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四十二辑
目 录
  编委会
  粤剧源流及其变革初述
  粤剧童子班杂述
  八和会馆馆史
  回忆粤剧养成所
  大革命时期八和公会改制为优伶工会
  记广东优伶工会
  粤剧全女班一瞥
  粤剧红船班中的柜台及其坐舱
  我记忆中的“人寿年”及其他
  三十年代广州粤剧盛衰记
  香港战后至七十年代粤剧发展初探(1945--1970)
  旧上海的广东戏
  广州解放后第一个粤剧团演出
  粤剧时装戏概述
更多>> 
第四十二辑
大革命时期八和公会改制为优伶工会
梁家森口述 陈炳瀚执笔

  1925年粤剧八和公会由行长制改为委员制,当时我参与其事,现就我所知介绍如下。

八和公会

  粤剧“八和公会”是由清代起原属戏行的公会,公会中包括八个行当,自立堂口,每堂用上“和”字,故名八和。八个行当中,戏剧演员有六个堂,音乐演员有一个堂,接戏的另成一堂,名为“慎和堂”。“八和公会”内有“吉庆公所”,为办理接戏的机构,订戏或收大定,照例必须有“慎和堂”的人认可,始生效力。①“慎和堂”的人选,具有特殊的条件,不是一般演员可以充当。他要有名声的演员,有点文化,更重要的是过去未曾中途逃跑,殷实可靠,有这些条件,缴纳300多元的保证金,经三个“慎和堂”的老行尊介绍,得堂的同意,便可参加“慎和堂”,负责接戏、收定的事。在旧社会,粤剧艺人尽管名气不小,到年老不能登台时,班主就一脚踢开,生活即有困难。戏行兄弟尊重他的声誉地位和社会的号召力,特请他办理接戏收定,收取佣金,维持生活,可不至象一般演员那样按月到公会讨老人粮;同时还要求“慎和堂”监督班主在收到戏金大定保证按关期发放工资。用意本来是很好的。“慎和堂”既具有这种作用,后来,有些有名气的演员为着准备老而无靠时入“慎和堂”,就先行缴交堂费,办理入堂手续。

  公会设行长,历来由戏行推举资深望重的演员充任。这是家长式的统治制度。民国以后,资本家的手段越来越辣,“八和公会”逐渐为资本家所篡夺,成为剥削和欺压艺人的工具,绝大多数演员陷于失业、饥饿的境地。1925年大革命时期,长期受封建势力控制的戏行,在革命潮流的推动和影响下,掀起了一次革新运动,把家长式的行长制改为委员制,设委员和委员长和监察委员,在组织形式上,总算有了改变。不意,大革命不久失败,“八和公会”的改制,仅在领导层换一小撮人和衔头,但“八和公会”的腐败情况,却比前更甚。

  引起“八和公会”改制的原因是什么?“八和公会”的行长当时干了什么坏事?概括起来,有下面几点。

  一、民国以后,军阀连年混战,农村经济更加破产,戏行市场日渐缩小,原有的红船班逐渐减少,只有少数拥有名演员的大型班龟缩于广州、香港、澳门和佛山几个大城市,这是所谓省港班。资本家为着攫取更高的利润,经营手法越来越毒辣,把演员、戏班和戏院三者一起垄断起来,任意打击和排除异己。同时,为着更加残酷地剥削和欺压演员,利用“八和公会”作为工具,派遣爪牙直接控制戏班,插手接戏,掌握戏班财政,另成一行,名曰“藉福堂”,把“慎和堂”当作傀儡(戏行称“慎和堂”为摸肚腩老倌,吃饱不管事之意)。他们更乘常年班不能抵挡逐步减少的危机,拉拢一些成名的演员组班,帮助他们成为班主,促使戏行兄弟向两极分化,这种戏班名为“断头班”,寿命不长,演员职业和生活极不稳定。资本家还会投机取巧,和几个名演员接洽做台柱,即在“八和公会”挂班牌,勾通“慎和堂”和行长,接戏收取“大定”,然后以低额工资招收其他角色,这里,特别受其欺压的是打武行和音乐行。戏行情况既不稳定,班主每每拖欠演员工薪,过了粮期尚不发放,甚而散班时仍不付清,诸如此类,要求行长解决,行长总是站在资本家方面,偏袒班主或“藉福堂”,压制演员忍苦接受。原属戏行组织的“八和公会”已经变为资本家的公会,并不代表戏行的利益了。

  二、资本主义腐朽堕落的文化侵入粤剧,省港名班,首先受其影响,着重于以夜出头的风情戏卖座,生旦为主角,传统艺术,渐被荒废,如打武行、二花面、小武、武旦、武丑一类,很少登坛上演。资本家为着增加收入,实行减行减人,武行演员几全行被挤出戏班之外。打武家的“銮舆堂”曾多次向行里提出意见,不断的和“藉福堂”争议,他们始终不作理会,相反的,班主和“藉福堂”把生旦名演员用商业广告吹为“泰斗”、捧为“大王”,年薪由2万元高至6万元,利用他们作为摇钱树,攫取更多的利润。民初年间,花旦蛇王苏,愤于武行之被歧视,传统艺术之被荒废,曾一度组兄弟班,得“銮舆堂”支持,恢复旧日传统,尽用打武行,卒被资本家击败,亏损甚巨,而资本家经营的班反而获利。“銮舆堂”也要变卖产业清偿债务。1915年左右,武行几全行失业,朝夕坐在“銮舆堂”里,愁眉苦脸,找谋生门路,年壮些的演员,不得不投入李福林部下当兵。

  三、公会行长,有如家长,公会财产一手把持。1925年间大牛通任行长,曾用公款开当押铺。公款开支,多属浮支滥报,中饱私囊,如用于点火吸烟的纸条一项,每年报支白银数千元;供神灯油,每年报支万元。行长多不识字,事事依仗师爷。师爷何老道,由他的父亲传位给他做公会师爷,成为世袭,公会里长短利害情况,全被他父子掌握。民初,“八和公会”为着避免戏服店的剥削和抵制,曾集合艺人资金开设锦纶章戏服店,与班主订明,租用戏箱,必须用该号货色,保证该号营业。师爷何老道竟私自另开锦纶昌戏服店,鱼目混珠,拿锦纶章的戏服道具出租,收入租金则全归锦纶昌所有,而锦纶昌的开支债务则记上锦纶章的帐。不数年间,锦纶章以亏本为理由宣布结束,发还艺人老本作了。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