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四十九辑
目 录
  夺回被日军占领的清远城
  海珠桥修复记
  编委会
  我的革命经历
  我在岭南大学参加地下活动的经过
  梅州籍华侨与辛亥革命
  方方与香港的新政协运动
  抗战中后期民盟在清远、佛冈的活动点滴
  我的父亲李伯球
  宣传抗日救亡的广州艺术工作者协会
  回忆在东纵的日子
  对《美军飞行员坠落棠下脱险记》的补充
  热心促进两岸关系的徐亨先生
  李福林自述
  北伐军医黄世德
更多>> 
第四十九辑
李福林自述
莫纪彭笔录 李业宏整理补充

   编者按:本史料是定居香港李福林的公子李业宏先生送给广州市海珠区政协,后由该区政协送来的。为了使研究史料部门和记者了解当时的情况,我们对来稿仅作了个别文字修改,现全文刊载。

   李福林生于1874年,卒于1952211日,终年78岁。他是国民党政要,早年结识孙中山先生并加入同盟会,拥护孙中山先生,曾参加过镇南关之役、庚戌广州新军之役和辛亥三·二九之役,以及光复广东、护法运动、驱逐旧军阀莫荣新、平定商团叛乱和刘(震寰)、杨(希闵)叛乱诸战役。但192712月又参与镇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广州起义。这些都是人们特别是广州人民所共知的。至于史料中谈到他在日敌沦陷广州前在香港与日军暗中联系,拖延了日军进攻广州时间之事,则留待史学家去研究评说。

   据称史料成于1936年,1942年作了补充,以后李业宏又作了补充。史料不少语言称谓以及对事件的看法,特别是对镇压广州起义之事,都是站在其本人立场来看的;另外对一些事件例如对平定商团叛乱和刘、杨叛乱的叙述都有夸大其所起的作用之辞。有些地方为了保存原样未作修改,如“福军所在之地俱得民心,给与人民以福利。”等,读者在阅读此材料时请注意当时的历史背景,以及李福林的立场。

一、引言

   我于民国廿四五年间(19351936年间)写过一篇(李福林从事革命经过)。那时我住在上海,把一生的亲历事迹回忆起来,口授给秘书陈藻卿,代我写成文字。事去如今已六七年,我的人生历程又增添了一些新的资料。因此,立意找一个机会再写一篇,而且,前一篇有许多未能详尽,须要补充。后来得到老战友莫纪彭的帮助,把稿子写成为《李福林革命史料》。

二、辛亥革命以前的我

   我本来是从老农老圃中养出来的一个子弟。家在广州河南之南十里的大塘乡,原属于珠江三角洲的番禺县。由十六世祖调元公在这里开宗立族,祖祠就叫做调元堂。调元堂一族又是邻县南海县中村乡的支裔。自分支以后几百年来,到民国前后,族中人丁共有千余人。族中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只知孝弟力田,虽然也有读书识字的,但参加科举,考得功名的却甚少。祖父耀汉公是一个纯洁的乐善好施的农夫,活到70多岁,未曾离开过大塘老家一步,父亲沛尹公仍世守其业,46岁便辞世,祖父是个自耕农,有田百亩,到了父亲时仍有60余亩,并有竹园一片,种的是笔竹。农事之 余,我常扛着斩下的笔竹随父亲交到广州双门底的造笔庄去,可称小康之家。不过其时我家有个叔父要娶亲,便把一部分田产变卖了,完成这头亲事。后来家境渐渐衰落,当每造禾稻收完之后,还要从事农副业种菜或杂粮,来维持衣食,然后一家始免于饥寒。母亲吕氏中年去世,她和继母姚氏一共生下我们姊妹兄弟10人。我名叫兆桐,排行第四,上面有3个姊姊,五弟六妹八弟均早亡,七弟名兆台,跟我参加革命,广州光复(注:191111月广东脱离清政府称为辛亥广州光复)时是福军的一个队长,奉了胡汉民大都督之命去剿伪都督张承德时阵亡了。九弟兆芳幼年随同乡苏庭章往哈尔滨佣工,念过两年俄文,故后来能替我和苏俄顾问之间做一点普通的传译,十弟兆麟曾随军当营长,后来病亡了。这么大一家人口,自父亲去世后,责任就落在我和七弟两人的肩头上了。当年家中生活艰难,不言而喻,惟有苦苦支撑。反正在这苦斗期间,我从未敢忘却好施的祖德,每于族中看到纷纷纭纭的事情,便挺身去排解,排解不了的就掏出腰包,十两八两不等去“垫台脚”。虽然垫了钱,日后人家或者会还给我,但在垫的时光是没有计较的,调元堂内所有大大小小解决不了的事,由我一言而立决。居乡之日,居然成了一个和事佬,得到同族的景仰。

   我在幼时只读过3年乡塾,也不想往科举场上去躜。这时清廷因鉴于军备的落后,在广州的黄埔兴办了水师学堂(约在18951900之间),我就在那学堂当上了号兵,因而结识了一些水师(海军)学生,后来被调到协领衙门当值,这和下述事件就有一定的关系了。

   光绪二十六年,即1900年,那年我28岁。邻县顺德有李胜其人,既是同宗,又有世谊,在广州双门底开了一家洋货店,叫做成聚,已历三世,生意一向兴隆。他于某一日离了成聚,身上怀有百多圆白银毫子,路过禁地大市街,并被捉到米市街的清协领(协领为清武官,将军之下有都统,副都统,往下就是协领,在佐领之上)衙门。那时广州城偏西的大市街和米市街都包括在满族聚居的旗下街之内。平日汉人出入这些地带都怀抱着不安全感,认为是危险地带。有钱的男人不敢通过,有姿色的女人也不敢通过。民国元年以前在旗下街被劫财劫色,不能过问,稍有争执,还被送到协领衙门内,准备杀人灭口。

   李胜母亲连哭带喊跑到大塘来纠缠着我们,日夜不休。怎么办?大塘李族取得功名的很少,没有什么势力,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截了当地把他抢回来。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