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三十四辑
目 录
  编委会
  史学家、教育家陈垣
  回忆陈垣校长
  陈垣校长与辅仁大学
  有关钟荣光校长的几点回忆
  深情一页怀钟师
  李应林校长与岭大
  海幢风雨怀前度
  图书馆学家杜定友先生
  杜定友先生琐事记
  书坛巨擘康有为与叶恭绰
  岭南画派大师高剑父
  丹青老去兴尤豪
  爱国诗人丘逢甲
  南国名医陈伯坛
更多>> 
第三十四辑
南国名医陈伯坛

  一

双眸初倦夜方阑,皓首穷经笑互看。
岭海流风元不忝,冈州清气得来难。
人如麟角光医史,书似骊珠扫异端。
信否南阳曾复活?一枝好笔解伤寒。
  ——阅《读过伤寒论》后有感

  新会为南粤历史名城之一。漫步崖门,发吊古之沈哀;瞻仰圭峰,颂今朝之盛业。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明初则数陈白沙学者,晚清当推梁启超志士,地灵人杰,信非偶然。新会古称冈州。城东北是西江,从南海县流入,流向东南者为荷塘水。水又分为东西二派,东派流经中山,西派南流为新会之外海水,其西岸即外海圩。一百年前,于此圩中诞生了岭南的一代名医陈伯坛。
  伯坛字英畦(1863-1938年),为清末民初我省伤寒学派的著名医家。自少工于艺文,且熟谙方技,在当日科举时代,论才气已冠群侪,惟平素潜心医学,少时已出问世者十余年。及壮而有室,始应乡试,举孝廉后,即绝意仕途。正如其门弟子所称道:“天不派之入仕途者,非厄也,不忍以案牍之劳,纷驰其阅历,特留此老以一枝好笔解伤寒。”另一高徒亦云:“先生博览经史,精周易,尤笃好医学,于历代医书无所不窥,返本穷源,最后专力于长沙之学。”据此所引,无异于推崇此老是仲景复生。
   1909年广东设立陆军军医学堂,聘请陈老为总教习。未几又为中医夜学馆主任(该馆地设在广州旧学院署之前)。1924年迁香港悬壶,并开办“伯坛中医学校”,作育英才。
  作为伤寒大师的陈伯坛,后继有人,子孙均能继其业,他的长子万驹号晓沧,次子万鹏号里天,三子万骝号京轺,四子万鸿号聪雪,五子万骧号昂宇,女敏华、坤华,孙宝祥、宝瑞、宝琰等,皆能传其家学。
  历来能够享誉不衰的医学名家,都具备有三方面的成就:一是有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二是有经得起重复考验的医学著述;三是对医学教育作出过贡献。在陈伯坛先生的一生,对于上面所提出的三个成就,可以说已经完全具备了。

  “祖国医学是伟大的宝库”,这已成为铁的事实。但还不能单纯地从理论方面的博大精深而满足,更重要的是能把它弄通弄懂,从而能真正的治好病。不仅仅是治好那些慢、小、轻、常、微的病,要真能治好急、大、危、奇、顽的病。从陈伯坛先生五十余年的临床实践证明,他运用仲景方所救治的急、大、危、奇、顽的病例,是为数不少的。其用药量之大,如用炮附子十余两,是使人惊讶的。所以人皆称之为“陈大剂”。在这里摘引其医案医话二则,以见一斑。
  (一)黄某,男,患腹满疼痛,不大便十余日,医以丸药下之,均不见效,延至二十余日,仍无大便。余(伯坛)诊其脉沉弱,认为中气虚而寒气凝也,如冰结焉,虽日施攻下,不特不通,反而伤其中气,当以温中祛寒为治。用重剂大建中汤,(川椒、干姜、人参、饴糖)服后,便通而愈。此为主以大剂温阳,不用丝毫攻下,使两旬余之大便闭而不通,竟获告痊。
  (二)某童六岁,忽于夜半惊醒,大呼手指挛痛,诊其脉弦紧。余认为诸寒收引,皆属于肾,用桂枝甘草龙骨牡蛎合四逆汤治之,服数剂而愈。
  由上举二案,便足以表明陈老运用仲景方以治不常见的病种,达到得心应手的疗效。他对中医治则八法中的汗、吐、下三者的用药,也有其规律。说:“邪在表而阳不得外卫,法当汗;邪在上而阳不得上行,法当吐;邪在中而阳不得居中,法当下。营卫未虚,邪又在毛窍,汗之不为逆。宗气未虚,邪又在胸中,吐之不为逆。糟粕已实于胃肠,下之不为逆。”他还特别强调“气化标本”。说:“气者化之本,化者气之标,化宜盛不宜衰,而气又贵藏不贵露。”阐发了中医理论独特体系的精义。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