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六十四辑
目 录
  编委会
 
  青山处处埋忠骨 何必马革裹尸还
  在广东战场为抗日作贡献的几位台湾青年
  难忘的抗战八年
  控诉日寇的罪行
  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控诉日寇侵华罪行
  历史见证——日机狂轰滥炸惨无人道
  植地庄战斗亲历记
  抗日战争的经历与对日寇侵华暴行的认知
  国家兴亡 匹夫有责
  血海深仇岂能忘
  周恩来与华南抗战
  浴血疆场何所惧 丹心一片挽危亡
  抗日沙场结良缘
更多>> 
第六十四辑
活捉汉奸恶霸“八老虎”
谢立全

   1943年春,番禺中心县委为了向广州市郊发展,决定派卫国尧、卢德耀等同志组成“广州郊区工作组”,前往沥滘,深入虎穴,秘密开展工作。

   沥滘在广州市南郊,是一个典型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化的乡镇;它面临珠江口,是敌伪防卫广州的一个外围重要据点。臭名远扬的“十老虎”就在那里称王称霸。

   提起“十老虎”,广州南郊的人民无不恨之入骨。“十老虎”是同父异母的十个兄弟,本是一群杀人越货的匪徒。广州沦陷前,老大卫金润、老五卫金洪、老七卫金欣、老八卫金结、老九卫金接和老十卫金良等六人承继父业,在沥滘经营肉店;老二卫金汝开了一间小米店;老三卫金荣在橡胶厂鬼混。这几只“老虎”平日恃其兄弟人多势大,鱼肉人民。其中特别以老六卫金允(“十老虎”中的头子)和老四卫金华最为凶恶。老六卫金允长期在广州当国民党的密探,是一个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卫金华常谋财害命,甚至曾经将他的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的姨母,诱至果林中杀死,搜净了她身上的财物。

   广州沦陷后,沥滘的地主当权派为了向日寇献媚,将祖尝买了五挺机枪和二三百枝长短枪,组织起沥滘的伪联防队,由满手血污的卫金华当了“队长”,他的九个兄弟,也全部入了伙。卫金华有了这笔本钱,便同敌伪勾搭起来,不久便得到日寇特务机关的赏识,被调到广州当了“密探队长”;伪联防队“队长”一缺,改由卫金允接替了。

   从此,以卫金允为首的卫姓十兄弟,掌握了沥滘的武装,专门请了个翻译,想尽一切办法向日寇巴结逢迎,常常把搜刮得来的金银珠宝,向日寇送礼。卫金允还强夺了一个乡民的女儿,认作自己的“妹妹”,送给驻在沥滘的鬼子警备队长吉田少佐,于是他一下子就成为吉田少佐的“大舅子”。

   “十老虎”找到了靠山,手下有了武装,在沥滘一带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他们为了向日寇表示“忠贞”,经常给日寇带路,到我游击队活动的地区进行“扫荡”,对沥滘周围24乡和禺南的东北地区人民抗日活动进行血腥的镇压,残杀了许多百姓,使游击队进入广州市郊区活动遇到很大障碍。他们还到处横行霸道,借机敲诈劫掠,从中大发横财。1941年,卫金允领鬼子到沙溪“扫荡”一次,就抢去了农民1000担谷子。他们平日在乡里更是为非作歹,霸去了卫姓的全部祖尝田产,四处“拍围”霸耕,如狼似虎,所以人们给他们起了个“十老虎”的绰号。两三年间,这些恶霸全都成了暴发户,势力越来越大,在周围24乡发号施令,独霸一方,成为日寇在广州市郊最信赖和最得力的帮凶。“十老虎”有了财、得了势,先后都盖起洋房,讨了三妻四妾,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

   我们部队为了拔除向广州市郊发展的障碍和惩治这群蟊贼,早就想把“十老虎”消灭了;但由于沥滘是日寇驻广州市郊的重要军事据点,除了“十老虎”手下的伪联队外,还驻有日本鬼子的警备队;而且,沥滘与我们部队活动地区横隔着珠江的干流,江面很宽阔,我们的行动受到很大限制,因而一时难于下手。很显然,要想除掉“十老虎”,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俗语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经过反复研究,决定派卫国尧、卢德耀同志采用“深入虎穴,调虎离山”的办法,把“十老虎”一网打尽。

   卫国尧同志在两年多的敌后斗争中,锻炼得更坚强了。他在中山做统战工作做得很有成绩。由于他学识广博,善于辞令,我们都叫他“外交家”。这次派他回家乡沥滘去开辟新据点和搞情报工作,大家对他都满怀信心。

   卫国尧挂着堂堂的“留日学生”、“国民党中校”的头衔,一回到沥滘,便把整个乡镇都惊动了。一些地主乡绅纷纷前来拜会,打听他今后的出处。卫国尧推说时局动乱,暂时无心外出做事,只想回乡经营点生意。

   卫国尧有一个堂叔,名叫卫伦秋,在沥滘当过伪乡长,“十老虎”中的老七卫金欣就曾经给他当过卫士。“十老虎”上台后,卫伦秋依旧以乡绅的姿态出现,在沥滘还有相当地位,与“十老虎”过从亦较密切。他知道卫国尧的政治倾向很“左”,还读过卫国尧从日文翻译过来的《辩证法》一书,因此对他的归来有些疑虑,但毕竟摸不清卫国尧突然回乡的底细。卫伦秋想,卫国尧有才学,有社会地位,可以扶持自己一把;将来如果“十老虎”垮了台,自己也可以在卫国尧的扶持之下抓住权柄;而且卫国尧又当过国民党的中校,将来如果国民党得势,自己有他做依靠也会有出路。因此,卫伦秋对卫国尧的归来,也甚表欢迎。卫国尧便趁此机会,通过卫伦秋的关系与“十老虎”认识了,而且渐渐同他们混得很熟,一起搓麻将牌、上茶楼,来往频繁。不久,卫国尧又认识了吉田少佐。吉田原来也是 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的学生。他听说卫国尧是自己的同校不同期的同学,又看见卫国尧能操流利的日语,便满以为卫国尧可以成为自己的好帮手,因此与这位“支那朋友”谈得甚为“投机”。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