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三十六辑
目 录
  编委会
  前言
  广州火柴工业与东山火柴厂
  简照南与南洋兄弟烟草公司
  陈拔廷与协同和机器厂
  中国第一家胶厂
  广州机器棉纺织工业
  广州石印业
  广州味精工业
  日本药商岳阳堂
  广州制药业
  丹麦在广州开设的大北羽毛厂
  马应彪与先施公司
  九同章绸缎店
  我与广州美华百货公司
更多>> 
第三十六辑
陈拔廷与协同和机器厂
方文瑜

   除了上述的碾米机、内燃机外,协同和还仿制出榨油机、榨糖机和矿用机械等,有的产品如轧烟机则不是厂商直接来订货,而是由协同和卖给中间商充作洋货转售,机器上也不刻上协同和招牌。仿制榨糖机,其中部件涡轮刀的制作需要有滚齿机这种工作母机,协同和无此设备,陈起初想向外商购买,但德商礼和洋行索价奇昂。陈没有被难倒,向其买了一部小型的,回来自行仿照设计、放大制成了二号大机。陈以协同和厂虽能制造机器,但原料如钢材,乃至某些机器的零件如曲轴、高压油管等仍不能不仰给于洋货,订购时受到洋行的诸多钳制,为了购买原料的方便,并希望在香港可以扩展其外销市场,于一九三一年亲自去香港筹建了港厂。港厂投资二十二万元,规模相当于穗厂,设有制造、修理、铸造三个车间。除了当地生意外,并为广州厂购买原料、生产零件、部件以至主机,还经常买进外商拍卖的陈旧机器,运回广州改装翻新出售。陈往来于港穗之间,不遗余力。

   陈不但自己肯学习钻研技术,也很注意培养技术人材,以为己用。薛则民的父亲要送薛则民去美国半工半读,入奇异电器厂学习技术。陈知道后,提出要由协同和负担费用,条件是薛回国后仍要在协同和工作。薛父认为这样束缚了他儿子的前途,坚持自行负担费用。一九二四年,薛学成回到广州,陈委薛为工程师,薛父碍于情面,只得同意。陈的协同和厂大量吸收徒工,徒工入厂后,要求甚严而又充分给以学习技术知识的机会,学徒期满,经过考核由厂发给证书。毕业的学徒一般都有一定的技术知识和工作能力,不少工厂喜欢雇为技工。

   陈对经营管理也有一套办法。协同和厂的盈利除作扩大生产设备投资外,其余部分都分别投资于碾米业和航运业。从建厂至抗战前夕,除前述协沅和粤海公司外,先后开设了协昌成等碾米厂十多间,粤利等航运公司十家。协同和既是这些工厂、公司的股东,又把这些工厂、公司的其他股东拉过来投资于协同和,到一九一七年协同和的股东已增加到一百余人。由于这种关系,他们机器的购置、安装、修配都自然成为协同和固定的客户。所以协同和的营业一直比同行厂坊较为景气。此外,前面提到的均和安是广州最老的一家机器厂,老板陈桃川在机器行业中很有影响。陈与之本来矛盾很大,生意上均和安与协同和也曾是劲敌,但陈后来居然也把陈桃川拉过来成了协同和的股东。陈还在厂里的技术工人中拉人入股,并把参加了股份的技工安插到主管部门中去。

   陈在协同和厂还设立了各种管理机构,订立了管理制度。在董事会、经、副、协理下,设立了技术室、总务处、会计部、营业部、货物部、人事委员会、科学管理委员会和工厂建设委员会等,建立了制造单和记录工时的制度,这都是当时广州其他工厂所没有的。陈并改进了厂内附设的轻便铁道,大大便利了厂内运输。

   该厂至一九三六年职工人数已增至三百五十余人。据统计至一九三七年止,建厂二十多年来,共制成:内燃机三百八十三台共二万二千八百匹马力;碾米机六百八十三台;榨糖机二十台;榨油机四台;抽水机二百七十四台;轧烟机三十二台;采矿机械、空气压缩机等五十余台。

   一九三八年日军迫近广州,陈留下二十人守厂,本人及主要人员都挤往港厂。广州沦陷后,机器设备来不及撤离,协同和厂被日军饭岛部队占踞,其后又拨给日本垄断资本福大公司,机器设备、原材物料几被搬运一空。其后香港也落入日军手中,整个协同和厂便告停业。日本投降后,陈想收拾残局,重张旗鼓,惟无资金,又缺机器,十分困难。尚幸港厂在日军占踞时系就地使用,机器设备等得以保存,便将大部分机器运回广州,于一九四六年七月勉强复业。香港厂房地产陆续出卖,得款部分分派给股东,部分拨回广州厂。广州厂改组为协同和机器厂股份有限公司,陈拔廷自任董事长。复业初期,资金困难,幸得经理林志澄与当时交通银行的关系,银行给予信贷,渡过了难关。然而饱经日本帝国主义的严重摧残,整个广州的工业已奄奄一息,胜利后由于国民党统治区的经济很快濒于总崩溃,民族工业又再面临绝境。协同和从一九四六至一九四八年这复业后的三年中,仅生产了内燃机四台共七十五匹马力;碾米机九台和少数的榨油设备,生产总值竟低于创办第二年的一九一三年,资金周转更是困难,常常为了发工资而四出举债。

   陈晚年在香港居往,后病逝,享年八十余岁。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