被广州著名学府广雅书院拟取为文学第一名。1902年,朱执信进入资产阶级维新派在广州举办的新型学校——“教忠学堂”学习,接受了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作为教学方针的综合教育。朱执信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亲友们,包括古应芬、汪兆铭、汪祖泽等,组织了“群智社”,购买新书,研究学术,追求民主和进步,由此朱执信受到资产阶级革命的启蒙教育。在教忠学堂和群智社的两年中,朱执信除了阅读梁启超主办的《新民丛报》外,还读了赫胥黎的《天演论》、亚当·斯密的《原富》、卢梭的《民约论》、孟德斯鸠的《万法精理》等西方名著,这些书中所包含的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思想对朱执信影响很大。1904年夏,朱执信考入京师大学堂预科班,并以优异成绩(在应试的200多名学生中,他以第一的成绩被录取)取得官费赴日留学资格。

  1904年,朱执信留学日本,在东京法政大学速成科攻读经济学。他主修法政经济,并攻数学、医学,精通英、日两种外语。其间,在东京结识了孙中山、廖仲恺等革命党人,立志反清。19058 月(清光绪三十一年),中国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朱执信参加了同盟会,被选为评议部评议员兼书记,成为同盟会最早的会员之一和重要骨干,开始革命生涯。从那一年开始,年仅20岁的朱执信,就成为孙中山的得力助手,成为中国资产阶级革命政党的重要骨干,为推翻封建王朝、建立共和国而奋斗。诗言志,从朱执信诗词中可见其对社会的不满、感时的慨叹,进而产生远大的志向。如在这次展出的函件中,我看到舅公朱执信的《短歌行》:

   日复一日,春非我春。非直不必殒身,酒色亦未杀人。悬目两眶看魑魃。谁谓我生为不辰。龙蛇陆梁当要津,野马蔽日虎踞阍。陇西壮士羞姓陈,道旁苦李苦无言。平生不识值一钱,缘督为经乃尔尊。咄嗟万秽同一喧,恨无益烈山泽焚。撞汝钟,伐若鼓,肿背骆驼语鹦鹉,沐猴恣冠仗马舞。北风一夜来,汝曹岂不缩颈归粪土,粪土有时荣,汝曹宁再生?秋雨欲罢空闭门,芳草不菉哀王孙。

  1906年,朱执信回国,先后在广东高等学堂、政治学堂及两广方言学堂任教。19051907年,参与同改良派的大论战,发表《论满洲虽欲立宪而不能》等文,驳斥改良派的保皇论调。1910年,参加广州新军起义。1911年,参加广州黄花岗起义,参加选锋队(敢死队),随黄兴攻打督署,是黄兴在统帅部的得力助手及领导成员,弹尽援绝后负伤撤退,失败后逃往香港。辛亥革命后,任广东军政府总参议,后任广东军务督办和广东核计院院长,遣散民军,整饬财政。1913年,参加“二次革命”,失败后逃往日本。

朱执信致古应芬的函

  函件还记录,1914年孙中山在日本组建中华革命党时,重要助手黄兴、朱执信、胡汉民等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存有异议。我在这次展出的函件中看到舅公朱执信于191462日致古应芬、李文范的函中谓:

  ……近日大炮(注:指孙中山)欲与黄跛手(注:指黄兴)大相冲突,炮以书与跛谓,中国事应于二年间归跛包办;跛之部下不听指挥,皆以跛故(其实是煽构者言),请跛两年勿与国事,如两年无事,再让跛包办云云[此中情节复杂异常,弟亦不欲深知,亦不必史‘使’兄等知之矣]。天下不怕丑有如此者,可谓奇事!弟力劝展兄往美,勿立入此种是非丛中,展口允之而意不决也。

   那时,孙中山为将反袁力量集中统一起来,在日本东京召开中华革命党成立大会,并担任该党总理。孙中山为保持党的战斗力,强调党员要以“服从命令为主要”,特别提出“服从孙中山先生”,并要求按手指模。黄兴等革命党一些中坚分子并不理解孙中山先生的这个想法,朱执信对“服从个人”的规定也颇为反感,故也持反对意见,没有立即加入中华革命党。当时孙中山误会了朱执信,曾致函南洋华侨领袖邓泽如等,指责朱执信“为人无信实,不足靠”,让南洋捐款直汇日本。后来,朱执信以大局为重,于191511月中旬加入了中华革命党。以后,朱执信一直是跟随孙中山革命的重要助手。

   1917年爆发护法运动,朱执信任广州大元帅府军事联络,并掌管机要文书,成为孙中山的主要助手,并协助孙中山撰写《建国方略》一书。1920年,朱执信前往虎门调停桂军与东莞民军冲突。在这次展出的函件中,有舅公朱执信致古应芬的便条:

   东莞已得,由冯德威攻下。

   ——此处经若干交涉,始得邱氏让步。大约要塞以统一于吴军名义上,亦可统一于钟矣。请同竟公名委虎门要塞司令(吴礼和),填状即交来。

   ——海军人、飞机油(达),及红旗(湘)地雷材料(湘),均请办妥,先后交来。

   ——款项至少先筹一千元来(哲)。(已交德公带两千)。

   ——翻造子弹及修枪人(湘),有即来。(泽、南负责)

   ——联义处有人,尽数来(德公),此三四十人亦不多。

   ——子弹有路(长枪)则搭路(达)。

   ——催汕头速运兵来,并催灯筒(湘)。

   来人用函介绍,赴沙角司令部。此请均安!

   大符

  此次展出的朱执信致古应芬便条,就是联系虎门工作的。1920年夏,孙中山要驱逐桂系军阀,重建广东革命根据地并“统一南方”。朱执信受孙中山之命担任讨贼军总指挥,统一领导广东各地民军。这时,朱执信旧部、虎门要塞的肇军表示愿意脱离桂军,要求他到虎门主持一切。这时孙中山手下的航空里手张惠长和陈庆云在澳门西南面的三灶岛建立了空军基地,拥有两架由水上客货运输飞机改成的轰炸机。虎门距离广州较近,是轰炸机起飞的最理想的水上机场。但是虎门在肇军的控制之下,为使空军拥有水上机场、粤军摆脱困境,朱执信于192096日冒死进入虎门。在他的策动和民军奋起的压力下,虎门要塞司令丘渭南宣布独立。朱执信协助张惠长和陈庆云于9月中旬驾驶飞机进驻虎门,建立起第一个轰炸飞行基地。东江民军邓钧部在东莞起义后攻占太平镇,向虎门要塞的肇军发起进攻。两军相持在虎门要塞,有一触即发之势。双方都要求朱执信出面调停。朱执信不顾个人的安危,前往调解,临行前说:“只要大局有利,个人安危何足计较?”于是,朱执信冒着危险,从香港赴虎门进行调停。921日,朱执信在调停过程中,双方部队突然发生冲突,朱执信亲临现场试图制止,不幸在混乱中被乱枪击中多处,牺牲时年仅三十五岁。

   朱执信牺牲的消息传到上海,孙中山悲痛地说:“执信忽然殂逝,使我如失左右手。”赞其曰:“执信是革命的圣人”、“最好的同志”、“中国有数人才”。朱执信的突然过世,使得孙中山失去军事上一个重要依靠,使学习军事的蒋中正在孙中山面前地位不断提高。据说孙在给蒋的电文中提到“执信忽然殂逝,使我如失左右手,计吾党中知兵事而且能肝胆照人者,今已不可多得。惟兄之勇敢诚笃与执信比,而知兵而又过之。”蒋中正亦言,朱执信死后“吾师(指孙中山)并以执信之责任归诸中正”。当时挽朱执信的对联:

  不惧临危,剪袍争起义;

   挺身平乱,流弹夺忠魂。

   早期共产党领袖陈独秀挽朱执信的对联突出其重要地位,联云:

   失一执信,得一广东,得不偿失:

   生为人敬,死为人思,死犹如生!

   为表彰朱执信对革命的贡献,国民党领导人廖仲恺、胡汉民、汪精卫联名发起建立“执信学校”的倡议。1921年,孙中山指派廖仲恺、孙科、胡汉民筹建学校纪念朱执信,孙中山捐款1万元,李佩芳、陈璧君等赴美洲筹款56万元建校。后由李大钊、蔡培元、廖仲恺、曾醒、孙科、金曾澄、汪精卫、胡汉民、林森、邹鲁、邓泽如、吴稚晖、许崇清等25人组成校董会,推举曾醒为校长,因其暂未在粤,暂由廖奉恩代理校长一职。校址位于越秀山南麓的清泉路(现应元路)应元书院、菊坡精舍旧址,定名为“私立执信学校”(现广州市执信中学),于192110月成立,孙中山、宋庆龄参加了私立执信学校的开学典礼。孙中山致辞说朱执信是“革命实行家,又为文学家”。私立执信学校后改为执信中学,校址经几番搬迁到现在的东沙路竹丝岗。朱执信墓位于广州市先烈东路127号(当时叫驷马岗),该墓占地面积6670平方米,墓园内有墓道门楼、墓亭、墓表、凉亭和朱执信陈列室等建筑。墓表上刻有汪兆铨题、汪兆铭撰文并书的《朱执信先生墓表》,当中讲述朱先生革命之路:“自丁未以至辛亥,凡广东革命诸役,无一不与。劳身焦思,审而后发;既发而败,则气益厉,谋益深,务再举。三月二十九日之役,其最著者也……先生生平致力于革命,极劳苦,无休息,虽数失败,所成就至多,意之所赴,无能阻之者。”通过该墓表,先生为革命奉献一生的光辉事迹跃然纸上,为人们还原一位最真实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家形象。孙中山题写的“朱执信先生墓”的青石碑竖立在墓亭中,整座建筑群以黄色为主调,仿西方古典建筑风格,典雅别致。1936年因发现墓地有白蚁,遂将遗骸迁葬在私立执信中学内,现该墓为衣冠冢,1963年朱执信墓被广州市人民政府确定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1983年又重新核定为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