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三十六辑
目 录
  编委会
  前言
  广州火柴工业与东山火柴厂
  简照南与南洋兄弟烟草公司
  陈拔廷与协同和机器厂
  中国第一家胶厂
  广州机器棉纺织工业
  广州石印业
  广州味精工业
  日本药商岳阳堂
  广州制药业
  丹麦在广州开设的大北羽毛厂
  马应彪与先施公司
  九同章绸缎店
  我与广州美华百货公司
更多>> 
第三十六辑
广州生猪栏
黄宗海

   生猪栏的职工一般没有固定工资。有自营或出口业务的大户其工资也很低,主要收入是佣金收入,营业多则多收入,其次是饲料溢余、代客装卸、猪笼或其他包装残值等收入;有自营或出口的大栏,他们的职工还可以得到资方分给的“出店”(花红),因此大栏的职工收入是比中、小栏的职工收入多(后来这类大户改造或合营时,其资方人员和职工的工资是按一百三十六分至一百六十分来定的)。这样,职工的利益就与企业的经济效益结合起来,从而调动了职工们的积极性。职工的伙食由栏方负责,每月农历初二、十六两天为祃日加菜,一般都比平日丰富,有鸡、鱼、猪肉等肉类,俗称“做祃祭”。生猪栏商的职工每家约有十至二十人左右,视栏的大、小而不同,职务分文边和武边。文边是指帐房人员(俗称“师爷”)、行江(供销人员)、卖手,武边是指杂工、厨工。杂工又分上杂工、下杂工。

   一九五二年,生猪行业开始了“五反”运动,西猪栏先走一步,西猪栏商经营出口业务的较多,代销业务也大,经营比较复杂,又有涉外关系,违法问题多,绝大多数都要退赔补税,经营因而不振,纷纷歇业。生猪出口联营社亦于“五反”结束时解散,并由参加的栏商各自解决应办的歇业手续,如遣散工人(一般发三个月至半年的月薪收入),补交税款等。

   在运动过程中,能坦白交代,工作组作为好的典型来表扬的,有三益栏的经理曾潮。“五反”后,曾经参加过生猪出口联营社的宏信栏、就生祥栏、三益栏等三家,迁往东猪栏(德政南路)继续营业,其余十多家则先后结束歇业,至此西猪栏街一带就没有生猪栏了。

   东猪栏商的“五反”运动搞得稍迟些,但进度却比较快,因为采用了边运动,边营业,边分批“解放”的办法进行。最后一批是问题比较严重或交代不彻底的栏商,约有三十多家,他们的经理或资方代表,集中在附近的“肇罗阳同乡会”楼上继续学习。在那里,除了生猪栏商外,尚有牛栏、柴栏、果栏的栏商。学习结束后,这三十多家生猪栏商除个别被评为“半守法半违法户”外,其余都是属于“违法户”或“严重违法户”。整个生猪栏商没有一户被评为“守法户”的,被评为“基本守法户”的也不过六、七家。这说明生猪栏的经营是违法多,守法少。其中普遍是:(1)“潮价”,私分的、欺诈和漏税的行为。方法大致是这样,例如靓生猪行市价每担四十二元,猪肉商来议价时言明是四十元一担,另“潮价”二元,但给货客找数时(也是公开的帐簿),该生猪是按每担四十元找数,向猪肉商收数是按每担四十二元计算,这样每担就“吃”了二元。(2)“短称”,也是较普遍的。一般“潮价”的猪、残次的猪,其斤两多数是以多报少;与卖手交情较好的买方,亦有些会得到以多报少的好处。(3)压价承受。由于某种商品的市道看涨,栏商自己压价承受囤存,待价高才出售的现象时有发生,但以生猪为主的栏商则很少这样做,原因是生猪存栏容易掉膘。

   “五反”结束后,各猪栏由于货源等原因,营业逐步不景,维持困难。这时人民政府对私营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政策,生猪栏商有自营出口业务的大栏如大兴栏,大利源栏,东生隆栏等三家,经过清产核资,并入市外贸局系统的广州市畜产出口公司。它们参加了在湖北武汉市举行的物资交流大会,在会上他们共同签订了购买生猪五万头的协议,分期分批出口。资方人员和职工都参加畜产出口公司的工作。由西猪栏街迁来东猪栏营业的三益栏、宏信栏、就生祥栏及原东猪栏的大栏,如大生兴栏等五、六家,经清产核资后,先并入华侨投资公司,后因它们的资金不是华侨投资,改按公私合营的方式,由市食品公司吸收。资方人员由市食品公司安排,资金股息按公私合营的规定领取,职工则分别安排在郊区各县的粮食、食品等基层店工作,个别的安排到海南岛工作。

   其他经营生猪、三鸟代销业务的中、小栏商,为了维持营业,大都采取当时叫“劳资合作”的方式,内容大致是:一切佣金收入,除必需开支外,全部拨作收益分配,规定不参加劳动的资方人员不予分配,不分或少分红利股息。这样的经营方式,尚能勉强维持至货源确实太少,收入不足维持职工生活时,才申请歇业结束。它们为数不多的几家栏商,一直营业至一九五五年底,生猪栏全行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胜利完成时才结束营业。最后结束的几家资方人员,如公信栏的邓炳坤、永同安栏的肖培等由市食品公司吸收为工作人员。其他职工亦由市食品公司吸收为工人,分配在所属的仓库,收购站等工作。至于先期结束的生猪栏商资方人员,则参加由市工商联于一九五五年秋举办的批发商学习班学习,半年后由市工商联介绍至市食品公司属下的单位工作。

   生猪栏的改造工作,至此就善始善终地全部完成。

经营管理

   (一)组织货源:生猪栏商绝大的部份是代销商,没有货源便没有生意,因此每家栏商都想方设法去争取货源,他们的方法大致有如下的几种:

   (1)向货主提供信息——按时(一般是十天一次)将广州市的生猪、三鸟等的行情函寄省内、外的客商,提供市场信息,供客商们采购牲禽时的参考,借以加强联系。

   (2)派出人员,争取货源——一般的代销商多数派出接货人员到车站、码头接货;亦有不少栏商派出接货人员到省内、外的主要货源产区去接货;资本充裕而有自营业务的大栏,则直接派人到主要产区设立“坐庄”,就近办理购买生猪、三鸟等业务,和接待货客,办理运输、托运的手续,或直接从产区组织货源出口;有些栏商则有联号,例如在省外的株州、郴县、梧州,省内的罗定、江门、石岐等处,从多方面去争取货源。

   (3)聘请有“货源”(客路宽广)的卖手。卖手在猪栏行业是个重要人物,资方在没有找到合适的卖手前,是不会轻易开设猪栏的。“先找卖手,后找资本”,可见卖手的重要。因为卖手或其他职工熟悉各路货客,或者通过亲戚、朋友、同乡等人事关系,可争取货客,争取来货。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