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四十二辑
目 录
  编委会
  粤剧源流及其变革初述
  粤剧童子班杂述
  八和会馆馆史
  回忆粤剧养成所
  大革命时期八和公会改制为优伶工会
  记广东优伶工会
  粤剧全女班一瞥
  粤剧红船班中的柜台及其坐舱
  我记忆中的“人寿年”及其他
  三十年代广州粤剧盛衰记
  香港战后至七十年代粤剧发展初探(1945--1970)
  旧上海的广东戏
  广州解放后第一个粤剧团演出
  粤剧时装戏概述
更多>> 
第四十二辑
三十年代广州粤剧盛衰记
张方卫

  编者按:本文以翔实的资料,记叙三十年代广州粤剧由盛而衰的过程,介绍了当年的历史背景,分析了盛衰之由与应变对策,然而终不能挽回颓局,恢复昔日(三十年代前)的盛况。对今日粤剧之振兴,不无借鉴和启发。

  30年代的广州,正是“南天王”陈济棠主粤时代。那时清王朝覆灭才2年左右,一般市民头脑中的封建意识还很浓厚,男女同乘一辆单车上街,也遭到守旧人们的白眼,甚至被报章认为“丑态”。了解这一点,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那时广州竟没有粤剧男女混合班了。广州是通商口岸,毗邻港澳,处处得风气之先,电影放映业与制片业均仅次于上海,在全国居于领先地位。大革命时期,广州是革命的策源地。大革命失败后,革命力量遭到很大的摧残,反动势力猖獗,因此30年代的戏剧审查制度,比20年代严格得多。这是造成30年代的粤剧剧目,一般来说内容都意义不大,乃至庸俗低下的原因。

  30年代的广州,仍以银元为货币(至1937年),币值较稳定,购买力较高,社会生活较为安定繁荣。这是30年代粤剧得以发展的重要社会背景。

  本文参考的资料,不少是散见于30年代各报刊杂志上的,为尽可能给读者提供更多的原始资料,故选用了较多的引文。有关电影与粤剧的统计数字,基本采自1934年9月付印的《广州年鉴》及1931年2月创刊的《伶星》杂志。

  一、演出场地与戏班组织

  先前,粤剧是以年节演出及演酬神戏为主的,那时广州及四乡有名目繁多的神诞,如玉皇诞、天后诞、观音诞、关公诞、华光诞、土地诞,乃至华陀诞、金花诞……等,每值神诞,各地例皆演戏酬神。一些庙宇更设立固定戏台供戏班演出,于是就产生了最初的永久性专设演出场地。这些戏台,“建筑在神庙前之广场,左右另建层楼,亦设座位收费,惟其数甚少”;左右层楼中间的空地,称为“逼地”,允许各行业的人入内观看,例不收费。清末宣统年间,广州西关尚有天后庙、三界庙、北帝庙三处戏台。此外,‘西关之宁波会馆、湄州天后庙、文澜书院,新城之外省旅粤各会馆、神庙等,每值神诞,亦必公开演戏,任众入观,惟所雇皆中下班,备数而已”。可见在广州开办戏院之前,粤剧在广州已有专设的演出场地。不过粤剧还没有明显的商业气息,因为无论是戏台的主人,或是雇班演戏的雇主,均不是借此营利的。

  清光绪年间南关太平沙开设的同庆园,是广州第一家戏院。但同庆园的具体情况已不可考,所以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是以光绪二十四年(1898)河南建成的大观园(后改称河南戏院)作为广州开办戏院之始。光绪三十三年(1907),“长寿寺因案被没收拆毁,乃就地建筑戏院,招商承办……颜其名曰乐善。”⑴继而长堤开办海珠戏院,东堤建成东关戏院与广舞台,这大约是1909年即宣统元年的情况。据前人追述,认为这是广州戏院业的极盛时代。当时的广舞台建成最晚,外形完全模仿上海大戏院,座位多达2000,称得上是规模最大,样式最新。该院座落于繁华的东堤,“与妓馆酒楼密接,王孙公子,纨绔儿郎,当灯红酒绿之际,挟其爱侣情人,借此以尽其选色征歌之兴,一时遂有座上客常满之盛况,各院营业均受影响。”可惜好景不长,广舞台不久即因失慎被毁于火。民国元年(1912)之际,广州只剩四家戏院。其后东堤迭经讨伐龙济光等役,战火所及,百业均受影响,又因旗人失势,东堤逐渐衰落,约1920年,东关戏院停办。于是东堤时至今日,仍连一家戏院也没有。

  戏院业既兴,戏台遂日渐冷落。到光绪、宣统年间(约1908一1909年),“天后、三界两庙不常演,只北帝庙以庙产尚丰,得常雇演,所演者亦多名班。”所以后来人们但知其时有北帝庙戏台,不知尚有天后、三界两庙的戏台存在。迄民国初年,各种公众娱乐场所如公园、游乐场等相继设置,“市民之娱乐场所渐多,而此等戏台乃完全废弃矣。”⑵

  到30年代,广州的戏院有海珠、乐善、太平、宝华、民乐、河南六家,连同西堤大新公司、惠爱大新公司、长堤先施公司、十八甫安华公司这四处天台剧场,共有10个演出场地。各戏院中,海珠而居水陆要冲(那时沿江遍布码头),营业最发达;乐善居海珠之后。太平戏院建成较晚,于1921年开办,该院标新立异,仿上海大舞台设置旋转戏台,节省了落幕换景的时间,刚开张时观众感到新奇,一时趋之若鹜,但因院址不及海珠、乐善繁盛,又屡遭军队借用,结果营业不佳,“经营者无不失败”。不久该院便与河南戏院一道落伍,“每年闭业时间居其大半。”宝华、民乐均属小型戏院,“全以女班为台柱,且座位狭小,营业更不发达。”各戏院营业额的比例,按1933年戏院缴纳戏捐金额推算,海珠一家独占鳌头,占总数的45%,乐善占30%,太平和河南分别占10%和8%,这两家戏院若与乐善相比,已有小巫见大巫之感。至于民乐、宝华两家,更是等而下之,仅各占4%和3%,简直微不足道,难怪《伶星》杂志在统计广州戏院数量时,竟把民乐、宝华两院摒斥在外了。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