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三十五辑
目 录
  编委会
  前言
  忠心为祖国 热血染山河
  浩气长存
  爱国革命志士 英勇抗日将军
  “周、文事件”前后
  营救张炎的经过
  爱国诗人丘逢甲
  “西安事变”前与张学良会晤回忆
  “沙基惨案”亲历见闻
  “沙基惨案”目击记
  省港各洋行杂记
  荔枝湾简述
  沙面租界史料点滴
  荔湾惨案
更多>> 
第三十五辑
荔枝湾简述
余振驺

    荔枝湾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是有名消夏游乐地,素有“小秦淮”之称,广州市的荔湾区就是以荔枝湾而得名。荔枝湾地处广州西隅,旧属南海县恩洲堡泮塘乡,与花地、芳村一水之隔,湾水出口处,可通石门与白鹅潭,江中有大坦沙横亘其中,亦是天然的水上游乐区。据屈大均《广东新语》载:“陆贾初至南越(粤)筑城于番禺西浒以待(赵)佗,名日陆贾城,其遗址在西郊十里,地名西场(今仍保留原名)。”“予之生,实在其地。所居前对龟峰,后枕花田,白鹅潭吞吐其西,白云山盘旋其东,园曰茂林,有荔枝湾、花坞、藕塘之饶,盖陆贾之所经营也。”据屈大均上述,可知早在汉初,就有荔枝湾,同时又知道,荔枝湾是由陆贾所经营的。

   荔枝湾与江水相连,湾内河涌纵横,主要溪流两岸,种满荔枝树,可耕地85%,多是池塘,其余是菜畦,闻名中外的“泮塘五秀”——莲藕、菱角、茭白、荸荠、茨菇,就是在这些池塘长出来的。每当盛夏,红荔白荷,交相辉映,香随风送,沁人心脾。因此历代都有不少大官巨商在此兴建园林,兹略举如下:

   一、唐代的“荔园”。据《全唐诗》载有曹松《南海陪郑司空游荔园》诗。曹松是唐光化年间的进士。郑司空即郑愚,番禺人,唐开成进士。由此可见,当时的荔园是有名的。

   二、南汉的“昌华苑”。荔枝湾在南汉时,已变成南汉王刘鋹的御花园,后人称为“刘王花坞”。刘鋹所经营的宫苑,范围很广,西起荔枝湾,北至流花桥,其中还有芳华园和显德园等,其中心花园(花坞)就在荔枝湾。今之泮溪酒家对面的云津阁畔,曾有“古之花坞”的石牌坊。当荔枝熟时,刘鋹便在花坞里,大摆御宴,饮酒啖荔,名曰“红云宴”。

   三、清末叶的“海山仙馆”。海山仙馆的主人名叫潘仕成(又名德畲),原籍福建,以盐商起家,是清朝广东四大豪富——潘卢伍叶之首。原是副贡生员,后捐钱买官,得钦赐举人的名衔,曾官至两广盐运使,其府第在十八甫附近。海山仙馆是其苦心经营的一所园林式的大别墅,内有大大小小各具特色的亭台水榭。馆内藏书极为丰富,刻有《海山仙馆丛书》五十六种,共四百三十一卷,又刻有《海山仙馆馆藏真帖》都是宋、明的名拓本。远近显要或名流来粤,多为海山仙馆题门联。如有人题:海上神山,仙人旧馆八个字中嵌入海山仙馆四字,曾传诵一时,清代名学者和书法家何子贞南游时,曾两度过访潘仕成,但都错过啖荔机会,临别时题一幅对联赠给馆主人。联云:无奈荔枝何,前度来迟今太早;又乘花舸去,主人长醉客常醒。此联亦为时人传诵。

   潘仕成后因官场失败,家产和海山仙馆全部被没收入官,馆则分段招标投承,以抵官债,藏书、碑帖四处散失,现存的只有部分碑刻,留在广东省博物馆。

   在海山仙馆附近的还有叶氏的“小田园”,但规模远远不及海山仙馆。以后从海山仙馆的旧址上新建的园林,先后有彭光湛的彭园和陈花邨的荔香园,附近又有黄氏的“小画舫斋”(该斋尚存但已成别用)。荔香园存在时期较长,该园是公开接待游客的,当荔熟时,游客花几角钱的代价,便可饱啖从树上摘下来的鲜荔枝。第一次国共合作时,听说孙中山、宋庆龄、廖仲恺、汪精卫、陈独秀等先后也来过荔香园。荔香园的门口在新荔枝湾畔,有石级可上落,园门联是用灰雕的,联云:临水竞张云锦画,迎凉齐唱火珠词。

   此外,在广州商团事变前,商团总团长陈廉伯所经营的荔枝湾俱乐部,也是在荔枝湾小河畔。

   原有的荔枝湾的湾流很长,北经司马涌与流花桥相接,又经彩虹桥至简溪,由泮塘涌口出海。今之简溪,荔湾东约至泮塘五约,原是荔枝湾故道,当地人称为旧荔枝湾。民初以后,游荔枝湾的游客,都是在多宝桥下(即今之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右侧)雇艇游河,画舫、舢板都集中这里接客。多宝桥至泮塘涌口这一带就是新荔枝湾,现在新荔枝湾有大部分仍照原来的风貌,划入荔湾湖公园里,湾上已没有画舫,划艇的只有在园内的三个大湖里。

   游荔枝湾的画舫,都是划到江面去,这附近有西郊、海角红楼两个泳场,江面有酒菜艇,有贩卖海虾、海鲜的小艇,其他有出租唱机唱片的,有叫卖香烟、糖果饼食的,有卖唱的,有卖荔枝和生果的。活动的范围都集中在这大段的江面上。还有一种较大的游艇,名叫紫洞艇,艇可容三、四十人,艇上请有名厨,游客可在艇上设宴安排筵席。紫洞艇一般只停泊于江边,不能驶入湾内。画舫的布置很雅致,有各自的名称,如:“流水”、“素月”、“泛香”、“绛珠”等,上有蓬,两旁有座位,中有小方桌,可容四、五人。荔枝湾的游河活动,全盛时期是在三十年代到广州沦陷前那一段期间。每年从夏季开始至冬初游人最多,当荔枝上市时,更吸引不少外来游客。由于当时市面游乐点不多,公园只有两三个而又面积不大,不能尽兴;游河可满足吃喝玩乐的需要,又可以观览珠江两岸风景,因此荔枝湾遂成为广州游乐的好地方。但是从前人所描写荔枝湾风光来比较,新旧相比,各有特色,如“十里红云,八桥画舫”、“一湾溪水绿,两岸荔枝红”。又如:“泮塘夏日荔初红,万树骊珠映水浓,消受绿阴亭一角,乱蝉声飏藕花风”等,这都是对旧荔枝湾的描绘。旧荔枝湾除北接流花桥外还贯连柳波涌出白鹅潭,故有八桥画舫的描写。

   游过荔枝湾的人们,都留有深刻的印象,小至一碗艇仔粥,能使人回味无穷。前广州市长朱光的《广州好》的一组词中有一首是这样写的:广州好,夜泛荔枝湾。击楫飞觞惊鹭宿,啖虾啜粥乐余闲。月冷放歌还。这是夜游荔枝湾的文学艺术概括,引起人们的无限情思。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