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三十四辑
目 录
  编委会
  史学家、教育家陈垣
  回忆陈垣校长
  陈垣校长与辅仁大学
  有关钟荣光校长的几点回忆
  深情一页怀钟师
  李应林校长与岭大
  海幢风雨怀前度
  图书馆学家杜定友先生
  杜定友先生琐事记
  书坛巨擘康有为与叶恭绰
  岭南画派大师高剑父
  丹青老去兴尤豪
  爱国诗人丘逢甲
  南国名医陈伯坛
更多>> 
第三十四辑
陈垣校长与辅仁大学
方怡

  辅仁大学是一九二五年由罗马教廷天主教会创办的。早在一九一二年,天主教知名人氏马良(字相伯)、英华(字敛之)上书罗马教廷,请求在中国办学。一九一三年,英敛之在香山休养,看到教会青年子弟,多不注意学习文化,于是在香山静宜园办起“辅仁社”。辅仁一语乃取《论语·颜渊》中“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的意思。一九一九之后,罗马教廷多次派人到中国,与英敛之一起磋商办学事宜。并委派美国本笃会筹措经费,出面办学。一九二三年八月九日,全美本笃会决议,由美国宾夕法尼亚省圣文森院院长司泰来统管此事,一九二五年,司泰来派本笃会教士奥图尔作首任大学校长。当时,以十六万元租金,承租李广桥西街十号旧贝勒府。十月十日开学,开设中国文学、历史、哲学、英文、数学等课,按教育部规定,并不设宗教课。当时只是大学预科。一九二六年一月,英敛之去世,临终以大学校务托付陈垣。一九二七年六月举行学校第一次董事会,选陈垣为校长,奥图尔为校务长。从那时起,学校定名为“辅仁大学”,开始有了大学本科生。

  辅仁的学术风气很浓。从一九二八年即创办了学报《辅仁学志》,陈垣为负责人。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芦沟桥事变后,北平沦陷时,国立大学纷纷迁往内地,一部分师生也辗转南下。原在北平的各大学遂落日伪之手。一九四一年,燕京大学被迫停办。辅仁大学则因北平沦陷时,罗马宗座驻华代表蔡宁是德国人,得以继续开办。一部分未能南下、西迁而留在北平的知名教授,纷纷转入辅仁大学任教,如李霁野、张子高、袁翰青、曾昭抡等人。当时,仅以国文系为例,就有高步瀛、沈兼士、郭家声、余嘉锡、罗常培、魏建功、唐兰、孙人和、顾随、陆宗达、赵万里、刘盼遂等多人。人才济济,鼎盛一时。当时许多青年,得知北方沦陷区只有辅仁大学是当时国民政府承认的学校,既不愿去日伪控制的大学,又不能离开沦陷区,便纷纷投考辅仁。

  有一回,学校礼堂放映一部体育新闻电影,偶然出现中国国旗,在场师生忽然鼓起掌来。事后,日本宪兵追究学校当局,要陈垣校长交出鼓掌同学,陈老先生大义凛然地说:“是我鼓掌,要逮捕就把我逮去!”如此壮举,激励了辅仁师生,无怪乎日伪政府说辅仁是“抗日大学”。

  那时,处于沦陷区的陈垣校长杜门谢客,不与敌伪来往,只教课著书。他总是设法宣传爱国思想,以历史故事教导学生爱国家,讲气节,不贪财爱利,要锻炼身体,积蓄力量,以待时机报国。他给一九三八年毕业同学年刊题话是“毋事浮嚣失礼于人,毋徒顾目前,毋见利忘义,永保汝令名”。一九四○年为毕业生同学年刊题词是:“子张问行,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今诸君毕业将行,谨书此为赠。”一九四二年为毕业生同学年刊题曰:“毋徒事佚游宴乐,是之谓辅仁”。

  一九四二年四月,辅仁“返校节”时,陈垣校长会上致词,他看到不少人为敌伪做事,图谋私利,在校学生中也有人不用功而整日鬼混,就巧妙地讲了一个古时候的故事。说有一次举行射箭的运动会上,观众很多,开始比赛之前,孔子命令子路宣布:凡是败军之将,投降事敌的人;凡是亡国大夫,在敌伪作官的人;凡是贪财好利的人,都不能进运动会会场。宣布后,有些人只好溜了。比赛结束,孔子又让学生宣布:在场观众,有幼壮孝弟,年老好礼,不随波逐流,一直到死都能修身洁己的人,可坐众宾之位。结果,又走了一批人。最后,孔子宣布:凡好学不倦,好礼不变,八、九十岁仍能正直不乱的人,才真能坐在众宾之位的席上。陈校长讲完之后,有些达官贵人退出了会场,有人明知他是借题发挥,也不好说什么,因为他讲的是孔子。

  记得“七七事变”后,北平物价奇贵,街头时有饿莩,辅仁曾有同学发起“慈善夜”,捐款给学校所设粥厂,还有许多同学捐赠寒衣,施给邻近贫户。后来,还举办一系列社会救济事业,例如免费诊病;调查学校附近赤贫户数和人口数;国剧社举行义演,美术师生举行作品义卖,捐献所得,救济灾民。

  一九五二年,辅仁大学与北京师范大学合并,仍由陈垣任校长,原辅仁校址现为师范大学北校(北师大)。辅仁师生亦加入师大校友会为师大校友。

  (原载《中国新闻》1983年第9929期,本刊略有增删,并改了题目。)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