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三十六辑
目 录
  编委会
  前言
  广州火柴工业与东山火柴厂
  简照南与南洋兄弟烟草公司
  陈拔廷与协同和机器厂
  中国第一家胶厂
  广州机器棉纺织工业
  广州石印业
  广州味精工业
  日本药商岳阳堂
  广州制药业
  丹麦在广州开设的大北羽毛厂
  马应彪与先施公司
  九同章绸缎店
  我与广州美华百货公司
更多>> 
第三十六辑
陈拔廷与协同和机器厂
方文瑜

    方文瑜同志现是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常务委员会常委、民建广东省委会副主委、广州市委会主委、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市工商联副主委。

   陈拔廷,广东南海县丹灶村人,只读过两三年书,十二、三岁时在广州河南大涌口均和安机器厂当学徒。该厂是他的叔父陈桃川开办的,以修理机器为主。陈由于多接触各种机器,有实际操作的机会,而且记忆力好,模仿性强,肯钻研工艺技术,不久便学会绘图。几年后掌握了一定的技术,被升为领工,与该厂管工陈沛林成为该厂的主要技术人员。陈桃川为了利用陈等技术能力,曾与陈等订立合同,规定了年终在盈利中给予分红的比例。但实际上分给的却比规定差得多,陈拔廷深感不满,一九一一年争执更甚。当时,有米业植丰号老板何渭文正欲开设米机(即碾米厂),物色技术人材,看中了陈拔廷既有技术又很能干,怂恿陈拔廷及陈沛林两人脱离了均和安厂,合资创办了协同和厂。该厂资金双毫银一万二千元,何渭文占三分之二,经营碾米,只有技工三人,学徒五人。其时广州碾米厂所用的碾米机器,多是德国或美国货,美制机磨位太短,出米色泽不好,德制机磨位斜度太大,出米碎粒多,均有缺点。陈加以研究,取长补短,自制成了其后称之为“米磨二号”的碾米机。它的出现是当时广州碾米机器的一项技术改革。“米磨二号”机起初只是供协同和及植丰号使用,由于这两个厂辗出的米完整率高而色泽光白,受到客户欢迎,引起同行注意。同行中薛广森(薛则民的父亲)对此更为欣赏。陈与薛等商量,认为碾米厂都想改用“米磨二号”机,协同和如果改以机器修造为主,更有发展前途。于是由薛参加投资并招揽外股,把协同和改为机器厂,资金增至三万元,股东增至二十余人。其后何渭文、陈沛林相继去世,一些小股东退股,陈拔廷逐渐承买了股权,由小股东变成大股东。一九一二年便将碾米部份改名为协沅米机经营。协同和转以机器业为主,修理业务仍占主要,并从拍卖行购入旧机器翻新出售,制造的主要产品则是“米磨二号”。由于碾米业采用“米磨二号”机的渐多,又由于东南亚一带如越南、泰国等地的碾米业多是我国尤其是广东籍侨胞所经营,他们同国内有一定的联系或有联号关系,一则华侨有爱国之心,二则“米磨二号”机质量较好,所以乐于采用,于是逐渐行销国外,业务有了发展。尤其是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帝国主义无暇东顾,洋米和洋机器进口濒于中断,协同和的业务可谓盛极一时,由原来的敞棚厂房,逐渐略具规模了。这时工人、学徒已增至六十多人,至一九一七年工人、学徒又增至一百五十余人,资金也增大为二十八万元。

   陈拔廷一向重视技术,肯学习钻研,在外国机器充斥市场的情况下,他善于仿照外国的先进技术,又注意根据实用需要有所改革,敢于同洋货争衡。陈有爱国之心,为求业务发展,苦心经营,对广州机器工业的发展起了一定的作用。除“米磨二号”碾米机外,协同和曾以华南地区第一家生产柴油内燃机著称。当时内河轮船多是用锅炉蒸汽机的,由于机体笨重,船身负荷大,行驶极不方便,常常搁浅。特别是秋冬枯水季节,行驶北江一带的轮船,更要“明车”行驶(把锅炉装在船头,机器装在船尾,推进机露出水面),因而装载容量有限,成本高昂。陈认为如能制售柴油内燃机,不特业务大有可为,把珠江航运业的机器销售阵地稳操手上,而且对广东航运业也有裨益。但苦于未能掌握此项技术。其时英商亚细亚火油公司从香港运送火油来广州的一艘油轮,经常停泊在协同和厂附近江边卸货,有时也找该厂派人上船修理机器。陈因此结识了这艘油轮的大偈(即轮机长)邓心泉,花了钱,答应给以便利。陈以上船修理为名,带同薛则民等三人,一连几晚,拆开机器,量度尺寸,描绘图样,眼看心记,回厂反复试制,几经摸索修改,花了一年多时间,终于试制成功了第一台七十匹马力的火胆柴油内燃机。但机器的试制成功,不等于就有销路。陈为了打开销路,一方面曾将其内燃机安装在“大有围”轮船上作巡回表演,大肆宣传;一方面计划自己投资航运业,并拉航商投资协同和。一九一七年,乘广州——三水——清远线航商联商公司梁墨缘到厂参观之便,洽谈顺利,集资十万元组成了粤海公司,协同和方面认股三万元。粤海公司除所属轮船使用协同和的内燃机外,并承销这种内燃机。从此,内燃机逐步成为协同和的主要产品,同年试制成功了一百匹马力的新产品。一九一八年,又试制成功了一台一百六十匹马力的船用四缸火胆内燃机。

   正当陈等满怀高兴的时候,一九一九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外国机器又蜂拥而来。使陈大伤脑筋的是,德国的纸煤内燃机每匹马力的售价只六十元甚至低到四十元,而且这种纸煤机比协同和的火胆机又进了一步,灵敏度高,一绞车便可发动启航,既省时间又省燃料。而协同和的火胆机,至少烧火二十分钟才能开车。加上制作的原料要靠进口,每匹马力的成本已达一百元。这对协同和是个沉重的打击,曾经旺极一时的协同和,顿然门庭冷落,被迫靠修理和代客安装机器来维持门面。陈等为求协同和的生存,夺回市场,曾向德商购买这种纸煤机以便仿制,但外商一口拒绝,陈辗转以粤海轮船公司名义,设法购得一部一百四十匹马力的纸煤机,仿照其原理,把原来生产的火胆机改为纸煤机,并根据航商实用过程中的反映,作了修改,使机器更为完善。是时洋货已不断涨价,纸煤机每匹马力售价又高于协同和产品价格,协同和凭其原有的关系,内燃机重新恢复了销路。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