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四十二辑
目 录
  编委会
  粤剧源流及其变革初述
  粤剧童子班杂述
  八和会馆馆史
  回忆粤剧养成所
  大革命时期八和公会改制为优伶工会
  记广东优伶工会
  粤剧全女班一瞥
  粤剧红船班中的柜台及其坐舱
  我记忆中的“人寿年”及其他
  三十年代广州粤剧盛衰记
  香港战后至七十年代粤剧发展初探(1945--1970)
  旧上海的广东戏
  广州解放后第一个粤剧团演出
  粤剧时装戏概述
更多>> 
第四十二辑
八和会馆馆史
黄君武口述 梁元芳整理

  我是广东八和会馆最后的一任会长。兹将我所知道的八和会馆情况记述如下:

  未有“八和”先有“吉庆”,“吉庆”之前还有“琼花”。“琼花会馆”是粤剧界最早的会馆,相传始创人叫“摊手五”,真名叫“张骞”(外省人),粤剧界称之为“前传后教张骞师父”。在佛山大基尾水埗头边,我见过有一个石碑刻有“琼花水埗”四字,是明朝万历年立的。可以推断,该馆成立于明万历年间或万历以前。当时艺人均要习武,所以势力很大。为什么创建在佛山呢?因为佛山手工业发达,学艺人多。解放后我与黄宁婴(省粤剧院院长)曾去考察过。在佛山祖庙纪念室内,还有一个铜香炉,铸有“琼馆”两字。广州文化公园旁也有一条“琼花直街”,是由原琼花会馆的庙宇产业等开拆而成的。石湾有琼馆界石碑,碑文有“龙马”两字,代表当时的两派。

  李文茂响应太平天国运动,在佛山起义,带领了大批粤剧戏行子弟,一直打到广西,并在广西称王。太平天国失败后,李战死广西。李文茂起义失败,艺人亦遭镇压,遭歧视。艺人在封建社会被贱视列为下九流(优、娼、皂、卒、剃、酒、使、仵、娣),认为“成戏不成人”,不能上京考试,拜祖也无猪肉分。过去演员穿的蟒袍前面的龙只有四只爪,背后则有一方印,刻着“借衣丐食”四字,实际上是对艺人的一种侮辱。至使当时粤剧艺人都不用真名而用绰号。如武生称靓×、公爷×,花旦称俏丽×、鲜花×,小武也称靓,小生称风情×、太子×,杂(网巾边)则称鬼马×、豆皮×,大花面称高佬×,二花面称大牛×等等,均不用真名。

  当时艺人中也有两派,一是追随李文茂起义的造反派,一是保皇派。造反失败后有的逃到新加坡,一些没有参加造反的也受嫌疑,因而互相迁怒、猜疑。太平天国失败后,清朝禁演粤剧,当时广州只有“外江班”和“白字戏”、“正字戏”,还有京剧。他们也有一间“外江梨园会馆”,设在现解放中路魁巷。当时粤剧艺人为生活计,有些改演“白字戏”、“正字戏”,在订演戏合同时,也只好写京剧名称,其实演粤剧。

  当孙中山先生在广州、香港、澳门和海外进行民主革命活动时,不少八和会馆艺人参加同盟会。如邝新华(红线女的伯公)领衔的戏班中,就有许多粤剧艺人参加,还资助过孙中山进行革命活动。广州八和会馆的粤剧演员如郑君可等还成立了“志士班”宣传革命,宣传剪辫等活动,“寓教于乐”。当时八和会馆头门上,曾挂上一副“借古代衣冠实行宣传党义;娱今人耳目尤应力挽颓风”的对联,以示拥护民主革命。

  在1927年大革命时期,八和会馆一个成员阳江人(叫“阳江保”)是一位武师,他和另一个“棚面”(音乐员)参加了大革命行列。当时八和会馆行长袁德墀(又名蛇仔秋),曾在李福林的军队中当过营长,是李福林的心腹,说阳江保在广州起义后,和那“棚面”参加“红带友”活动,将他们两人杀害了。

  我20多岁参加戏行,有意留心戏行历史,于30年代在香港看过一本《伶星杂志》刊登的一篇连载,是写戏行的历史,麦啸霞撰稿的。他在粤剧戏行善于开戏,又做过电影,绰号叫“三多先生”。我见过他,面上有一些麻子,可惜在日寇侵占香港时,被炮弹打中寓所而死。当时他的著作主要是谈唱腔演变等问题,对粤剧的史实则甚少提及。当时我接触的一些粤剧界老叔父,也是只知一鳞半爪,后经任显介绍我认识其叔任俊三(花县炭埗水口人),任是八和会馆始创人新华的徒弟,他对粤剧发展历史知道较多,但时年已84岁,且双目失明,又是文盲,我给了300元大洋让他口述,请人笔录,写成《琼花八和拉杂记》,后来在十年动乱中失去了。

  有人说:“未有八和先有吉庆”,是因为在八和会馆创立前,于清朝咸丰年间,李从善老先生由于同情粤剧艺人的遭遇,将其在黄沙同吉大街(即现大同路口)的房屋,用作粤剧艺人活动的地方,开设了“吉庆公所”。为纪念李老先生,在吉庆公所后面立有“皇清李从善先生之神位”的龙牌。李老先生可称得是当时粤剧界艺人的恩人。

  在光绪年间,邝殿卿(即新华)所在戏班一次为两广总督瑞麟府上演堂戏,,其中演出《四郎探母》,该班台柱之一“勾鼻章”在扮演中穿着“旗服”,其相貌极似瑞麟已死去的妹妹,其母看后,触景伤情,不胜感念。此后,凡要该班演戏,除演些吉庆戏外,一定要点演《四郎探母》。艺人们问过请戏的管家,才得知瑞麟之母由于勾鼻章扮相似其已去世的女儿,所以要看《四郎探母》这一出戏,并且不时叫勾鼻章到她家作客,因此与瑞麟也相熟。勾鼻章本姓何,番禺沙湾乡人,艺名“新章”。因为演戏,所以乡中是看不起他的。当时沙湾乡因某一件田产事与别一乡争讼不胜,闻新章出入官门,与瑞麟总督相好,当即派人请他回乡,求他相助;并破例由乡中绅士设宴款待。后来果然靠他请求瑞麟的老太太,把官司反败为胜,乡人大喜,认为他能为祖宗出力,莫不另眼相看,给与“双胙”待遇(即拜祭祖先时,可以分到双份的祭物)。李从善的师爷也出主意由艺人们上本,诉说由于少数人造反的牵连,使大多数人流离失所,散于四方等苦处,托新章请求总督原谅。后经总督府批下,准在现黄沙(即现市一中)附近买地成立会所。当时由李从善卖了一间屋给 米埠,另筹措了一笔款项,购置了一块面积达780多华井的地,作为建筑会所之用。当时该处是沙滩地,只有一间郑家祠,后面是“修元精舍”,其后就在该处建八和会馆。八和另有义地三处,一是李家山,二是三元里松岗,三是桂山。现仅存松岗一处,还存有石牌,有一米多高,刻有“吉庆义冢同治四年立”,也证明未有八和,先有吉庆。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