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三十四辑
目 录
  编委会
  史学家、教育家陈垣
  回忆陈垣校长
  陈垣校长与辅仁大学
  有关钟荣光校长的几点回忆
  深情一页怀钟师
  李应林校长与岭大
  海幢风雨怀前度
  图书馆学家杜定友先生
  杜定友先生琐事记
  书坛巨擘康有为与叶恭绰
  岭南画派大师高剑父
  丹青老去兴尤豪
  爱国诗人丘逢甲
  南国名医陈伯坛
更多>> 
第三十四辑
李应林校长与岭大
谢琼孙

  早年参加爱国活动

  李应林两度在广州岭南大学任校长。他是广东南海石湾人,1892年12月12日出生。父早丧,家清贫,赖长兄李植三抚养长大。植三营酒业,经常来往石湾澳门,乃携李到澳门就读于宿儒陈子褒书馆。后,偕馆中同学简又文、冼玉清、陈汝锐、陈仲甫、程季元等,到广州岭南学堂升学,此为李同岭南关系的开始。由于李秉性刚直,读书、工作、打球有一股牛劲,同学们呼之为“牛林”。1914年毕业于岭南学堂,入广州基督教青年会工作,任学生部助理干事。1917年,李得青年会及同学之助,赴美留学四年,得奥柏林大学文学士学位。李在岭南、在奥柏林,皆以“苦学生”(工读生)卒业。归国后,仍在青年会供职,任学生部主任干事。不久,兼社会服务部工作;再又兼青年会中学校长。1925年升为副总干事。次年,继梁小初任总干事。1927年初,入岭南大学任职。

  李在岭南大学任职之前,对反帝爱国运动表现积极。在国共第一次合作期间,曾先后邀请苏联顾问及黄埔军校党代表廖仲恺先生等来会公开演讲。“五卅惨案”事起,发动教会学校学生进行抵制日货宣传。“沙基惨案”枪声甫停,李即赶到现场,踏着死难同胞血迹,辨认尸体,看到岭南教员区励周及爱国同胞被害的惨状,于是搜集证据,编印《六月廿三》小册子,分赠各界;并译成英文、出版英文本遍寄各国,以控诉英法帝国主义者屠杀中国人民的罪行。胡汉民为英文本题词曰:“不有牺牲者,谁识虎狼暴,妇孺死枕席,尚复言人道。”轰动世界的“省港大罢工”事起,李同罢工总部领导人苏兆征、曾子严等(苏、曾皆共产党员,曾系青年会职工研道团的导引团成员。)联系,组派人员到罢工总部(东堤东园)为罢工工人服务。李曾一再向罢工工人演讲,宣传反帝爱国。在反帝运动中,李支持青年会工人成立广州市什务工会第十九支部(是共产党领导的广东全省工会联合会所属),并拨出地方为工会活动场所。

  任职岭南 收回自办

  经过一连串的反帝运动,外国人在华势力重受打击。教会学校又受到罢教、罢工、罢课及收回教育权运动的影响,到这时,久已盘踞教会学校的“西差会”,不得不改变策略、退居幕后,形式上把学校交回华人自办。当时设在美国纽约的岭南大学董事局,在此反帝浪潮冲击下,不得不及时采取措施,改弦更张。1926年间,纽约岭南大学董事局派出代表商谈交回华人自办及改组岭大办法,并订立合约。主要内容有如下几点:纽约董事局在岭南设立美国基金会,设执行秘书,名为岭南顾问(Provost of Lingnan University),实际上是在幕后把持岭南的校政。同时订明,岭南的全部校产,仍由美基金会保管,由校基会向美基金会以每天一元的租金“租”来专为办学之用。如不继续办学时,所有房地产得归美基金会保管。校董名额也要保持四份之一由美国人担任。此项合约条款,充分证明当时岭大只是名义上收归华人自办。而当时代表美基金会的,是在岭南活动多年的美国传教士香雅各(James M.Henry)。根据当时的《广州青年》(中大图书馆藏)记载:“1927年广州教会学校相继成立校董会,向政府立案,由中国人做校长。按:培英、培正两校早已由中国人做校长;培英中学校长关恩佐,培英小学校长陈其瑷(解放初期任中央内政部副部长),培正中学校长黄启明。岭南大学由副监督钟荣光做校长,聘请李应林为副校长。”

  李于1927年春到岭南大学任职,主要是得到香雅各的支持。其时钟荣光仍在南京外交委员会任职,香借口校务需人,邀李来校,以副校长名义,执行校长职务。李到职后,一面整顿罢课后的校务,赶紧于秋间复课;一面协同校内外有关人士,筹组校董会。当时担任校董的,记忆所及的有孙科、金曾澄、林逸民、简鉴清、钱树芬、蔡昌、谭礼庭、王怀乐、钟荣光、黄启明、李应林等十五、六人;美国人任校董的有龚约翰、香雅各、嘉惠霖等五、六人。1927年8月,校董会成立,推孙科为校董会主席,金曾澄为副主席。在第一次会议上,追认钟荣光任校长,李应林任副校长。校董会成立后,原日在纽约的岭南大学董事局改称岭南大学基金会(American Foundation of Lingnan University)。岭南大学校董会成立,标志着岭大由华人自办之始;成为岭南大学四十年来历史上的重大转折。

  孙科任南京铁道部长时,曾由铁道部拨款岭南建课室大楼,名曰“哲生堂”。李任职期间,钟校长仍在南京,间有回来,但不多大过问校政。三年多来,李对校务有所发展,完成了农学院课室大楼“十友堂”及“陆佑堂”、“翘燊堂”等等建筑。还增聘有名望的教授、增加学生名额和工读生名额。当时的职教员,记忆所及的有高冠天、陈辑五、郭荫棠、冼玉清、唐福祥(兼职美基金会)、张卓 、鲍令留(美籍)、蚕丝学院长傅葆光、分校校长司徒卫、侨校校长林耀翔等多人,皆为岭南服务多年的教育界人士。

  李以文学士资历而膺任大学校长,难免被人非议。因此之故,李在1930年间受到新近回国的校友陈受颐、陈荣捷、伍伯胜等的“新博士派”所轻视,放出“反李”空气,在校友会上提出要求钟荣光校长回校主持校政。李因此向校董会辞职,由校董会给假,再度赴美,入哥林比亚大学进修。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