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三十四辑
目 录
  编委会
  史学家、教育家陈垣
  回忆陈垣校长
  陈垣校长与辅仁大学
  有关钟荣光校长的几点回忆
  深情一页怀钟师
  李应林校长与岭大
  海幢风雨怀前度
  图书馆学家杜定友先生
  杜定友先生琐事记
  书坛巨擘康有为与叶恭绰
  岭南画派大师高剑父
  丹青老去兴尤豪
  爱国诗人丘逢甲
  南国名医陈伯坛
更多>> 
第三十四辑
岭南画派大师高剑父

  高剑父先生是岭南画派的创始人,我的老师方人定先生出其门下,时常向我讲述高剑父先生的往事,现忆录成文,聊表我一番思慕的诚意。

  一 追求民主 投身革命

  本世纪初,我国画坛上,弥漫着陈陈相因、竞相抄袭的庸俗风气,中国画的前途在哪里?问题尖锐地摆在人们的面前。一些有志气有创见的画家为使日见停滞的中国画艺术获得新生,努力进行探索。

  就在这时,岭南画坛出现了几颗熠熠的明星,这就是号称“岭南三杰”的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即为后世所景仰的岭南画派创始者“二高一陈”。

  高剑父(1879-1951年),名仑,字爵廷,番禺人。胞弟高奇峰,名 。幼弟高剑僧,名剑净。兄弟三人皆有画名。奇峰也是岭南派创始人之一。

  高师自幼家贫,七岁丧父,九岁丧母。早年曾师事岭南名画家居廉。他个子不算很高大,但由于待人严慈俱备,所以见者无不肃然起敬。的确,我在方老师家中曾见过他所藏的高师半身塑像,果然是朗目广额,很有慈祥学者的气派。

  高师的幼年正是中华民族处于风雨飘摇的年代,1906年,即孙中山先生于日本东京创建了同盟会的第二年,高师便毅然告别了在居氏门下习画的宁静生活,与陈树人先生一起东渡日本,参加了同盟会,并奉孙中山先生之命担任了广东同盟会负责人之职。由于他的机智勇沉,很快便在革命队伍中享有一定的声誉。黄克强甚至以“小诸葛”的美号称之,后来还为他的居所题了一个“春睡草堂”的匾额。

  1911年他参予了炸死广州清廷将军凤山的革命活动和黄花岗的起义。

  1912年他和奇峰得到广东军政府资助,到上海创办了最早印行美术作品的“审美书馆”,宣传民主革命的思想。

  1913年讨袁的二次革命失败,孙中山先生东走日本,他也随着再到扶桑。在辛亥革命的前后几年间他还与陈树人先后在香港、广州、上海等地主持过《时事画报》、《中国报》、《真相画报》等刊物,作为革命喉舌,不遗余力地传播孙中山先生民主革命的主张,在人民大众中竭力推广美的教育,使艺术直接或间接地为革命服务。

  1920年,他还出任过广东工艺局长。在此期间内,他一直不辞劳苦,以革命大业为己任。这对于这位岭南画派的一代宗师来说,这一段民主革命的经历,对促进他民主革命思想的形成和发展,是个重要阶段,对他以后能够提出一系列的对国画改革的主张和从事“新国画运动”的事业是起着决定性作用的。

  二 解甲辞荣 投戈讲艺

  1925年随着孙中山,廖仲恺等民主革命领导人相继逝世。蒋、汪之流窃取政权。在严酷的现实面前,一些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对早年怀抱的政治理想产生了幻灭之感。高师在曲折艰难的历史进程面前,感到迷惘,在政治上无法跟上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革命,但他却从未失去对国家、对民族复兴的期望,民主理想和爱国热忱始终未曾泯灭;也正是由于这样一种动力促使他下决心解甲辞荣,投戈讲艺。他明确表示了今后“永不做官”、“不问政治”。把精力放在为国家培育艺术人材上。曾先后出任广东美术会会长,中山大学教授、广州市立艺术专科学校校长等职。

  1923年,在广州大东门外的东郊花园创办了“春睡画院”。

  1930年,“春睡画院”迁至大北路朱紫街,继续广收生徒。据说,最初有学生五十多人,后来达一百二十多人,真可谓桃李满门了。

  三 力排时弊 创新艺术

  “高揭艺术革命之大纛、从广州发难起来”是高师书赠林介如先生的一句话。这不仅反映他的艺术思想,还体现了一个艺术大师追求改革、追求创新的宏大气魄和胆略。

  三十年代的广州,因陈守旧的画风依旧充塞画坛,一些人以模拟前人形迹,泥古不化为能事,排斥打击革新派。他们片面强调传统,鼓吹人们脱离生活,钻到故纸堆里。实质上是把中国画的创作引入死胡同。而高师所提倡的“折衷派”和“新国画运动”无疑是给了他们当头棒喝。于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以当时的“广东国画研究会”为首的守旧派的猛烈抨击。他们咬牙切齿地大骂:“太野了”、 “不是正统”、“不中不西”、“大逆不道”、“国画叛徒”等等,主要的论点不外乎是“岭南派是日本画、西洋水彩画不是国画”。在铺天盖地的漫骂面前,高师以无所畏惧的精神针锋相对地提出了自己的艺术主张:“反对改革国画的人就是主张复古的人,是不懂得艺术也要革命、要前进的人,他们认为最好是回到任伯年的时代,或五四时代停着不动……”。他还指出“一些人硬说我们写的是日本画,其实他们不学无术,根本就不懂得近代的日本画是什么。我要告诉他们:日本画正是折衷地吸取了中国和西洋画的技法而发展起来的……。唐、宋、元、明、清历代各派画家都有长短,学者如‘定于一尊’,就会产生门户之见,抑彼扬此,阻碍了绘画艺术的创作发展,赶不上世界文化艺术日新月异的潮流……。”高师的这些真知灼见反映出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当时走在这个趋势前列的先驱者徐悲鸿、林枫眠与岭南派的艺术成就和影响都证明了高师的论断的正确;也说明了历史的发展是任何守旧者都阻挡不了的!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