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四十二辑
目 录
  编委会
  粤剧源流及其变革初述
  粤剧童子班杂述
  八和会馆馆史
  回忆粤剧养成所
  大革命时期八和公会改制为优伶工会
  记广东优伶工会
  粤剧全女班一瞥
  粤剧红船班中的柜台及其坐舱
  我记忆中的“人寿年”及其他
  三十年代广州粤剧盛衰记
  香港战后至七十年代粤剧发展初探(1945--1970)
  旧上海的广东戏
  广州解放后第一个粤剧团演出
  粤剧时装戏概述
更多>> 
第四十二辑
粤剧时装戏概述
欧安年

  粤剧“时装戏”就题材而言,是反映当代社会现实的,本来应称之为“现代戏”。但粤剧行家历史上称为“时装戏”,本文仍按这个提法。那么,“时装戏”始于何时何戏?迄今尚未有一致的意见。如追源溯流,当和清末民初出现的“文明戏”有关。

  “文明戏”源于晚清的“志士班”,以讴歌“旧民主”革命为主。民国前后,同盟会一些革命志士陈少白、程子仪、李纪堂等,团结组织了以文化人为主的“志士班”。如黄鲁逸、黄轩胄、欧明博、卢骚魂等。他们以改良戏剧为己任,专门编演一些抨击时弊和反帝、反封建的“时装戏”,也新编一些历史剧。

  志士班的骨干成员,有姓名可考的多达100余人,仅省港澳等地就先后出现30余个“志士班”。由于剧情内容,是以社会现实为素材,且改用广州方言演唱(过去粤剧是用类似桂林话的“戏棚官话”)很受观众欢迎,随着时间推移,于是“时装戏”遂成为二三十年代粤剧黄金时代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

  据著名粤剧艺人陈非侬所著《粤剧六十年》载:他原是文明戏演员,后来参加粤剧团,拜著名粤剧小武靓元亨为师。他早期参加“志士班”,得黄鲁逸的赏识、指导,在主演《自由女炸弹逼婚》一剧,蜚声剧坛。靓元亨的“永寿年班”特聘他加入,在南洋演出时,竟以“香港新剧家陈非侬参加”为号召。该班编剧冯显洲,将谐剧《激坏半个老豆》、《孤寒种食鸡》……等改编为粤剧,以时装演出;当时还有一出李孟哲根据徐枕亚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玉梨魂》,也是时装戏,由陈非侬与薛觉先在“梨园乐”班领衔演出。其中“求婚”一场,长达25分钟,全用口白,类似话剧化,惜此剧并不卖座,当是曲种单调之故。

  1898年,孙中山先生在伦敦清公使馆被囚,这事轰动中外。事后,编剧家顾无为于1916年据此编成白话剧,剧目《孙中山伦敦蒙难记》,由民鸣剧社上演。据说孙中山先生曾表示“本人并不反对”。是剧后来移植改编为粤剧,普遍上演于欧美华人区。近年美籍华人陈依范先生之照片巡回展览——《梨园在西方》,赫然有《孙中山伦敦蒙难记》之粤剧舞台剧照。还有粤剧名伶关德兴穿牛仔裤之剧照,可见清末民初,时装粤剧,已远渡重洋,在美国旧金山,正式作为“大戏”上演了。这里,还补充一件事,民国初年的男花旦袁文明,在《贼现官身》一剧中,遭“福军”头目李福林之忌(因李是绿林出身),被枪杀于舞台上。可见粤剧“时装戏”的问世,也曾伴随“流血”的斗争。

  在这之后,“时装戏”已是新编粤剧的一种重要样式,举要如下:

  粤剧表演艺术家薛觉先,不愧是“万能泰斗”,他在时装戏方面,有过不少成功演出,如《毒玫瑰》,是1928年薛觉先在“新景象”班的好戏,说的是名妓白玫瑰含冤昭雪的故事。这时薛仅25岁,为了演好律师的角色,专门跑到法院旁听,细心揣摩律师出庭时的神态风度,演出效果很好,得到观众赞赏。后来《毒》剧成为镇班戏宝、续集增至3集之多。接着薛觉先陆续编演《唉!侬错了》(后改名为《道学先生》)、《主仆恋爱》(原名《黄慧如与陆根荣》)、《阎瑞生》等时装戏,受到观众欢迎,认为较之《毒》剧又有长足进步。

  特别值得一提的“重头戏”《白金龙》,这是1930年薛觉先在“觉先声”班的首次演出,本来是改编自美国电影《郡主与侍者》。时值南洋烟草公司有国产“白金龙”牌香烟,与外国香烟展开市场争夺战。该公司特意请求薛氏将剧名改为《白金龙》,以收市场宣传之效(这牌子至今仍存,历久不衰)。据考:著名的“八一”电影制片厂导演汤晓丹,当年也为该剧画过布景。这出“西装戏”,后来还拍成电影,社会效果更大。该剧手法新奇,主题是歌颂爱情和正义战胜邪恶。剧中人白金龙能文能武,智勇双全,又能纡尊降贵假扮侍者、下人,接近玉娘,又能扮番女、酒吧歌女、卖唱乞丐。单人匹马深入险地,克敌制胜,有如“超人”。在艺术特色上,集中了古今中外各种艺术表演手法之大成。仅舞蹈就有多样化:有交谊舞、集体野人舞、活泼单人舞、番女托瓶的杨枝舞。既有北派大打,又有魔术、幻术、催眠术。音乐唱腔出现了许多新腔,新调,新唱法,首先使用电吉他伴奏。舞台美术方面,也有许多革新的尝试:如豪华欧化的室内陈设、野人营幕夜景等。使用吕宋烟、电话、朱古力糖等现代生活用品的小道具。光怪陆离,不一而足。当中虽有商业化的猎奇,迎合低级趣味的倾向,但其大胆革新的精神是值得肯定和借鉴的。其余值得评介或具有一定影响的“时装戏”,还有如下一些剧目,据粤剧老艺人朱少秋回忆他在20年代参加“工人剧社”演出时装戏的过程:按这个工人剧社的前身是“劳工话剧社”,原为国共第一次合作——工人运动的产物。该剧团自编自演(于业余时间演出),历时几达2年,主要剧目有:《蔡松坡云南起义》,歌颂蔡锷自云南组织护国军,讨伐袁世凯称帝,直接配合了当时的北伐战争;《温生才刺孚琦》,叙述同盟会会员温生才,于1911年阳历4月以手枪击毙广州清将军孚琦,本人当即被俘殉难;《安重根刺伊藤侯》,叙述朝鲜被沦为日本殖民地后,志士安重根于哈尔滨刺杀日本首相伊藤博文,本人被执殉国;《袁世凯发梦》,讽刺袁氏称帝,有如“南柯一梦”。在历时2年的演出中,社会反响热烈。甚至影响当时乐善大戏院的大老倌演出的卖座率。当时颇有名气的丑生半日安,也经常到来客串演出,同时还把他的两个妹妹送来剧社学戏。麦啸霞在他所著的《广东戏剧史略》介绍:民国以来,新排的革命时装戏有《太平天国》、《云南起义师》、《温生才》、《怒碎党人碑》等;改编世界名著的有《茶花女》、《黑奴吁天录》、《半磅肉》、《罗蜜欧与朱丽叶》等;改编电影名片的有《璇宫艳史》、《贼王子》、《复活》、《野寺情僧》、《无敌王孙》、《野花香》、《深闺梦里人》等。麦氏对这些现代时装戏,给予高度评价,认为既有古乐和奏,又有西乐和奏,并用立体布景,参用电影表情,渗入话剧气氛,统一时代服装等等。这些时装戏“能适应潮流,切合时代”,虽然难免“幼稚”和“未能尽如人意”,然已非北剧(指北方诸剧种)之墨守成法,固步自封,老演唱旧腔旧戏可比”。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