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四十九辑
目 录
  夺回被日军占领的清远城
  海珠桥修复记
  编委会
  我的革命经历
  我在岭南大学参加地下活动的经过
  梅州籍华侨与辛亥革命
  方方与香港的新政协运动
  抗战中后期民盟在清远、佛冈的活动点滴
  我的父亲李伯球
  宣传抗日救亡的广州艺术工作者协会
  回忆在东纵的日子
  对《美军飞行员坠落棠下脱险记》的补充
  热心促进两岸关系的徐亨先生
  李福林自述
  北伐军医黄世德
更多>> 
第四十九辑
李福林自述
莫纪彭笔录 李业宏整理补充

   是役中像倪映典那么重要的人物,也能跑来大塘与我们商量,居然旁若无人。曾记有一次由一位山东同志李君(忘了大名)引路,他们俩大摇大摆,从广州来到。映典生得高长,面庞瘦削,两边颧骨隆起而常带微微的笑容,穿得一身灰绿布袍。大家都赞他,说道:倪秉章有文武全才。而他留给我的印象,事隔33年,脑筋中从未磨灭过。他在牛王庙殉国的噩耗传来,我们于万二分悲愤交集之下,为了践履约言,在大塘竖起义旗,与清廷水师提督李准鏖战。敌我相持仅有一小时,强弱悬殊,那里敌得过他。敌人冲入大塘来,党旗多面被搜,军械缴去,还要虏去十几个乡民。不几日后,又来查封祠堂——调元堂。同时把乡人开的一间安益当铺,连坐查封。后来汉民都督偿还5000元与安益当铺主人,然而已为革命牺牲多年了。

   新军之役失败之后,外间忽报有两位生面客人要来拜访我们。一个是陈炯明,另一个是外省人。据说,他们两人正在长堤马路上跄跄踉踉过海来河南,给我的部下马奇看见了,他是与陈炯明相熟的,乃邀同来到大塘,同时,山东籍李同志也追踪而来。这位李同志是一位大力士,能将重30斤大石锁上下抛弄。他即使亡命到大塘,仍然表演抛弄石锁的小把戏。接着还有许多新军同志,他们见到最初来的外省人,个个要上前行礼,乃知道这位外省人就是久仰大名的赵伯先(即赵声)。据别家史料:初四日午后,赵伯先、陈炯明与方楚乔、龚石云到了高第街宜安里,郑赞承仓皇来报告,外间要捉拿赵伯先,此处不可久留。莫纪彭陪赵、陈等过河南,先到守真阁,再到潘达微家,又再到李应生的牛奶场。在牛奶场执信赶到,开了一个临时会议,会后赵、陈等乃到大塘共谋再举云。马奇所称长堤马路或是误忆,总之是在路上——由牛奶场至大塘大路上,碰见他们二人。亡命客聚首一堂,留他们住宿一宵。次晨,设法送他们去香港,回南方支部。因为赵、陈二人不敢露面,只得选择一条间道,叫林驹带了大塘乡民10馀人,再雇一只有蓬小艇,伪装成乡下人,一起赴九江趁墟。艇头与艇蓬摆得谷箩菜萝满载,赵、陈等伏在艇的中心,不动声息,居然从风声紧迫里平安穿过,在九江转海轮,出关了。

   翌年,为辛亥三·廿九之役。陆领与我二人仍然照着前一役所未达成的任务继续进行。大塘方面,事前派出许多同志,分担租赁机关及运送军械等工作。其时,毅生与执信来图谋大举。因为毅生的一部先锋多半是从大塘同志挑选出来的。

   三·二九失败过后,则有刺杀凤山事件。刺杀的目的本来不在凤山而在李准。为此筹备多时,恰巧凤山来做广东将军,这也是党的大敌人,索性杀死他。暗杀机关表面伪装成一间洋货店,设在厂前街——新官上场必经之路。机关里边的人员配有马奇、刘兴、李雄、李湛、李洪、李华暖,大都是大塘同志。炸弹载在一张活动桌子上,这张桌子是由五眼桥,教表村绅士李练的基围的围馆里雇工匠做成的。另有载运炸弹的木箱一只也是在李练的围馆由周之桢设计做好,交李湛送到厂前街。当中有一位冯子云是新加坡关丹华埠的华侨,首饰店里的掌柜,其后做了福军的军需,亏空甚大,这是后话。这一大堆人马,要特别提出李华暖——那个刚到16岁的小孩,他是与李沛基共同放炸弹的。给爆炸的巨响震聋了一只耳朵,成了一个半残废的人。湛与洪是我的族弟,华暖又后一辈子侄。

   不久就是武昌起义。执信往来于大塘香港之间,那时执信已不能在广州露面,行动失却自由很久了,他约我们在省河附近举义响应。时为农历八月初,乃联合陆澜清、谭义、黎炳球、刘世杰、李就等各路同志共3万余人。先约定在西江三水、甘竹、容奇、新会猪头山等地出击。与清兵及巡河兵舰鏖战,共12日夜。正在胜负未分之际,陈炯明、邓铿等占领惠州城;莫纪彭、何振、林君复、陈可钰等在澳门前山率新军独立,次日光复孙先生的故乡香山城。粤督张鸣岐知大势已去,尽将大小兵舰撤退到省河,同时,派出其亲信胡令宣作代表向我们议和。其条件为:一是广东政权交与党人,二是民军入城维持秩序,三是保证张氏及其僚属的安全。而张氏不待议成,即派人前来办理交接。我派了我的兄弟李芳带了几个弟兄前往总督衙门,到时,其总督的印绶已挂在大堂的正梁上,张氏已自行潜逃了。在阳历1010日我将所部编为福字营,自任统领,堂堂正正开进五羊城。次日,派人往香港迎接胡汉民先生入城。胡先生暨诸同志依约而来,即日被选为广东大都督。胡督履新之日,无端插入一幕滑稽短剧:一名叫张承德的,自称为大都督,伪府居然设立在城偏东的清水濠,拥有伪兵数千人。当我奉命往剿那伪督之日,竟然拥众相拒。卒制服之,乃就擒。一幕滑稽剧乃告终。

   福军全部奉编为二十营。冯添、李湛、李雍各任标统,分领所部驻广州郊外、河南、中流砥柱炮台、南石头炮台及石牌各要地,维持省河治安。先时插黄龙旗与我们鏖战12日夜的大小兵舰,有的被革命军夺获,有的自行反正,有的舰长逃去待改编,一律来归福军,插福字旗,这与我曾在黄埔水师学堂不无关系。不久,都督府海军司成立,我饬令河面上插福字旗的大小各舰只悉数回隶海军司。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