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广州文史第七十七辑
目 录
  首页
  编委会
  目 录
  峥嵘岁月
  我所了解的平定广州商团叛乱的经过
  记中国空军抗日杰出将领
  回忆广州起义前后的斗争
  寻访昔日中共活动旧址
  回忆在连县旧城一个地下党组织的活动地点
  基督教联合中学的学生运动
  抗战胜利后收复南沙群岛的回忆
  钟明关于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广州市地下组织有关问题的答问
  我从东纵到广州
  对“五卅一”运动的准备与总结的回忆
  牢狱挡不住奔赴游击区的决心
更多>> 
第七十七辑
千年花市耀羊城
黄淼章

  除夕在花城,重临盛会新。

  四时花似锦,万众面皆春。

  这是董必武同志1973年春咏广州花市的诗句。“大年三十行花街”,是广州地区相沿已久的风俗。春节前逛花市,买鲜花金桔,买风车,祈求新的一年花好月圆时来运转,成为最富有特色的老广过年的传统节目。据考证,广州花市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这与广州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有关。广州地处亚热带,夏无酷暑,冬无严寒,雨量充沛,是一座飞花点翠、繁花似锦、四季常青、充满亚热带风情的 “花城”。优越的地理位置和良好的自然环境,为这里的花卉成长提供了很好的自然条件。因此,广州人自古以来就有栽花、赏花的习惯。花,历来被誉为美的象征,而广州人房前屋后种花,厅堂房内摆花,开业志庆送花篮,探亲、访友、相亲也送鲜花。花,很早以来就是广州人生活和民俗传统中不可或缺之物。鲜花,让广州人享受、悠然,让羊城充满了芬芳。十几年前,曾经有过广州人的精神的大讨论, 199026日,广州市文明委正式公布“稻穗鲜花献人民”为广州人精神。由此可见,鲜花在广州人的生活中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广州被誉称为南国花城,其花事的历史可上溯到秦汉时期。

   广州是国务院公布的我国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公元前214年,秦始皇统一岭南,随即开始了对岭南的全面经略。在统一六国建立三十六郡的基础上,秦朝又在岭南地区设置了南海郡(今广东大部分地区)、桂林郡(今广西大部分地区)、象郡(今越南北部和广西一部分)等三郡。秦始皇任命任嚣为南海尉,任嚣立即选中了白云山和珠江之间这块负山带海的风水宝地番禺作为南海郡郡治,兴建了番禺城,后人称之为“任嚣城”,其建城历史已有2200多年了。任嚣在任南海尉期间,在政治上颇有建树,提出了以越制越、和辑越众的政策,与南越族人友好相处,不仅巩固了秦在岭南的统治,也为他自己在岭南地区树立了较高的声望。

   公元前209年,爆发陈胜、吴广领导的农民起义,秦王朝在农民起义的风暴中被推翻,中原出现诸侯割据和楚汉相争的局面。在中原动乱之际,南海尉任嚣采取了隔岸观火的政策。他没有参与中原诸侯反暴秦的行动,而是经过深思熟虑,推出一套划地自守岭南,保境安民的构想。可惜天不遂人愿。在加紧制定保境安民据守岭南计划的紧要关头,任嚣却大病不起。病榻上的任嚣想起了和自己一起南下平定岭南的将领赵佗。赵佗当时任南海郡龙川令。任嚣将赵佗紧急召到番禺共商岭南大计。《史记·南越传》载,任嚣在临终前对赵佗说:“番禺负山险,阻南海,东西数千里,颇有中国人相辅,此亦一州之主也,可以立国。”赵佗接受了南海尉任嚣的遗命,趁中原动乱之机,聚兵自守在岭南建立南越王国,将番禺城扩为南越国都城,这个都城就在今越秀区内。两千多年来,广州城中心区的位置一直就在今中山四、五路一带,这个现象非常奇特,中国许多古城由于战争或天灾人祸,城址变了又变,中心位置更是改了又改,而广州从秦汉时期建城以来到今天,城市的中心的位置一直没有变。

   赵佗建立南越国后,就仿照中原的王朝在番禺都城大建宫苑。上个世纪末,广州的考古工作在越秀区的古城隍庙附近发现了南越国宫署御苑遗址,是目前我国发现保存最早和最完整的王宫园林。南越国宫苑有一条弯弯的曲渠,旁边种了不少鲜花,绿树红花点缀着亭台楼阁,人工美和自然美巧妙结合,令人心旷神怡,花香沁人心扉。

   汉高祖刘邦建立汉朝后,派陆贾出使南越国,说服南越王赵佗归汉。当时陆贾住在越华馆,他看见当地的南越人非常爱种花、插花、戴花,屋前屋后厅堂摆满了花,因此,回长安后写了《南越行记》,赞誉南越人是“彩缕穿花”的人。

   晋代的嵇含写了一本《南方草木状》的书,记载了当时广州的花卉奇果和竹木等达到81种。到了唐代,广州已有专门种花和卖花的人,“薄暮津亭下,余花满客船”写的就是广州的古芝兰湖(今流花湖至象岗山一带)卖花船的情景。

  五代十国时期,南汉在国都兴王府即广州城建了许多离宫别院,大量种植花木,形成了南汉国园林的特色。南汉王朝的几个皇帝都追求享乐,信奉“浮生若梦,为欢几何”的人生观。南汉王把都城兴王府(广州城)和城郊的许多地方都建成了离宫、苑囿,其中著名的有南宫、昌华苑、玉液池、芳华苑、华林园等等。在兴王府的东城,今小北路附近,古有从白云山流下的甘溪水,这一带自古以来是广州人踏青避暑胜地,南汉辟为御苑,在甘溪旁边建甘泉宫,沿溪二三里皆种植花木。而南汉王更在越秀山筑了一条“呼鸾道”,直通山顶的越王台。呼鸾道两边遍栽了金菊、芙蓉等花木,南汉君臣常常游宴于山上。据说,南汉王有一爱姬叫素馨,是珠江南岸的种花女,进宫后还一直爱好种花。在素馨的带动下,南汉的王宫贵族的好花,进而又带动了广州城百姓们种花养花,并形成了 “花墟”,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到了宋代,广州的花木种类较多,宋代诗人余靖说广州西园“花多外国名”,说明当时广州的不少奇花异木来自海外。宋朝诗人杨万里在广州时,看见广州人爱花,对生活充满乐趣,被眼前的花景所感动,欣然命笔,写下《宴客夜归》诗:“月在荔枝梢头,人行茉莉花间;但觉胸吞碧海,不知身落南蛮。”

   广州花市的形成,可追溯到明朝。据明末清初屈大均《广东新语》记载:“东粤有四市。一曰药市,在罗浮山冲虚观左,亦曰洞天药市;一曰香市,在东莞之寮步,东莞香生熟诸品皆聚焉;一曰花市,在广州七门。所卖止素馨,别无花。亦犹如洛阳但称牡丹曰花也。一曰珠市,在廉州城西卖鱼桥畔。”当时广东罗浮山的药市、东莞的香市、广州的花市、廉州的珠市,称为“东粤四市”。广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祥地,对外交通的重要口岸,商品经济比较发达,在明清时期出现了“稻田利薄”现象,于是,当地农民“每以花果取饶”,出现了专门以栽种花木为生的“花户”、“采花妇女”和以卖花贩花为业的“花贩”。清代嘉庆道光年间,广州的花木业发展很快,海珠花田庄田村“村前弥望皆花”,当地种花的花田之多,“胜于菜圃”。由此形成的广州的花市,规模之大、影响之广,举国无双。

   据壬申《南海县志》记载:“花市在藩署前,灯月交辉,花香袭人。”藩署前即今中山路与北京路交界处,这证明花市在平常时已有夜市。《广州城坊志》引潘贞敏《佩书斋诗钞·花市歌》小序云:“粤有藩署前,夜有花市,游人如蚁,至彻旦云。”这都说明历史上广州花市规模之大,还形成了夜市,并有了相对固定的地点。近现代广州花市起源于古代广州的花市和夜花市,到了19世纪60年代初期,分散的花市基本上固定在春节前几天,每到春节前夕,羊城的大街小巷都摆满了鲜花、盆桔。清代有一首描写花市的竹枝诗云:“羊城世界本花花,更买鲜花度年华,除夕案头齐供奉,香风吹暖到人家。”

   到了民国时期,广州的老城墙拆除后,花市延伸至西湖路一带,花的品种也剧增,有灿若云霞的桃花、五光十色的菊花、矫健如燕的剑兰、玲珑剔透的吊钟、古朴典雅的山茶、端庄华贵的大丽花、嫣然含笑的玫瑰、亭亭玉立的水仙、名贵的洛阳牡丹等等,南北花香,集于一市,令人眼界大开,醉人的芳香浸润着羊城上空,使盘桓花市的人流连忘返。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更好地发扬花市地传统,1956年将分散于各街巷的卖花档铺集中到太平路(今人民南路),用竹竿搭成牌楼和花架,名曰:迎春花市。每当迎春花市开放之际,四乡花农纷纷拥来,十里长街,繁花似锦,人海如潮,一直闹到初一凌晨。广州的老市长朱光写的《广州好》有《广州花市》:“广州好,花市百花开。除夕东风花共醉,芬芳盈掬挈春回。曙色破天来。”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广州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广州花市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分布也越来越广,广州花市在社会经济文化中的作用也日益显著,因此便有了“年年岁岁过新春,今年花市又不同”的情况出现。

   花市不仅浓缩了千年岭南文化,也体现了广州兼收并蓄的城市风格。优越的地理位置、岭南古人的偏爱、历史的渊源、文化的积累,使名城广州有一种得天独厚的历史文化资源,因此,广州中心花市的形成是历史赋予的,也是以深厚的文化内涵作底蕴的,它是我们历代祖先留下的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大年三十行花街”,是广州人对美好生活的一种追求,也已经成为广州的年俗。广州人喜欢吉祥,买花也讲意头,春节家里喜插桃花,“一树桃花满庭春”,一株又大又艳的桃花插在厅堂里,满树红花,给厅堂增添了无限的春色。广州话中的“桃”与“图”同音,“红桃”即意为“鸿图”,寓意“鸿图大展”。广州人迎红桃(鸿图)回家是祈望来年转鸿运;男青年则明年就会走桃花运,找到一个漂亮可爱的伴侣。

  20076月底,广东省政府公布了全省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五羊传说和广州的花市也被列入。前些年,曾有媒体议论“广州为什么没有像北京庙会那样的全民节庆”,其实,花市就是一个很好的载体。笔者认为,为了来年花更好,广州的花市不仅要“卖花”,还要有欢乐祥和的气氛。随着时间推移,花市的内涵与形式,应有创新和变化,进一步开发和利用广州越秀中心花市,将中心花市的会期延长至一个星期,增加娱乐和旅游的功能和节庆的气氛,在花市期间还可以举办各种展览、工艺品展销等等。要不断扩大中心花市的规模,内容要丰富多彩,使广州的中心花市和北京的龙潭庙会一样,成为雅俗共赏、参与性强的民间民俗的品牌项目。这样,广州花市的特色就会更加突出,“千年商都”充满花香的人文历史,会让人们感受到广州文化的悠久和温馨。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