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三十五辑
目 录
  编委会
  前言
  忠心为祖国 热血染山河
  浩气长存
  爱国革命志士 英勇抗日将军
  “周、文事件”前后
  营救张炎的经过
  爱国诗人丘逢甲
  “西安事变”前与张学良会晤回忆
  “沙基惨案”亲历见闻
  “沙基惨案”目击记
  省港各洋行杂记
  荔枝湾简述
  沙面租界史料点滴
  荔湾惨案
更多>> 
第三十五辑
忠心为祖国 热血染山河
——忆张炎将军
曾生

    一九八五年三月二十二日,是爱国将领张炎将军英勇就义四十周年。我虽然仅与张炎将军在“日本皇后”轮相处很短时间,但他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为祖国独立,民族解放而奋斗、而献身的光辉史绩,至今仍记忆犹新。

(一)

   一九三五年十二月,我因参加领导广州的“一二·九”运动,被中山大学停止了学籍,广东国民党政府亦下令通缉我。一九三六年初,中山大学中国青年同盟支部书记钱兴决定,要我立即离开广州,去香港寻找中国共产党的组织。我到香港不久,为了寻找党组织,即到了有近千名海员的英国远洋客轮“日本皇后”当海员。可是,我到“日本皇后”轮的时候,由于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危害,海员系统的党组织全遭破坏,党在海员中的工作完全停止。我下船后,就以同乡会慈善组织的形式,组织了一个叫“惠坪乐善公所”的组织,把海员组织起来,开展文体活动,给旅客演出文艺节目,宣传抗日救国;发动旅客捐款,购买书报供海员阅读;购买药物,免费给海员治病,深受海员的欢迎。

   一九三六年五月间,“日本皇后”轮从加拿大的温哥华港开出时,一位三十多岁的英俊青年带着夫人乘坐该轮的头等舱。他在船上看了海员抗日宣传的文艺演出之后,觉得这只船的海员与众不同,就向“惠坪乐善公所”的一位海员了解情况。他问海员:“你们船上有没有读书人?”海员告诉他:“我们船上不仅有读书人,还有一位中山大学的学生,我们都喜欢他。”他听后即要求那位海员介绍他认识这位大学生。

   一天晚上,一位“惠坪乐善公所”的海员来找我,他说住在头等舱那位旅客要我介绍你给他认识;并带我去头等舱的一个房见那位旅客。我一到房门,一位颇有风度的英俊青年即出来和我握手。他自我介绍说:“我叫张炎,请进内坐。”并介绍他的夫人郑坤廉女士给我认识。张炎将军的名字我听过,但从未见过其人。现在眼前这位大约三十二、三岁的英俊青年,竟是转战沙场的十九路军抗日名将?他对我满腔热情,非常坦率和诚恳,没有半点架子,很快我们就交上了朋友。

   在从温哥华到香港的航程,我们进行了多次坦率、诚恳的交谈,从国内外形势谈到个人的经历。他说他是广东省吴川县人,出身贫农家庭,读了几年书就去做工,在药店和茶馆当过工人。二十年代初,他随堂兄张世德参加孙中山领导的粤军。在大革命时期,他参加了南征邓本殷,北伐吴佩孚。由勤务兵晋升为营长。“九·一八”事变后,他对国民党当局的不抵抗主义非常愤慨。当时,他驻防南京,即与第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一五六旅旅长翁照垣等将领发起组织“西南国民义勇军”,推举蔡为总指挥,他和翁为两个独立旅的旅长,请缨北上抗日。正当他们准备出发之际,“一·二八”淞沪抗战爆发了。他接到上海十九路军总部的命令,连夜率领六十一师(辖两个旅)开赴上海,参加抗战。他的部队打得很顽强,与日军浴血奋战,重创敌军,并配合友军,击退日军“久留米”名牌师团主力的进攻。在全国人民的支援下,十九路军坚持了一个多月的英勇斗争,毙伤敌一万余人,多次粉碎敌人的进攻,迫使日军三易其帅。但是,由于蒋介石坚持不抵抗政策,迫使十九路军撤出上海,并与日本签订了卖国的《淞沪停战协定》。一九三三年初,日军占领了东北三省之后,又侵占热河和察哈尔北部,并向长城各口进攻,民族危机进一步加深。为抗日救国,他又与蔡廷锴、谭启秀(七十八师副师长)组织“援热先遣军”,再次请缨北上抗日。但当先遣军到达耒阳时,国民党政府已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命令先遣军回师,开赴福建进行反共内战。北上抗日的愿望终未能实现。在几经挫折之后,他从亲身经历中认识到要实现抗日救国,必须实行民主政治。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是抗日救国的最大障碍。于是在一九三三年冬,他积极参加了蔡廷锴、陈铭枢、蒋光鼐等十九路军将领联合国民党内部李济琛等一部分反蒋势力发动的抗日反蒋的福建事变。在福建组织“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主张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反对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福建事变前,他接任独立第四十九师师长。福建人民政府成立后,他任第四军军长。可是,事变在蒋介石重兵进攻和以重金、高官收买之后,很快失败了。蒋介石派杨永泰做他的工作,答应委任他为第七路军副总指挥,替蒋介石进行反共内战,如不愿干,则给六万元他出国“游历”。他拒绝蒋介石的委任,被迫出国“游历”。在海外漂泊期间,他深感身为一位军人,在大敌入侵的时候退出沙场,万分惭愧。当他听到绥远抗战的消息,即动身回国。

   他问我:“你为什么到船上来当海员呢?”我把自己从澳大利亚回国读书,不久被国民党反动派抓去坐牢。出狱后到中山大学附中读书。高中毕业后,直升中山大学文学院教育系。在广州“一二·九”运动中,由于参加领导中山大学和广州地区的青年学生进行抗日救亡运动,而遭到国民党反动政府的通缉。所以,就跑到船上来当海员的经历告诉了他。

   他听了我的自我介绍之后,又问我今后有什么打算?我说,目前敌人一步步入侵国土,而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却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不许人民起来抗战。所以,当前的民族危机是十分严重的。为挽救祖国的危亡,必须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必须发动和组织广大人民群众起来抗战。广东是祖国的南大门,随时都有敌人入侵的可能,我们更应加紧进行抗日救亡的宣传发动和组织工作。一旦敌人入侵广东,我就发动海员和港澳同胞回家乡组织民众抗日武装,进行保家卫国的抗日游击战争。他不断地点头,表示同意我的看法。

   当船快到日本横滨港停泊的时候,张炎将军提出要我陪他一起去东京玩。但在我们穿好了衣服,准备起程的时候,他考虑到日本特务认出他会找麻烦,临时又改变了主意,决定不去了。船到达目的地香港的时候,我送他夫妇上岸,我们依依不舍地握手告别。他要求我给他留下地址,希望以后能经常联系。

张炎将军遗像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