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三十一辑
目 录
  莫雄:我与共产党合作的回忆
  广州市警察局部份人员起义回忆
  九龙海关护关斗争与迎接解放
  第二次国共合作在增城
  奔向延安
  一份未出版的地下报纸
  南澳之战
  南粤战车队的由来和消失
  南京突围及广东队伍收容经过
  沦陷期间沙坪封锁线的“大天二”和游击商
  广州洋染料业
  广州搭棚业
  陈祥记棚铺的经营特点
  广州制革业今昔
  我所知道的广州市酸枝家具业
更多>> 
第三十一辑
广州搭棚业
梁源口述;陈国康;霍家荣执笔

  我说的棚,是竹木结构。以竹木为架,木为主柱,笏青(竹的表层开为薄条)为缚扎,木板或竹笪为间格,上盖茅草、禾草,故日茅棚、草棚。其构造精致的,也有茅庐,草堂的雅号。珠江三角洲一带盛产葵、以葵叶编织作为上盖日葵棚,此为广东特色。

   棚类繁多,有兵房、民房、建筑、神功等用棚和戏棚、醮棚、凉棚、风兜、晒棚等。还有“欢迎棚”(彩牌楼)、灯棚、彩门等。

   这些彩棚,是要把棚架美化,架上配备许多美丽的棚面(彩牌楼用的预制件总称,详见下文)。不论什么棚,都是就地设计,经得风雨的考验。因此,搭棚是一门手工操作技艺。由于是高空和露天的体力劳动,作业是艰苦的。学艺的人,不少中途转业。是以行业中,过去技术人员不多;棚工队伍发展很慢。

   据前一辈言,广州搭棚行会组织,原始自顺德县滩头,上海村分支来省城(广州市)的。经过了三百余年的时间,到了清末民初,棚业人员只得三百余人,包括劳、资双方和学徒仔,也不足四百人。东家行(资方)组织名“太古堂”。取太古三王(盘古、有巢、燧人)之义。地址在大东区越秀坊(同业公会前身)。西家行(劳方)组织名“正义堂”,地址在大东门线香街(祀有巢氏),劳资相同祀奉一个祖师爷,各守行规。

   二十年代间,棚铺自四乡招来的新棚工,另立一个组织曰:“联益会”。由是劳方人员行会组织以后,便有新旧之分,旧属“正义堂”、新属“联益会”。1927年“正义堂”成员参加广州起义失败,庙产被封,组织解体。“联益会”会员,得到不断扩充。但传统的搭棚技术“万变不离其宗”,是来自“正义堂”的。

   棚铺老板除个别大户是外行人外,大多数是棚工出身。(1925年前的,约占95%以上)。我是其中的一个。因此,比较知道行业一些底细。

棚工的甘苦

   旧社会的搭棚工人,是艰苦学艺,生活朴素的,特别是徒工尤甚,我本人有这样的亲身经历:

   民国八年(1919年),我才十五岁,从肇庆来广州省城大东门外东兴棚铺当学徒,没有固定薪金,每年之中,由老板发给八至十元(毫银),作为理发等零用钱,以后逐年增加。三年以后才叫入行,名叫“挨师”,六年后叫棚工。一般搭棚工人,广泛的称谓曰:“搭棚佬”;或被外人尊称曰“师傅”,其实内中分工是:棚工负责上棚操作,如扎篾(扎架)、装配棚面。真正的师傅负责在地面规划、指挥一切,如把长的、短的适用材料,通过学徒仔或挨师的传递,供应给棚工。但在平时搭棚师傅也和其他棚工一样托竹、托木。所以,在挨师期间,光是做运输材料,托竹运杉等工作,学不到深造工夫,故满师后,仍未得称为师傅。

   我当时年纪轻,身材又小,发育尚未成熟,体力有限,干重活更觉劳累。比方托竹一大把,要笔直行动,途中难以歇肩,顶力也要“捱”到目的地。被人笑话:“这把竹重过你,怎能胜任呢?”但穷人子弟,得亲人带来省城工作,已是不易,舍此难另找出路,唯有拼命去干。我之能吃搭棚饭,全是当年老板娘见我听话肯干,而留下来。她与人言:“人是细小,但肯做、捱得苦,由他做到白头都可以。”学徒仔之中,有不少不堪其苦“捱唔得”(受不了),转了行或去当咕哩(搬运工),和我一起学师的四个学徒仔之中,便有一个去当搬运,据说是不用捱师傅打骂,工作又是脚踏实地。

   师傅是技术图式的设计者,棚的安全、美观是整个工程的盈亏关键。旧社会的棚工,一般文化低,又无听课和学习机会,师傅对我说:“搭棚没有图型,学之不尽。”只有通过长时间的工作实践,对工作心领神会,见机而作,积累了行之有效的经验,才能胜任。有些学徒经过十余年的辛苦,才当得上师傅,亦有尚未能当上的。我本人当了童工、棚工前后十余年,还通过做流动工,独立操作一段时间,才能弄懂了一些。

   搭棚有“空中练武之称。”有时甚至在十多丈高处作业,拉扯竹、木上架,全身用力,头顶着、肩托着,赤着脚,用双脚象铁钳一样钳实棚架,腾出双手操作,使用篾青缚紧。冬天冻得皮肤爆拆,裂口出血,血淋淋也忍着疼痛。操作是用手作尺丈量,以目测为准绳(没有用水平尺),胆要大,心要细。所以,供奉着三位祖师,除了有巢氏之外,还加多鲁班和华光两位祖师。这是说:要学有巢氏搭架技巧创新;鲁班的规矩方圆,能工巧匠;华光的多眼睛,兼顾上下左右。凡此种种,由于体力和生理关系,没有妇女上棚工作的。就是男工也多从青年学起。在操作中,体力消耗大,要注意营养,否则高空上头晕眼花,支持不了,因此伙食不能节约。一般吃喝,自奉不薄。以日常生活来说,是一日七餐(详下文)。但对衣着却很随便,都是粗布衣服,在工作中不穿笠衫、短袖衫和短裤。多习惯穿着上海产的大成蓝棉布衣服,因其易吸汗,隔热,耐磨,耐污。一般装扮是:头戴肇庆产的大头竹帽,赤脚,腰间系着一条用竹篾扭成的腰带,挂着一个皮包(内放着一把小勾笏刀),肩搭一条毛巾,一身大成蓝衫裤这是“正义堂”棚工比较划一的装扮,其他棚工亦类此。工余上茶楼,入菜馆亦多不改装,一望而知是搭棚佬。由于吃得好,穿得劣,手脚粗糙,被人称为“相公口(指好吃),乞儿身。”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