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三十四辑
目 录
  编委会
  史学家、教育家陈垣
  回忆陈垣校长
  陈垣校长与辅仁大学
  有关钟荣光校长的几点回忆
  深情一页怀钟师
  李应林校长与岭大
  海幢风雨怀前度
  图书馆学家杜定友先生
  杜定友先生琐事记
  书坛巨擘康有为与叶恭绰
  岭南画派大师高剑父
  丹青老去兴尤豪
  爱国诗人丘逢甲
  南国名医陈伯坛
更多>> 
第三十四辑
海幢风雨怀前度
忆南武校长何剑吴
杨淑珍

  今年七月十四日,是我国体育教育的前驱者,前广州南武中学创办人何剑吴校长病逝于香港四十周年纪念日。岁月流逝,先师风范犹存;特别是正当我国体育健儿在奥运会取得光辉成就之际,回忆剑师业绩,更增缅怀追念之情,非言可喻。

  何剑吴,番禺沙湾玉堂乡人。少受业于名学者简竹居先生门下,与黄节(晦闻)同窗共砚。后赴港就读于皇仁书院。毕业后考入江海关,任英语教师,奉老父、庶母及妻子就居上海,颇为居沪粤人所敬仰。粤人创设“人镜学社”,被推为社长。命运开始捉弄这位爱国知识分子了。一场白喉传染病,家人多染病辞世,仅剩庶母宋铭黄及庶出妹二人。剑吴先师虽经此变故,但宣传革命,反抗侵略的雄心,并不因此稍泯。1905年美国有排华事件,激起国人义愤,剑师便在沪组织群众参加反美运动,散发爱国传单。事为洋税务司所悉,压力外来,硬把剑师撤了职。黄节先生得此消息,立即驰电何氏,邀请回穗出长南武中学。

  南武中学的前身叫南武公学,创办于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这时一批富有民主革命思想的人士如谢英伯、黄节、潘达微等,有志兴学,培育人材,便成立一个“南武公学会”。这是广州最早出现的群众办学的团体,会歌遂有“惟我南武公学会,在粤兴学最为先”之句。

  河南僻处一隅,当时除有些学塾之类,没有一间所谓新式的学堂。这间“南武两等小学堂”便成为众望所归了。所谓两等,即初等五年制,高等三年制。在今天看来是八年一贯制,已是由小学过渡到初中的阶段了。

  学生渐多,课室不敷用,幸得海幢寺僧同意,经省市教育当局批准,南武除“舍利殿”外,几乎领有原海幢寺的全部地域,这就为后期南武的发展,创设了条件。

  何以名为南武?这就因为南海尉任嚣及南越王赵佗曾于越秀山边修建过一座“南武城”。何以三月三日为校庆日?这就因为陆贾第二次南来,赵佗归汉,便于城北的歌舞冈上筑了个高台,每年三月三日赵佗便率领群僚在上面饮宴作乐,以示不忘祖国统一大业的纪念。这也就是会歌:“生聚教训越古风”的命意所在。值得注意的是,那时还未发生辛亥革命呢。

  据我们老一辈学长和后来成为我们业师的,如朱肃霭(英和)、辛国华、胡凤昌等述说,剑师自1906年3月出长南武,立即着手狠抓体育教育。他筚路蓝缕,和学生一起开辟了四个大操场:东操场为中型足球场及二百米跑道,北操场为排球、篮球场;西操场(即现南武小学一带地方)还设有男生的手工劳作室和女生的家事学习室;中操场(即现同福路路面地段)作田径用;“竞园”至大榕树一带,还有特别用的跳高、跳远沙池及体操场地。在清末,一间民办学校竟有如此广袤的体育场地,在全国范围内恐怕也是难得的。特别那时学者只重智育,很少人能象剑师那样把体育教育看作是:洗雪东亚病夫之讥,振兴中华的百年大计。

  有了场地,剑师便亲率全校师生,开展体育教育,成绩昭著,创造性地把体育与智育并重,成为当时一间独具典型的学校。

  自从剑师首任南武校长,便先后邀请了谢英伯、潘达微、高剑父及诗人黄节等名流任教,他们都是后来参加孙中山先生组织领导的同盟会会员。辛亥革命前夜,南武中学及其姐妹学校洁芳女子中学,同是南武公学会主办的,又同时成为辛亥革命党人在河南的两个秘密机关。那时剑师的庶母宋铭黄是洁芳的教师,早已和革命党人同声同气,便教育和策动洁芳女同学多人,传递革命讯息,探听清兵情况,甚至赴港运送军火供革命党人使用。后来宋铭黄在广东光复前夕,在港参加战斗队伍,后又参加了北伐。这就给南武中学和洁芳女子中学增加了革命内容。

  辛亥革命胜利,建立民国,这时南武在剑师多年的领导下,已办得赫赫有名了。一条具有与众不同的南武校训制订出来了,那就是“坚忍奉公力学爱国”八个字。据今年9月22日南武小学复名大会上,南武学长、人类学家中大梁钊韬教授解释前四个字的含义,以为坚忍是坚决反对帝国主义,积极而沉着地培养国家人才,大力提高国民体质,以雪东亚病夫之耻;奉公就是按孙中山先生“天下为公”的含义。这样解释,我们认为是正确的。力学爱国四个字,不用说是把学习目的,提高到爱国主义的精神上,这也就是“德育”。至此,剑师把“德、智、体”三育并重,形成全面发展的教育思想。南武校训排除了封建的“礼义廉耻”的道德标准,也摈弃了外来的“智仁勇”之类的说教,而以一个崭新内容为校训,仅此一端,恐怕当时全国也找不到的。剑师曾六任(一说七任)校长,在长期实践中,贯彻三育并重的思想。南武虽是他一手发展起来的,但从不视为己有。要他来则来,不要则去。任局长期间,南武校务均由朱肃霭业师主持。

  1931年春,我在北京师大附小毕业后,随家南返广州。夏,我和姐姐杨淑菁一同进入南武中学读初一。由于南武是男女合校的,而我的年纪又最小,时年十一,而一般同学都十五、六岁了。我又不懂广州话,到处蹦蹦跳跳,学校情况知道得倒不少。特别是剑师的工作作风和生活作风,使我很感兴趣。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