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六十辑
目 录
  编委会
  征集建国后史料参考提纲
  征稿信
  友光染织厂资方爱国二三事
  建国初期我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二三事
  解放初期的广州山货业
  解放初期的和成银行广州分行
  解放初期建筑工会工作片段
  花县第一个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
  记东圃地区的农业社会主义改造
  珠江区工商摊贩及水上运输业的“私改”工作
  伟大的实践
  简谈解放初期对广州私营银行的改造
  源昌枧厂走公私合营道路的经过
  对中一卷烟厂进行社会主义改造过程的回忆
更多>> 
第六十辑
协同和机器厂的发展历程
梁颖

   广州协同和机器厂是在1912年创建的,前身是协同和米机,设在市郊芳村冲口。开始以修配为主要业务,机器制造是随着生产的发展逐年增加的,后来成为华南地区较大规模的私营机器制造厂。1938年广州沦陷前已有母机百余部,工人300多人,能生产内燃机、碾米机、榨糖机、榨油机、抽水机、轧烟机、采矿机械、空气压缩机等设备。

   那时协同和在香港设有分厂。1938年日寇占据广州,大股东陈拔廷及大部分技术工人迁往香港,留下20余人守厂,机器设备除少数寄存在沙面外,多数都留在厂里,被日寇把厂里大部分的机器劫运到海南岛,只剩下50余部母机,损失惨重。

   抗战胜利后,几经周折,以陈拔廷为首的股东才收回工厂。其时的协同和,是一个堆满垃圾、到处脏乱不堪、设备锈迹斑斑的烂摊子。1946年7月,协同和改为股份有限公司,陈拔廷仍为大股东之一。要恢复生产,困难不少。仅存的50多部母机,生产不平衡,流动资金不够周转。陈拔廷聘任了原是国民党政府经济部粤桂闽特派员公署专员的林志澄(曾在美国留学)为协同和总经理,从香港分厂调回资金,恢复生产。依赖信贷,才勉强维持生产。但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的压迫摧残下,中国的民族工业根本抬不起头,仍有朝不保夕之虞,协同和也不例外。直到解放前夕,协同和只有90多个工人,仅能生产内燃机、碾米机及榨油设备,生产总值比1913年协同和创办的次年还低。

        公私合营前的协同和

   解放后的广州市,在私营机器业中,协同和算是规模较大、设备较为完善、有一定技术力量的机器厂,当时能制造和修理柴油发动机、煤气发动机、碾谷机和抽水机,能仿制各式车床。要恢复和发展经济,搞好这个厂的生产是有一定作用的。因此人民政府大力扶持,多次给予贷款、订货。那时协同和接到的订货任务约占全部生产总额的80%。在政府的支持下,协同和得到迅速的恢复和发展,工人增加到300多人。

   当时在我国条件下,要改造资本主义私营工商业,首先必须鼓励资本主义工商业向国家资本主义的方向发展。从我国过渡时期的头三年情况来看,国家资本主义经济已出现了多种具体形式。工业方面,按照他们和社会主义经济相联系或合作程度,分为高级形式的公私合营;中级形式的加工、订货、统购、包销;低级形式有收购、经销。刚开始走上国家资本主义道路的协同和,由于资方仍然采取资本主义唯利是图的经营管理方式,厂内的组织机构和制度不健全,盲目生产,部分产品销不出去,造成损失近3亿元(旧币,以下同)。产品滞销,资金缺乏,40多部工作母机开工不足,有些甚至一年也开不到一次,连传动皮带也甩掉了。单就1952年计,轧钢车间和机械车间因停工就损失了2.6亿多元。1952年上半年全国开展“五反”运动(反对行贿、反对偷税漏税、反对盗窃国家资财、反对偷工减料、反对盗窃国家经济情报)。轰轰烈烈的“五反”运动使协同和资方人员受到冲击,情绪低落,不愿积极依靠工人搞好生产,劳资关系不正常,生产经营管理陷于自流,如业务部门和工务部门在生产上谁也管不了谁,彼此之间脱节,生产任务交下车间就“万事大吉”,完成得怎样、质量如何就没有人管,因此经营发生成品不合规格、逾期交货等情况。1952年承制的一批活塞就全部不合格,每个比规定的重了二三斤,不能使用,造成严重的返工浪费。同年承制的高压油泵20套,过期104天交货,按合同罚款的数额比承制的价钱多出300万。由于种种情形,使刚刚发展起来的生产又陷入低谷。业务不振,收支不平衡,积欠银行贷款10亿余元,无法清还,甚至连工人工资也发不出,远远不能适应国家经济建设的需要。

   那时,董事长陈拔廷在香港,部分股东也在香港,在厂的股东有协理钟礼泉、厂长薛则民、业务组主任陈通、总务组主任叶国贤等,总经理林志澄已担任广州市工商联监察委员会主任,每周两个上午回厂办公,厂内的生产实际由薛则民、钟礼泉负责。面对这种状况,怎样才能把生产搞上去,在厂的资方人员心中无底,向股东们反映。于是,1952年8月,陈拔廷从香港回来,召开股东大会,30多个股东出席。会上,介绍了厂内的情况和存在问题。大家对存在的困难进行研究,经过讨论,认为一方面必须增加资金,扩充设备,争取订单;另一方面要改善经营管理,实行专业化生产,努力降低成本,才能打开僵局。资金从何而来,10余亿元的银行贷款无法偿还,贷款无门,股东们分析:协同和已有40多年的历史,有一定的规模、拥有较强的技术力量,在华南地区机器制造业中具有相当的基础和地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