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四十二辑
目 录
  编委会
  粤剧源流及其变革初述
  粤剧童子班杂述
  八和会馆馆史
  回忆粤剧养成所
  大革命时期八和公会改制为优伶工会
  记广东优伶工会
  粤剧全女班一瞥
  粤剧红船班中的柜台及其坐舱
  我记忆中的“人寿年”及其他
  三十年代广州粤剧盛衰记
  香港战后至七十年代粤剧发展初探(1945--1970)
  旧上海的广东戏
  广州解放后第一个粤剧团演出
  粤剧时装戏概述
更多>> 
第四十二辑
粤剧源流及其变革初述
梁 威

  粤剧历史多长,历来说法不一。前人留下来的粤剧史料,比较详尽的,有麦啸霞的《广东戏剧史略》,有陈非侬的《粤剧六十年》。谈到粤剧历史多长,前者没有明确的阐述,后者说粤剧有700多年的历史(根据是佛山祖庙以前有座石戏台建于南宋末年,有800年历史(?)再认为南宋时南戏某些剧目与个别方言和粤剧相同)。余外,欧阳予倩著的《谈粤剧》,书里含蓄的说粤剧形成于清代中叶,这样,他和陈非侬的说法,时差相距500年。

最早的广东戏剧

  广东早有戏剧演出活动,明代,本省佛山本地人已有参加戏剧演出了。据明成化17年(1481年)佛山石湾《太原霍氏族谱》(木刻本)里霍氏仲房七世祖晚节翁家箴披露:“一年之景,元霄之灯酒,三月三之粉饰,五月五之龙舟,七月七之演戏,世俗相尚,难于禁革……七月七之演戏,良家子弟不宜学习其事,虽学会唱曲,与人观看,便是小辈之流,失之大体……后之子孙,遵吾墨嘱。”以上,是佛山市近年的发现,即距今500年前,对于演戏,佛山人早就世俗相尚了。

  明嘉靖年间,昆腔杂剧已在广东城乡流行了,据《广东通志》卷二十“风俗”(明嘉靖三十七年即1558年刻本)上的记载:连山有“江浙戏子至,必自谓村野,辄绝谢之”;韶州府“迎春妆饰杂剧,观者杂遝”;惠州府“元夜旧自十三至十六各张灯于淫祠,般办杂剧”,“朝拜会旧于三月二十七日,郡中有所祈祷者,皆会众自玄妙观沿街拜自东岳宫,装扮杂戏为羌观差”。明末,广东博罗人张萱还曾私蓄戏班,其中有个名叫黛玉轩的能以《太和正音谱》唱曲,张萱特为之刻《北雅》一书。这说明戏所唱的是昆腔,很早便为广东官场及士大夫所喜爱。

  明本《广东通志》也提到,嘉靖年间广州府已流行“正灯二戏”(正月张灯、二月演戏)的民谚。

  清代江苏人绿天游宦粤东,他的手稿《粤游纪程》(书前有雍正十一年,即1733年,李元龙作序),内有《土优》,全文如下:“广州府题扇桥,为梨园之薮。女优颇众,歌价倍于男优。桂林有独秀班,为元藩台所品题,以独秀峰得名,能昆腔苏白,与吴优相若。此外俱属广腔,一唱众和,蛮音杂陈,凡演一出,必闹锣鼓良久,再为登场。至半,悬停午牌,诎然而止,掌灯再唱,为妇女计也。妇女日则任劳,夜则嬉游,其风使然。榴月朔(农历五月初一),署中演剧,为郁林土班,不广不昆,殊不耐听。探其曲本,只有《白兔》、《西厢》、《十五贯》,余俱不知是何故事也。内一优,乃吾苏之金闾也,来粤二十余年矣!犹能操吴音,颇动故乡之怆。”

  明清两代,在广东流行范围最广的,一是弋阳腔,一是昆腔,余外是梆子、徽调、汉调与其他品种概称的“乱弹”,广东人统称它们为“外江戏”。

  广东戏剧源自南戏,初期受昆曲影响至深,时至今日的粤剧,有些剧目或曲牌,和昆曲大致相同。如《六国封相》和昆剧《金印记》便是;《八仙贺寿》与昆曲《牧羊记》、《庆寿》,不但曲词相同,连工尺谱也无二致;《乌江自刎》与昆曲《十面埋伏》曲文如一。再如《六国封相》粤剧里,戏中的“大腔”,实是昆曲,其他就不一一列举了。

  到清代,不少昆曲戏班来粤演出(多是通过高层官员作媒介而传入)。据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建立的粤省外江梨园会馆立的碑记看,如1791年的碑记立有入粤戏班共47个班,其中江浙姑苏班(唱昆腔)占14个班。在乾隆在位六十年期间,来广州的外地戏班很多,除江浙的姑苏班外,还有安徽的徽班,江西的弋阳腔班(多是通过客商作媒介而传入),湖南的湘班(祁剧为主),还有河南的梆子班。这众多的外来戏班,大大滋润和催化了根在广东而又粗糙的土班(广腔)艺术。

  为什么乾隆年代,有那么多外省戏班拥进广州呢?原因是:乾隆二十四年,皇帝下令限广州一口通商。广州成为中外贸易唯一集散地。安徽、江西、湖南、江苏、浙江、福建商人云集广州,有的商人还斥资邀请外省戏班来。当时广州的戏班,大致分为三类:一是纯粹外江班;二是本地外江班(广东子弟学外江后组班);三是本地班。而以外江班力量最雄。据清人丁仁长说:“……凡城中官宴赛神,皆系外江班承值。其中粤中曲师所教,而多在郡邑落乡演剧者,谓之本地班,专工乱弹,秦腔及角抵之戏”。

  如上所述,明末清初,流行广东的戏剧除外江戏以外,也出现有“广腔”了,(实是“湖广腔”),它的特点是“一唱众和”与“蛮音杂陈”。“一唱众和”是怎来历呢?那是从弋阳腔吸收过来的,弋阳腔由一人独唱,众人帮腔,用打击乐器伴奏(如今的潮剧仍有沿用)。“蛮音杂陈”是指操语上既普遍运用“舞台官话”,但又渗进一些广州土语。具体的说,早期的“湖广腔”,唱的是南曲、北曲、弋阳腔、昆山腔,这都不是广东的腔调一般广东人不易接受。戏里说白,又是用中原音韵、中州方言,广东人仍然不好懂。至明末清初,逐渐渗入些广州方言,广东观众稍能接受。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