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三十五辑
目 录
  编委会
  前言
  忠心为祖国 热血染山河
  浩气长存
  爱国革命志士 英勇抗日将军
  “周、文事件”前后
  营救张炎的经过
  爱国诗人丘逢甲
  “西安事变”前与张学良会晤回忆
  “沙基惨案”亲历见闻
  “沙基惨案”目击记
  省港各洋行杂记
  荔枝湾简述
  沙面租界史料点滴
  荔湾惨案
更多>> 
第三十五辑
“沙基惨案”亲历见闻
张采庵

   二十三日早上我又走到沙基,望见沙面一片死寂,不见人影。桥门紧关,只有英、印兵和法国、安南兵全副武装,上了刺刀站着分守东桥和西桥。我以为他们只不过提防我们示威游行队伍冲进沙面而已。但最刺眼的是一艘英舰竟驶进省河西濠口对面的江面,停泊在红色浮碇附近,卸去炮衣,把炮口指向长堤。同时,沙基一带商店都不敢象往常大开门户,而是半掩门,一些经营谷米和经营杂货的“三江帮”也堆起米包和货物于门后以防枪弹,行人也比以前稀少得多,有点惶惶然。

上、中、下图

“沙基惨案”的死难同胞

   各界大会是于中午在东较场召开的,我因没有参加,会场情况不清楚。因想看看巡行队伍的豪壮气势,早饭后,即由十三行走到太平南出长堤折向东去,沿途熙来攘往,热闹如常。堤边不少人以愤怒眼光聚观驶进内河的英舰,仇恨之心是一致的。有人以蔑视的态度说:“这有什么可怕!有十个象我这样不怕死的人,身怀炸药,夜里泅到舰边,和它同归于尽!”壮语惊天,令人振奋。我行至先施公司(即今华夏公司)附近,忽听人声喧哗说“来了!来了!”向东望去,但见旗帜飘扬,口号声震天,巡行队伍果然来了。观看的群众马上列成人墙,夹道而立。最先行的是打着一面大旗的罢工工人和其他工人队伍,接着是农民队伍和学生队伍,走在学生队伍前头的是广东大学,最后也见到有军队,沿途高呼口号,此起彼落。队伍是列成四路纵队行进的。

   当广东大学的队伍行近时,我一眼看见同学林伯强、何锡光、姚文达,不由得叫了他们一声,他们便走过来拉着我,递给我一支小旗,要我参加巡行,我便走进游行队伍中去了。

   浩荡的人流向西而去,传单纷纷飞舞,天空也有飞机散发传单,当行近粤海关前,大钟“当当”的打了两下,正是下午二时。这时我心情特别紧张,象上了火线。一个工人和一个手执白旗的警察站在粤海关西堤验货厂的旁边,大声叫大家“严守秩序!切勿暴动!”大队随即转进沙基去。

   东桥的戒备是森严的,除沙包和外国守军外还张着铁丝网,还竖立一个小牌,上写“立入格杀”四字,经过东桥时口号特别响,而且队伍停止前进,向着东桥振臂高呼“收回租界!”、“取消不平等条约!”、“打倒帝国主义!”、“为上海死难同胞复仇!”等口号。洋兵站在沙包后发着冷笑。

   沙基路上看巡行的人不少,但商店都关上大门,警察站在河边维持秩序。沙面沿河的沙包,每堆都有安南兵伏着,但路上不见有人行走。队伍继续前进,行至西桥,情况和东桥一样。我们随着前头队伍,过了西桥转入内街的刹那间,不知何故突闻西桥枪声响起,继以机枪,密如串炮。回头看时,后面同学们和人群象决堤洪水,争向内街奔避,各自寻觅躲身地方,耳边枪声不绝,且杂有炮声,我且躲且走,到梯云街才算脱险。这时碰上林伯强,另外有两个手受微伤流血的同学,我们即叫来两乘轿子,送他们各自回家。那时枪声已疏了下来。林伯强说:“后面队伍是岭南大学的,死伤一定不少”。

   我回到恒源店已下午四时,别人见我有怆惶之色,都来问我,我将刚才情况说了一遍,大家非常气愤。街上顿时也热闹起来,居民互相探问,互相传播消息。更有人高呼:“打倒帝国主义!”的口号。

   晚饭后枪声已止,又有不少人到沙基观察现场,我随着由兴隆街走出西堤二马路,但溶光街口和对面已横着一条长绳,吊挂着一张纸,写着“前面危险勿进”,有警察守着不准通出沙基。我向沙基一望,但见死伤满地,鲜血横流,而且刚下过一场雨,尸体湿透,惨不忍睹。有人沿路痛哭寻尸,有“十字会”在救伤,也有法院人员检验伤、死者和收殓尸体者,看来不下几十人。我不禁为之泪下。

   听人说,沙面射击我们的都是“达姆弹”,伤口特别大,杀伤力也特别强,也较难治疗。帝国主义者对中国人民是惨无人道的。

   有人说沙基内街多,当惨案发生,巡行队伍即纷纷各就所近的内街躲避,否则死伤数字更使人惊心了。

   我们又向后转出西濠口,但由二马路的天桥(当时有一道天桥横架在路口)下至对面嘉南堂,也拦着一条长绳,也挂着同样的字条,也有警察守着。虽然出不得西堤,但可见到一艘英舰竟横蛮无理地泊在省港船码头,卸去炮衣,水兵荷枪实弹在甲板上耀武扬威来回踱着。此后我被派到“大良渡”做宣传员,每天我们乘坐的船,都在它身边驶过。大概十多日后,这艘舰才撤出省河。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