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文史
全文检索:
首页 文史资讯 广州文史 党团史料 多媒体文史馆 专题文史 文史争鸣 区县文史 工作学习园地 辛亥革命
第二十九辑
目 录
  广州市洋什木业见闻
  民国时期广东财政史料
  第一篇 总说
  第二编 财务行政
  第三编 税收
  第四编 岁出分析
  广州油漆制造业史话
  第五编 岁出岁入平衡方法
  广州美华百货公司及其经营管理
  争取团结教育广州民族资产阶级的片断回忆
  抗战前广州市公共客车史话
  抗战期间我在华南转运物资的回忆
  解放初期在港举行的基督教青年会决策会议
  沦陷时期的沙坪封锁线
  抗战期间亲历增城县政回忆
更多>> 
第二十九辑
第一篇 总说
秦庆钧

     第二节  广东官办银行与纸币

   清末,我国银行制度已渐萌芽。其时广州除外国银行外,私营银行亦有数家。大约一九○七、一九○八年间,广东设立官钱局,经营银行业务,并发行纸币。至民国五年(1916)改组为广东省地方实业银行,由于营业不景,于民国九年(1920)关闭。民国元年(1912)五月,广东军政府设立广东银行,民国三年改设广东中国银行以代替广东银行。民国八年(1919),广东中国银行关闭,又成立省立广东银行,旋因政局变化,于民国十三年(1924)底宣布结束。民国十三年(1924)孙中山先生创立中央银行于广东,至二十一年(1932)改组为广东省银行而至解放,这是广东官办银行的沿革概况。

   查上述各银行倒闭的原因皆由于滥发纸币,不能兑现所致。因为当时纸币规定是能够兑回硬币的,所以纸币不过是硬币的代用品。广东官办银行基金固然不足,而军政各费常取给于纸币,发行既滥,而政潮又迭起,一闻“风声鹤唳”,银行便出现挤兑,纸币低折,商民交困,财政税收亦大受其影响。兹将上述各银行的情况,略述于下:

   (一)官钱局  清末所办的广东官钱局,经营银行业务,实质上就是广东官办的银行。当时曾发行龙纹的一元、五元、十元三种钞票。辛亥光复后,市面初仍使用。但在民国元年五月,军政府又设立广东银行,发行纸币。至是官钱局已失去官办省银行的资格,民国五年(1916)改组为地方实业银行,规定资本三百万元,官商各半。以“官钱局”原有财产一百五十万元作为官股,另招募商股一百五十万元。无奈政局动荡,工商凋敝,营业无法开展,民国九年(1920)九月遂宣告停业,将其所经营的皮革公司投变,以清偿债务。

   (二)广东银行  民国元年(1912)五月陈炯明代理都督时设立广东银行,旋即发行钞票,计分:五元、二元、一元及五毫四种。票面皆印都督陈炯明肖像及“中华民国粤省军政府通用银票”字样。但因滥发无度,陈炯明又因独立失败出走,龙济光率济军入城,人心惶惶而银行又无法兑现,其纸币遂低折至三成。后来由新设立的中国银行作价五成收回,至民国三年(1914)十一月将旧币收回完毕,广东银行遂告结束。

   (三)中国银行  广东银行由于资金空虚,发出纸币无法兑现,商民皆受其害,乃联请龙济光呈请中央设法维持。中央乃将民国二年善后借款整顿盐务项下,拨出一百万英镑来粤设立中国银行,负责收回广东银行发出的纸币。随即将广东一切官产收归中央变卖以为补偿。

   “中国银行”于民国三年(1914)六月成立,即发行一元及五元两种兑换券,流通市面。但到民国五年,“帝制”议起,护国军兴,政潮汹涌,军事当局更向银行提借巨款,银行又无法兑现,纸币价格如江河日下,当局曾向台湾银行借得四百五十万日元维持,因该银行亏负已巨,至于发行纸币多少,更难查考。杯水车薪,无济于事,遂于民国七年(1918)十二月乃宣告停业。

   (四)省立广东银行  民国八年(1919)初,官商合办一间“广东银行”。至民国九年粤军回粤,桂军退出广州,情势纷乱时该行总理挟同库款逃走。粤军当局即宣告其以前发出的纸币一律无效。是年十二月收归官办,改名为“省立广东银行”。并布告自本年十二月二十日起,全省完粮纳税,均收该行发出的纸币,不收银毫。其实该行印刷纸币已来不及,即将原“广东银行”印存的纸币,签押发行,只在票面“广东银行”上加盖“省立”红字。至民国十一年(1922)四月,孙中山北伐回师改道,政潮影响,纸币挤兑,银行基金不裕,无法应付,纸币低折非常。民国十二年(1923)滇桂军入粤,纸币更加低折,渐至一文不值。计该行发出纸币约计三千二百多万元尽成废纸。当局虽多方设法维持,都无济于事。民国十三年(1924)十二月底“省立广东银行”遂告结束。

   (五)中央银行  中央银行系孙中山任大元帅时创立于民国十三年(1924)八月十五日。曾发行一元、五元、十元、五十元及一百元五种纸币。初时发行量不多,旋发旋收,合乎社会的需求,而且有一定的准备金,故偶遇政潮挤兑,尚能应付裕如,颇得人民信任。后因北伐军兴,糈饷浩繁,不得不把中行准备金挪用。民国十六年广东正是多事之秋,初因“清党”、人心惶惶,中行即遭挤兑。八月蒋介石下野,消息传来,挤兑更甚,无法应付,迫得停兑。财政部长兼财政厅长古应芬乃强迫广州市银业及杂行,即缴临时金融借款现金一千万元以维持纸币,挤兑风潮才告平息。

   是年十一月张(发奎)黄(琪翔)回粤驱李(济深),纸币挤兑风潮又起。中行乃采用限兑办法,每天发出竹筹二百支,凭持竹筹入兑,每筹限兑一百元。旋值广州起义,中行为歹徒焚烧一部分,幸库中现金及帐册还保存完好。当时“中行”纸币市面上尚值八成五左右。不料张、黄临走时,把中行现款全部掠去,故不但无法兑现,并且不能开业了。

   李济深回粤主政后,于民国十七年(1928)一月十六日起规定一切课税,准以现金八成,纸币二成缴纳,一切钱粮欠款准全部缴纳纸币。而一切经费均以现金八成发放。收得的纸币全部封存不用,以减少市面上流通。同时令饬“中央银行”于二月十日恢复业务,并将各种纸币陆续兑现,纸币风潮渐告平息。

   至民国十八年(1929)三月,两广政治分会令饬中央银行改名为广东中央银行,以区别南京中央银行。民国二十年(1931)底,广东省政府为了循名核实,把广东中央银行改组为广东省银行。关于前中央银行及广东中央银行的全部资产负债概由广东省银行继承。关于前中央银行、广东中央银行发出的纸币亦由广东省银行承兑。

总浏览量:
版权所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